第750章 南京外圍戰(上)

白麪黑廝

  

“同志們,南京就在我們眼前了,攻下它,收復這座被稱為首都的城市,讓小鬼子聞風喪膽吧!”在出徵之前,新四軍各級單位的政委、指導員們都在給士兵們打氣加油,這場軍事行動將會是新四軍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軍事行動,除了新四軍將少數的部隊留在皖南根據地,大部分軍隊,總數約七萬多人,將從蕪湖出發,攻入江浙滬。

齊願也隨著青學班參與了作戰之中。青學班因為屢次出色的完成了上級佈置的任務,而且除了表現出不俗的戰鬥力,還表現出了十足的戰場智慧,於是在劉雨卿提議鐵詢搞所謂的特種大隊之後,青學班全體都被選入了這個特種大隊,成為了唯一一個沒有被拆分的班組。

不過這一次新四軍剛剛組建的特種大隊並無什麼強度很大的任務,因為突破日軍三道南京防線,攻佔這座民國都城的主要任務,被安置在了同樣是剛組建的新四軍裝甲第一師身上。

同時,轉輪王也將從旁進行助戰,日軍自以為堅固的三道南京防線,在新四軍面前跟紙糊的一樣,可以被輕易突破。

“軍長,裝甲第一師炮兵團已經在坦克團和機步團的掩護之下,抵達了預設位置,開始架設炮擊陣地。”鐵詢也隨同出征,在後方的臨時指揮部中。

作戰已經提前安排好了,鐵詢現在主要還是聽前線傳回的戰報,然後根據戰情進行戰鬥細部上的調整。

裝甲第一師的編制其實並不是很大,主要由三個裝甲團和一個炮兵團、一個機步團組成。其主要的戰鬥任務就是在戰場上進行穿插突破,鑿穿對方堅固的防線,他們也裝備了這個時代堪稱最好的坦克,五九式主戰坦克。江南水網密佈而且舟橋承重能力有限,要不然後世中國也不會專門開發比較輕的九六式坦克以適應地形。五九式坦克自重並不大,算是中型坦克,但是它的裝甲厚度、主炮口徑與威力,再加上機動性,都是這個時代重型坦克也難以媲美的。

而裝甲第一師的炮兵團,也是強調了裝甲部隊的機動性和防禦性,清一色裝備的都是自行火炮。兩個炮兵營共裝備了36門122mm的70式自行榴彈炮。這種以履帶裝甲車為底盤的自行火炮是當時中國沒有藉助蘇聯力量自行設計完成的,並未大量裝備。也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開炮的時候炮手必須暴露在裝甲之外進行操作。齊願為裝甲第一師提供的版本進行了一定的改正,使得該型火炮有了自己的炮塔,增強了防護能力。另外炮兵團還有一個高炮營,裝備的同樣是中國製式的雙37mm自行高射炮,不過實際上中國pla並沒有這樣一款自行高炮,其技術水平大致相當於冷戰中前期,那個時候中國開發的一些產品都不怎麼成熟,所以直接被以一款改良式產品給替代了。

裝甲部隊的突進不能沒有步兵的掩護和協同,所以第一裝甲師還有一個機械化步兵團。全團共有四個營,都裝備著六三式裝甲輸送車,這些裝甲車有著很大的改裝潛力,有點裝備23mm加特林機炮,有的裝備火箭巢,有的則僅有重機槍,倒是在二戰戰場上,這種裝備的統治力已經很是怕人。

在裝甲第一師一馬當先的抵近了日軍防線的時候,他們立即就發揮了自己的自行火炮射程比現在日軍幾乎所有陸軍火炮射程都遠的優勢。日軍炮兵主要裝備的75mm野戰炮肯定是夠不著新四軍自行火炮炮兵,而少數的150mm榴彈炮就算能夠夠得著,但是新四軍炮兵還有自己的機動優勢,他們可以打幾輪炮擊之後立馬轉變位置,在新的陣地向日軍發動炮擊,這就使得日軍面臨了極大的困難。

新四軍炮兵進入戰鬥位置之後,以極為驚人的專業素質與速度開始炮擊日軍佈設的第一道防線,36門自行火炮雖然看上去數量不多,但是形成的火力卻不小,尤其是自行火炮射速普遍比日軍現役火炮射速快,形成的火力密度就足夠大。日軍雖然已經對新四軍火力提升做了預料,但仍舊沒有想到新四軍一開始炮擊,就直接將防線上打出了許多缺口。防線和工事中的日軍被炮擊打得直抬不起頭。

躲在戰壕中的日本兵岡本壽顫抖著身體,連手中的三八大蓋也抱不穩了。他是支那事變之後最新從日本本土徵募,然後被大本營丟到南京前線的菜鳥新兵,一九三九年日本曾經抽了一部分日軍回國,那個時候崇拜武士與戰爭英雄的岡本曾經找到了幾個同鄉的軍人,聽他們講述在中國的戰爭。他清楚地記著,一個看上去很厲害的士兵向他誇耀,說什麼中國人弱得像是羔羊,他們的軍隊就算穿上軍裝拿起步槍也不會打仗,他們曾經有一個班追得數百個國府軍士兵滿地跑。而且他還拿回了不少的戰利品。折讓岡本十分羨慕,所以當他被徵入軍中的時候他是十分興奮的,他也渴望獲得勇者的榮譽,更希望能夠從中國搶些什麼東西。

“可沒有人告訴我中國人的火炮這麼厲害的啊!”岡本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蠢貨,你給我勇敢一點,你這是給大日本帝國皇軍丟……”岡本身旁的一名軍官看到岡本窩囊的樣子,破口大罵,不過他還沒有罵完,聲音就停止了,岡本睜開眼睛一看,褲子都要嚇尿了。

這名軍官只剩下了半個腦袋連在身體上,剛才炮擊產生的彈片直接削掉了他半張臉,連腦組織都能看得見了。

岡本哪裡見過這麼血腥的場景,嘩啦啦地就吐了出來,可是中國人的炮擊沒有絲毫停止的跡象,更多的爆炸聲傳來,就像一記記重錘,敲得日本人的防線搖搖欲墜。

實際上這種炮擊並沒有給日軍帶來多麼太慘重的傷亡,畢竟日軍的戰壕不是白挖、工事不是白築的,但日軍極少遇到這種被猛烈炮火籠罩的情況。炮擊也許不致命,但是給日軍心理上帶來的壓制感,還是讓他們十分驚恐。

新四軍的戰鬥機也充當了偵察機的身份,對日軍防線進行了偵察,同時確認炮擊的效果。之前轉輪王已經將華東日軍絕大部分的空中力量摧毀,所以造成了天空的統治權完全被中國人攫取的情況。這些la-11戰鬥機甚至會大膽到衝下去,對著戰壕裡一溜的日軍,用機炮噠噠噠地掃射,造成更加直接的損失。

日軍也有一些稀稀拉拉的高射炮進行反擊,不過在中國戰場上日軍從來沒有裝備多少高炮,主要也是因為中**隊缺少對日軍的空中威脅力。可是這個時候,缺少高炮對日軍來說就是致命的了。

數十架la-11戰鬥機或者掃射或者俯衝投下他們裝備的不多的炸彈,造成的實際損傷要比之前炮兵炮擊造成的損失還要大。

鐵詢在得知日軍的情況之後,並沒有輕率地命令裝甲第一師派出坦克對日軍防線進行衝擊。而是命令後續其他師將自己的炮兵也拉到前面去,在裝甲第一師部隊的掩護下,開始以更加猛烈的炮擊席捲日軍。

“炮彈咱們多得是,我也不指望炮擊能夠直接將日軍擊潰,但是在我們發動真正的衝鋒之前,我要儘可能地削弱日軍!”鐵詢在指揮部中這樣解釋自己的行動。

新四軍雖然這次派來的僅有七萬多人,不足日軍五分之一,但是裝備火炮的數量卻不比日軍少。推到前線的所有100mm以上的中大口徑火炮,總數就超過了300門,而這些火炮形成的壓制力讓日軍根本無法面對。

其實鐵詢不著急攻擊,而是讓炮兵壓制日軍,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需要用炮擊來為新四軍部隊的行動提供時間。畢竟七萬多人的大軍團作戰,以經驗不是很足的新四軍來執行,難免會出現各種問題,以炮擊壓住日軍,而這段時間內,鐵詢則可以重新對新四軍各部隊進行一次集結,再度發動進攻之時,新四軍就能拿出最好的作戰狀態。

炮擊斷斷續續地進行,日軍居然始終沒有派出部隊進行對新四軍炮兵的反制,主要就是被動的捱打,這也讓鐵詢有些不明白。但是,日軍在戰場上善於做出錯誤決定,鐵詢也是並不陌生,於是在炮擊進行到第二天的時候,鐵詢命令裝甲第一師兩個裝甲團共二百多輛坦克,在兩個不同節點對日軍的第一道防線發動突襲。

與日軍缺少高射炮一樣,中國戰場上日軍基本上就沒見過裝甲兵,所以他們也不會把大量的反坦克炮裝備給中國派遣軍,這使得當59式坦克衝擊的時候,日本人只能用擲彈筒或者野戰炮之類的東西進行反制。新四軍炮兵卻同樣會對他們進行多輪炮擊壓制,使得日軍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反抗力。

當新四軍坦克衝進來的時候,日軍只能用人肉炸藥包的模式抵抗。但裝甲第一師可是懂得步坦協同的,與坦克行動的還有為數不少的步兵,他們為了配合坦克作戰,都是使用著ak-47這種能夠提供自動火力的輕武器,日軍人肉炸藥包還沒有接近的時候,往往就會被步兵們直接掃倒。

五九式坦克上面的機槍以及並列機槍也不間斷釋放著火力,日軍自開戰以來就根本沒有見過這樣的火力密度,很多想要衝出戰壕的日本兵都被射倒。而躲在戰壕裡的日本兵,也被這些壓制性火力搞得無法冒頭射擊,就這樣,大批的坦克衝破了戰壕。

日本人挖的戰壕根本不足以阻擋寬大的五九式坦克的腳步,甚至說日本人也一開始沒有考慮新四軍有大規模裝甲部隊這麼一回事。為了防止戰壕裡的日本兵破壞坦克的底盤和履帶,新四軍步兵們往往會在坦克越過戰壕之前,把手榴彈扔進戰壕裡,當做一層保險。

主持第一道防線的日本混成旅團旅團長神崎斗六艱苦地用軍用電話向後方指揮部喊道:“……屬下無能,支那人的突襲實在太猛了,我們已經堅持不住,請求指揮部提供戰術指導!”

其實不用這位旅團長請求戰術指導,防線上的日本兵也已經崩潰,甚至開始出現放棄防線,自主向後方第二道防線撤退的情況。指揮部中的畑俊六還記著蘆屋道滿給他的囑託,他已經不對日軍能夠守住防線抱什麼希望了,他想要做的就是讓交戰雙方付出更大的死傷,以湊夠蘆屋道滿的血祭人數。

在這樣心理之下,畑俊六根本不給前方日軍發什麼有意義的新命令,只有幾個字:“死戰,直至玉碎。”

不過終究畑俊六還是不希望自己作為統帥的指揮生涯留下什麼太大的汙點,他明白,正面抵抗住新四軍這樣強勢的攻擊,難度十分的大。於是畑俊六命令日軍兩個師團開始進行迂迴作戰,打算繞過正面,從新四軍後側方發動襲擊,以壞掉新四軍的後路,使得新四軍攻勢延緩,同時還給新四軍造成更多的損失。

畑俊六想了想,又下令道:“命令皇協軍全線壓上,務必阻止新四軍趁勢對第二道防線形成連續性突破。”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畑俊六的想法卻是另一回事,他知道偽軍不成大用,但是後面有日軍督戰,偽軍也退不到哪裡去,他們能擋一擋新四軍最好,擋不住全死掉也是提供蘆屋道滿血祭所需的命魂。

日軍畢竟還是這個時代紀律性最好的軍隊之一,雖然前方受挫,但是隨著畑俊六一系列命令下達出來,日軍有條不紊地開始了對新四軍攻勢的反制。不過日軍有自己的底牌,新四軍也有。

“日軍出現新的動向了,貌似他們的第七師團從駐地出發,從南邊繞過來了,我們的側翼這樣就會暴露在日軍的兵鋒之下。鐵軍長,要不要我們分出一個師去擋住日軍?”在情報作戰方面,新四軍又是全面壓過了日軍,轉輪王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製造了一個間諜衛星,安放在了低軌道上。也是為自己在地球表面作戰時,提供有效的情報支援。而現在這顆衛星也成為了新四軍作戰時對地方動向掌握的主要工具。

鐵詢考慮了一會兒,實際上日軍這樣的動向絲毫不出他的預料,而有著間諜衛星的存在,他們新四軍甚至還是掌握優勢的。一兩個日軍師團的襲擊,對於新四軍來說其實難度並不大,新四軍此時的戰鬥力與日軍相差不大,精銳的第一師等部隊甚至還要比日軍強一些,不過新四軍本來就人馬少,分兵就會造成正面攻勢下降,這不是鐵詢希望看到的情況,於是他把視線投給了劉雨卿。

劉雨卿這些日子在新四軍,一直屬於在核心中的邊緣人士,而且似乎他也並不在意融入核心這種事情,他更多的是充當鐵詢跟“紅色幽靈”之間的溝通者的角色,具體一點,鐵詢哪裡需要轉輪王登場了,就是會跟劉雨卿說。

劉雨卿心領神會,道:“轉輪王已經出動,將對日軍迂迴部隊進行打擊。鐵軍長可以派一個團過去打掃戰場。”

鐵詢點頭,道:“第三師過去一個團吧。”

轉輪王的實力太強,就算是單槍匹馬對付日軍一兩個師團都不在話下,最終一定是留下一地的狼藉,鐵詢也十分傾向於轉輪王把日軍打得七七八八後,讓新四軍上去收尾,也算是練一練缺乏戰場經驗的新四軍戰士,順便看看有什麼戰利品可以回收一下。

倒是新四軍往往把繳獲的武器集中起來後,都是讓轉輪王用冷凍空間收走,初時新四軍還不明白怎麼回事,不過隨後轉輪王往往會交付他們一批數量更大的武器,而且是新四軍制式的武器。用慣了sks、ak等一系列更加好用的裝備,新四軍也往往不會把日軍的三八大蓋之流放在眼裡了,所以雖然很自覺地幫忙收集戰利品,但是卻絲毫沒有眼熱之類的事情。

不出意外地,轉輪王連續擊破日軍兩個師團,新四軍衝上去幹掉那些漏網之魚,然後收集戰利品,轉輪王拿走各種廢舊的東西回收再利用。

而在正面戰場上,偽軍的加入也確實給了新四軍新的麻煩,不過這個麻煩也實在沒多大。即便偽軍武器裝備不差,但是戰鬥意志卻格外薄弱。炮兵一輪炮打,坦克一氣兒猛衝,居然就將五六萬偽軍殺得七零八落。

他們想要後撤,卻被日軍的機槍給掃了回來。再往前走,又被新四軍滅得稀里嘩啦。

最終終於有開竅的了:“艹他大爺,打個球蛋啊,小鬼子就見不得老子好好活著,投珙軍啦!”

於是一片片的偽軍將武器扔在地上,高舉著手,跪在地上,開始等待新四軍接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