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陰陽師之死

白麪黑廝

  

蘆屋道滿根本沒有想到,他的主上派來的所謂的強援,居然這麼輕易就被轉輪王給消滅了。前後雙方雖然鏖戰了四十多分鐘,但是在蘆屋道滿看來,轉輪王什麼都沒怎麼蹭破皮,而主上派來的那些巨型機器人卻被剖心的剖心,碎骨的碎骨。

其實這場機甲對戰也遠沒有蘆屋道滿以為的輕鬆,齊願幾乎是榨取了自己身體內全部的潛能以及轉輪王的戰力,才擊敗了十二臺殲敵者式。如果殲敵者式的數量超過二十臺,那麼轉輪王的鐵幕可能根本支撐不到最後,就會被敵人打成齏粉。

蘆屋道滿自己也知道,主上派來的這十二臺機甲,別說十二臺這種陣容,就算弄來一臺,征服這個位面的地球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可能單機戰力上遜色轉輪王一些,但是對於本時代的各種武器和軍隊,都是能夠形成碾壓的。只是他們運氣太差,遇到的敵人是轉輪王這個變態。

當然如果僅僅是轉輪王獨身迎戰的話,那麼也是擊敗不了十二臺殲敵者之多的,正是有了齊願的操控,兩者的力量獲得了1+1大於二的統一,才能夠獲得今天這場戰鬥的勝利。

在看到殲敵者的大敗虧輸,蘆屋道滿知道今天這個逼是裝不起來了。他立即使用了自己的陰陽術,一門非常神奇的遁法,這是他從一位忍術異能者手中偷得的技藝,曾經多次幫助他逃脫。可是,當初蘆屋道滿在尤里面前使用這種遁術被識破了,面對跟尤里有著相同心靈能力的齊願,能夠成功嗎?

答案是,當然不行。

齊願其實一直沒有放鬆對蘆屋道滿的監視,即便他一方面跟殲敵者大戰三百回合中,另一面他也不想放跑這個傢伙。他是這個位面可能唯一有尤里情報的人,如果能夠生擒他,對於自己的跨位面追捕之路肯定是有幫助的。

想到這裡齊願又不由十分興奮,這僅僅是他誤打誤撞來到的第一個位面,就已經找到了尤里的蹤跡,原本他設想這個過程可能是極為漫長的,花費一二百年的時間都不見得稀奇。

強大的心靈能力建構的心靈樊籠直接罩住了蘆屋道滿,蘆屋道滿的逃脫之術頓時失去了任何作用,這個時候蘆屋道滿才真正驚慌起來。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尤里捕獲時候的感覺,與現在如出一轍。

不,現在的恐慌更大!

因為,就在蘆屋道滿被心靈樊籠罩住之後的三秒鐘,蘆屋道滿突然沒來由的血肉爆炸,整個人變成了一堆肉醬,再也不成人形了。

“嘁,是被尤里那光頭種下了心靈傀儡地雷嗎?”齊願自語道。

心靈傀儡地雷他也會用,實際上這個本事還是尤里教授給他的。這東西跟心靈種子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尤里開發的心靈能力大都帶有很強的破壞性和控制性,像是這個心靈傀儡地雷,就是將心靈能力變成一種隨時可能爆炸的東西,埋入被控制者體內。雖然心靈能力進行變化,無法控制那人了,但是那人隨時可能被施術者引爆,所以不得不老老實實聽話。而這個地雷還有監控的功效,想必剛才是尤里知道蘆屋道滿被困,肯定救不回來了,所以為了防止一些關鍵資訊被洩露出去,所以選擇了這種殺人滅口的方式。

從頭到尾,尤里都沒有把任何自己的合作伙伴放在平等的地位上,他也不懂得給予這些人尊重,對於尤里來說,人和物一樣,都是自己的工具,不需要了就可以隨自己的性子破壞掉。

想到這裡,齊願還是為尤里的天性涼薄而感到吃驚,他老爸時常說齊願這小子是那種萬物不繫於心的傢伙,說白了就是天性冷漠,可是齊願覺得自己比起尤里,那簡直是大暖男了。

齊願降下轉輪王,從座艙中跳了出來,他哼哼了兩聲,自言自語道:“尤里,你的勢力和能力都在進步,難道以為我的水平就在原地踏步麼?”

立志在心靈控制上超越尤里的齊願,實際在近些年花了很大的精力在能力開發上,所以齊願開發了不少的技能,這讓齊一鳴都讚歎不已。

齊願開發的一項尤里沒有的本領,“屍魂傳心”,雖然聽起來十分陰毒可怕,但實際上卻是非常有科學依據的一種手段。心靈能力歸根到底實際上就是人類的腦電波活動,而腦電波活動能夠產生一個非常微弱的磁場,而以現有的技術很難對這個磁場有多深入的瞭解,即便是齊願也是更多一知半解。在人的生命被終結之後,雖然物質軀體上的生命和意識已經消失,但是這個腦電波場並不會那麼快消失,所以在人剛剛死的時刻,即便是他碎成了一鍋爛肉,齊願還是有本事在這個微弱的腦電波場中,獲得一些他想要的情報。

雖然這個過程十分短暫,但是對於齊願來說,已經足夠用了。

通過屍魂傳心,齊願還是大體瞭解了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因為蘆屋道滿已經死了,所以他的意識和記憶在腦電波場中更多是以不連貫的片段來存在的,齊願所得並不全。他知道了,大約在四年多前,尤里似乎孤身來到了這個世界,在發現這個世界的面貌之後,似乎並未決定在這個位面發展。不過他還是收服了蘆屋道滿這樣一個眼線,同樣也是為這個位面今後再度啟用埋下伏筆。

可沒有想到,最終齊願誤打誤撞來到了這個位面,尤里立即找到了蘆屋道滿,想要進行一次試探,也就是這次的殲敵者事件。

讓齊願覺得頗為可惜的就是,蘆屋道滿本人其實就是尤里設定在這個位面的時空道標,蘆屋道滿活著,尤里就能夠再度來臨這個位面,現在他親手將蘆屋道滿毀了,那麼不僅齊願沒法找到尤里了,尤里也切斷了再度襲擊齊願的途徑。

齊願不由冷笑:“還是那個謹小慎微的膽小鬼性子啊,自己裝得像是舉世無敵一樣,但是卻怕我老爸和我像怕鬼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