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停戰協議

白麪黑廝

  

在上海陷落的前一天,日本支那派遣軍的司令畑俊六就已經轉移了。:3w.因為他很清楚,大日本帝國已經無力繼續支撐這樣一場戰爭了,就算日軍比中**隊強再多也沒有用,日本已經沒有了天皇,沒有了大本營,沒有了海軍聯合艦隊。而接下去,如果一意孤行下去,那麼日本將會沒有更多的東西。

緊接著,美國還向日本宣戰了,美軍太平洋艦隊已經圍繞琉球發動了大規模的戰役,如果日本人還可以看不起中國的軍事力量,那麼美軍的實力足以讓日本人心底發寒了。特別是真正在思考而不是被洗腦的日本當權者和軍官們,更知道,美國的工業能力和戰爭潛力,數十倍於日本,如果日本能夠出其不意還能夠佔到一定便宜,可是如果美軍趁著日本病危而主動出手,日本只有敗亡一條路。

日本向來有臣服強者的套路,現在日軍已經根本不會能夠抗擊美國了,與其拼光最後一滴鮮血,不如老老實實地向美國人投降,並且盡最大可能維護自己在中國的利益。畑俊六等人決定折服,其實還有一個主要原因,那就是日本現在心氣全失。國家的象徵天皇已經死亡,甚至到現在因為人們還不知道東京發生了什麼,天皇都還沒有下葬。狂熱崇拜天皇的日本臣民陷入了驚慌之中,有謠言說是天照大神給日本降下的神罰,天皇和軍部忤逆的神的意志,所以東京直接被毀滅了。

現在日本國內仍舊沒有搞出一個繼任的天皇,幾個寄居在外所的皇室血脈現在都知道天皇這個位子十分危險,即便沒有再度被人不明不白地弄死,之後也很可能屈辱地簽訂投降協議,乃至於沒人願意做這件事。同樣還八字沒一撇的還有中央政權的重新確立,一些地方上來的官員誰也不服誰,大家權威差不多,想要壓住別人就很困難了。

日軍暫時性地接管了政權,但是這個政權也是相當不穩定的。

一些軍工廠甚至出現了工人喊著,天皇都死了,仗也不要打了的呼聲,而一些缺少食物的地方也出現了小規模的騷動。日本已經亂了!

好在現在畑俊六也不是一點能利用的東西沒有,他還有牌能夠打那就是kc兩黨之間的矛盾和糾紛,也許可能謀求出一個最有利日本的局面。

“如果能夠保住東三省也是好的啊。”畑俊六不由想。

這個時候,重慶和日本人幾乎是同時找上了對方,而且他們的意思也是驚人的一致——停戰,握手言和。

重慶方面明白,日本人已經不足為慮了,他們的主要敵人已經再度成為了現在如日中天的cpc,如果cpc繼續發展下去,那麼勢必將會取代國民政府,成為中國的官方政府。

而日本方面則想盡可能保留更多的利益,讓滯留在中國的日軍能夠返回國內,在美國插手中國局面之前,把大局先確定下來。

重慶方面和日本人的談判地選擇在了廣州,也是少數幾個日本人還能完全控制的大城市了。上海被攻破後,近在咫尺的杭州也在抵抗十分微弱的情況下被新四軍佔領,新四軍正在狂風掃落葉般地席捲整個江浙滬地區。而同樣得到了齊願支援的八路軍,在華北的戰鬥也不在拘泥在一些小縣城,濟南、保定甚至天津和北平等一些大城市都開始遭到了八路軍的炮擊,有跡象表明,八路軍隨時可能攻擊這些都市,而且即便是八路軍兵力貌似不足,但是隻要轉輪王投入戰鬥,顯然就算是一兩千人也足夠佔領一座大城市了。

被常凱申派到廣州的仍舊是帶有明顯親日情結的何應欽,他的出現本身就足夠說明問題了——常凱申不是要將日本人擊敗趕走,而是要跟日本人握手言和。

常凱申不傻,他自然明白,日本人在中國國土上犯下了怎樣的罪行,甚至自己的國都都被人家生生屠了,三十萬怨魂的悲鳴猶在耳畔,這個時候居然帶著笑地與日本人推杯換盞,稱兄道弟,舉國上下四萬萬生民恐怕都不會同意。

但是常凱申並不覺得有問題,在他看來這就是政治,所謂的正義性和倫理性,都不夠實際利益重要,該沒節操的時候必須沒節操。只是他忘記了一個問題,節操掉地也是有個限度的,大家可以接受你把節操掉在地上一兩次,但是你反覆掉節操,大家就不會願意跟你做朋友了。

而以畑俊六為代表的日本談判團,在這次的談判中,表現出了這好多年都不具備的恭敬,甚至在何應欽看來,日本人都算是卑躬屈膝了。

“何君,歡迎來到廣州。”畑俊六親自接機。

這要是任何一個有點節氣的外交官,這會兒肯定啐對方一臉唾沫,說道:“廣州是中國的城市,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只不過我會說廣州不歡迎你們日本人。”

但何應欽卻表現得受寵若驚,還對畑俊六的親身相迎表示由衷感謝。

兩人同乘坐一輛汽車,來到了談判的會場。

“關於中日雙方停止戰爭這一點,我想大家都沒有異議了。”何應欽在談判中說道。

“沒錯,日中之間的戰爭也許是一場誤會,並且造成了日中兩國人民的巨大損失,傷害了兩國人民的友誼和感情,確實是時候終結了。”畑俊六絲毫不提日本在中國造成的巨大破壞和死傷,就以一句誤會遮過。

可何應欽並未提出什麼異議,反而大為贊同。

畑俊六先提出了日本的方案:“在華日軍將停止一切對中國官方政府軍的軍事行動,同時,我方希望在我們自己的組織下,返回日本本土。另外,如武漢等深處內陸的日軍,希望貴方能夠給予我們開闢一條安全通過的道路,武漢日軍將從廣州登船,然後返國。具體的撤軍方案,我們可以進一步協商。”

其實何應欽還考慮著能不能用日軍來牽制一下珙軍來著,這是常凱申讓他問的,不過看樣子日軍已經不能繼續打仗了,那麼早一點從國內撤走也不錯。

接下來何應欽問出了自己最為關心的一點:“那麼有關東三省……”

畑俊六這回立即變得強硬起來了:“是滿洲國,滿洲國是合法建立的獨立國家,並且受大日本帝國的保護,並不是中國的有效國土,所以滿洲的權益和主權,並不在中日的探討之內。”

何應欽這個時候想說幾句恫嚇的話,比如既然你們覺得滿洲不在中日討論之內,那麼我國府軍攻入滿洲也不成問題了。但是何應欽明白,這會兒常凱申根本不可能同意任何對東三省的軍事行動的,常凱申自認的大敵是cpc,如果把精力耗費在東三省身上,那麼cpc有可能接機就發達起來,到時候常凱申哭都沒地方哭。

畑俊六也早考出來了何應欽的顧及,不過他也很有辦法,談判就是交換利益,給一棒之後也得給一個甜棗,畑俊六稱:“我大日本帝國皇軍在撤退的過程中,很多軍械是不方便帶回本土的,如果我們的停戰協議能夠順利簽訂,帝國同意將大部分軍事裝備以合理的價格轉讓給中國方面。同時,為了進一步增進中日友誼,促進雙方的軍事合作,一部分水平很高的日本教官和軍事參謀,也可以以派遣的方式,加入到國府軍當中,協助之後國府軍進行的軍事活動。”

這種軍事活動很顯然,只能是對國內“叛匪”進行圍剿了。

何應欽一聽也是極為激動,雖然滿洲是拿不回來了,但是如果能就此得到數十萬日軍留下的武器裝備,顯然對於之後對付新四軍、八路軍還是很有好處的。尤其是現在美國正在尋求與cpc建立聯絡,如果真的有了這事兒,常凱申將不能在美國繼續獲得武器裝備的支援了,這將會是極為不利的,有了這批日本裝備,將對之後對付珙軍大為有好處。

畑俊六和何應欽最終還是簽訂了這份停戰協議,雙方約定實控線退回1937年七七事變之前,也就是說日本人仍舊守著關外,但是關內的大片土地他們都不會要了。而且這些地盤將不會給cpc接收,只能由國府軍進行接收。同時被接收的,還包括相當一部分日軍武器。自然,日軍也不會完全繳械,倒持太阿授人以柄。

談判協議簽訂之後,畑俊六也算鬆了一口氣:“現在就剩下一個美國了,不過帝國最終還是逃不過使用投降兩個字啊。”

隨後,畑俊六又看著喜氣洋洋的何應欽,不由心中鄙夷,“連大日本帝國皇軍都屢屢被擊敗,不過接收走了幾十萬裝備,就以為能夠對抗中國赤色分子以及轉輪王這樣神魔一般的存在嗎?恐怕用不了多久,重慶政權也要被毀滅了吧。不過這跟日本又有什麼關係呢?”

長長地嘆息一聲,畑俊六陷入了一種沉默的哀傷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