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暴露的間諜

白麪黑廝

  

“老總,多謝救命之恩啊,我兄弟二人感恩戴德,今天就棄暗投明了。”蓋氏兄弟對這個明顯軍銜比他倆低的八路軍軍官說道。

“呵呵,我們八路軍不行老總這一套,叫同志就行。你們的情況我已經大致瞭解到了,認識到跟著腐朽的白軍是沒有出路的,說明你們的思想覺悟非常高,組織對你們的行動表示歡迎,也希望你們兄弟能夠在之後的革命中繼續出力。”

“一定一定。”

蓋世雄這個時候突然有些扭捏,然後咬著牙道:“同志啊,這個聯隊跟我們家有血海深仇,不知道殺了咱們多少平民百姓,禍害了多少良家女子,我也不知道合不合規矩,請老總讓俺兄弟兩個親手宰幾個鬼子,出出氣。”

這個八路軍軍官一愣,然後道:“你們倆的思想這是舊思想啊,非常不好哦。”

蓋氏兄弟心覺不好,八成這八路軍是不會讓他殺俘虜了。

誰知這八路軍軍官話鋒一轉:“而且就算你們想殺,我們也沒人交給你殺。對日本人,我們現在是不留俘虜的,這些日本的‘忠勇武士’,都是戰死在疆場上的,怎麼可能被我們中國俘虜呢?”

蓋氏兄弟這才反應過來,鬧半天都被你們給殺了啊。

“不過你想出出氣也不是沒辦法,也不知道誰出了一個鎮魂路的主意,這日軍屍首呢,現在都是統一焚燒,然後收集骨灰,最後直接澆在鋪的新道路地下,讓中國人千人踩萬人踏,永世不得超生,報償當年的罪行。呃,我們cpc人是唯物主義,不信這一套,但是上面既然交代了,總得去做。要不然,你們兄弟倆帶著人去把那些日本人該扒衣服扒衣服,然後一把火燒了吧。”

蓋世傑連連點頭較好:“行,行啊,老總,我們一定能把這差事辦利索嘍!”

“不是說了不要叫老總了嘛!”

……

蕪湖軍區總醫院,年輕英俊的醫生樑雪君十分焦慮。他手中有一份蕪湖版大公報,這可能將是最後幾版了,因為大公報決定之後將報社遷到同樣是新四軍控制下的魔都去,當然風格內容並不會變化。

剛才他看的一篇文章是怒罵何畑停戰協議的一篇文章,文采風流,而且立意論點俱佳,他很明白這樣一篇文章會引起怎樣的共鳴。

“昏招啊,實在是昏招!”樑雪君雖然僅僅是一個情報員,但是他良好的教育使得他擁有不錯的眼界。

如果這份停戰協議中沒有那句“雙方控制區域維持在1937年7月以前”這一句,恐怕大多數人也就認了。畢竟戰爭已經打了四年,數百萬將士死於戰爭,國家生靈塗炭,經濟凋敝,大家都不想要繼續打仗了,人民渴望一個安全的生存環境,有識之士希望有一個強勁有能力的政府改革弊病,開創新的局面。停戰不是一個差的選擇,甚至可以說是很好的選擇。

可是,東三省怎麼辦?

即便常凱申一再宣告強調,重慶政府不承認偽滿洲國的合法性,東三省屬於中國,停戰只不過是擱置爭議,日後東三省還可以繼續籌劃。可是,就算常凱申的解釋再有邏輯,而且再有道理,人們也是不會認的。

尤其是那些支援cpc的左翼文人出來,揭露了常凱申的真實打算——趕快跟日本人結束戰鬥,把精力再度放到剿珙上面來。外敵未平,又要打內戰,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回,常凱申可是真的犯了眾怒了。

呆在蕪湖已經近一年了,樑雪君深切的明白一個事情,那就是新四軍有多麼強。不算轉輪王這個計劃外的存在,就單單是新四軍的組織能力,戰鬥意志,都不是得過且過的國府軍能夠比的。蕪湖一年之中生機勃勃,樑雪君能夠感覺到一種不一樣的氛圍,在其他城市沒有的氛圍,而這個氛圍中最重要的一個因子,叫做希望。

樑雪君不想繼續再幹軍統了,可是他沒法抽身,他的家人親戚都捏在軍統手裡,他一人叛變,全家完蛋。而現在,跟軍統間諜的接頭,他也格外小心,生怕出亂子。

一年時間,樑雪君向外界傳遞了大量有關蕪湖的情況。因為他的身份具有比較強的欺騙性,所以多次針對特務的打擊,都沒有落在他頭上,但也讓他心驚膽戰。

午夜的急診室中,又是一名特務來到了他這裡。不過這次,這名特務級別不一般了,以往這樣的人都是一個地區的特務頭子,可此時他專門前來蕪湖,跟樑雪君見面。這是非常時期不得不使用的非常策略了。

“確定都沒有人了嗎?”

“嗯,蕪湖最近新開了幾個醫院,軍醫院這邊主要給部隊看病了,所以清閒很多,有一個當班的護士,我支開她讓她去休息了。”

“關於轉輪王……還是沒有找到能夠制衡的弱點嗎?”

樑雪君嘆息:“不像是人間的東西,凡人怎麼能夠打敗。”

那人也沉默了,“不管怎樣,先給我什麼,上面總得要看見點東西,不然他們也支撐不下去的。”

樑雪君問:“情況這麼差了嗎?

“不差的話,也不會冒著被全國唾棄的風險,去籤那個什麼協議吧。“

“唉……是啊。”

樑雪君又道:“我也不知道找到的東西有沒有用,轉輪王的出現很突然,但是跟他一道突然出現的還有突然投誠新四軍的國府軍部隊,其中以現在已經進入新四軍核心的劉雨卿為主,我多方打探,已經探明,新四軍方面要出動轉輪王,都是跟這個劉雨卿說的,這麼說來的話,劉雨卿八成跟轉輪王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那人人驚喜,問道:“情報確鑿麼?幾分可信?”

“是我無意聽在醫院養病的一個參謀說的,這人能夠接觸到權力核心,說的不應該有假,只是我不確定,是不是幹掉這個劉雨卿,轉輪王就會跟著完蛋……”

他伸手去拿一些材料,正是他多日來工作的成果,特務頭子正伸手去接,突然急診室的門被推開了。

“樑大夫,大晚上了,我想你自己在這裡盯班一定會累,所以給你帶了吃……”進來的正是今天晚上當班的孟嬌。之前樑雪君讓她去睡,孟嬌高興得不得了,認為是樑雪君對她溫柔體貼。越是這樣她覺得越不能不表示了,剛才那個老是給自己送吃喝的齊願又來了,給他帶來了一份小籠包子,孟嬌貪吃,但又想著心上人,便想帶來給樑雪君吃,可萬萬沒想到居然撞破了樑雪君和特務頭子的交接。

好死不死的,那份資料的上面搭著一張照片,正是樑雪君投拍的轉輪王照片。

孟嬌看到了照片,但是沒有驚訝什麼,至少表現上沒有什麼,她道:“哦,樑大夫你在忙啊,我等會兒再過來吧。”

說罷她把門給帶上了。

樑雪君覺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來似的,他問特務頭子:“你覺得她看出來沒有?”

特務頭子稍稍沉默,然後道:“看出來沒看出來,她都得死了。”

樑雪君點點頭。

特務頭子道:“跟我一起走吧,她死了,你也暴露了,沒必要在留下去了。”

樑雪君心花怒放,他其實早就計劃好了,脫離蕪湖之後到重慶找到家人,然後遠走高飛,這是他最好的選擇了。

“走,先跟我殺了那個護士去。”

此時的孟嬌正發足飛奔著,她不確定自己撞破了什麼,但是本能地,她覺得自己撞破的東西很不好,而且她能夠看出當時樑雪君的驚慌以及那男子的殺氣。

“找到齊願,他剛走不久,他會救我。”一個女人在危難的時候,想到的往往不是自己最愛的男人,而是愛自己的男人。

她的背後,樑雪君和特務頭子已經追了出來,特務頭子手裡拿著一把手槍,已經裝上了消音器。此時已經是深夜,軍醫院附近根本沒有什麼人,他殺了孟嬌之後,完全可以從容跑路。

“啾”消音器手槍的聲響還是嚇到了孟嬌,這一槍打偏了,打殘了孟嬌身旁的一株灌木。孟嬌終於確定樑雪君和那個人不是什麼好人了,以至於現在居然要追殺她。

“救命——救命啊——齊願!”孟嬌想要求救,可是她一個小護士跑得太慢,那特務頭子已經追到了她身後三米之處,舉槍就是再度射擊。

砰!

孟嬌嚇了一跳,她覺得自己中槍了,可是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好像又沒有傷,她回頭看,那特務頭子已經栽倒,他額頭上有一個血洞,正在泊泊流血。

是齊願。

他並沒有走遠,所以在孟嬌求救的一刻,他飛速趕來,掏出了自己的配槍,一槍擊斃了想要殺害孟嬌的那男人。

而樑雪君這時候知道大事不好,就要逃竄,齊願自然不可能給他機會,他恨這個孟嬌喜歡的大夫很久了,直接又是一槍,打在了他的尾椎骨上,要不了他的性命,不過從今以後,這人就算沒有被處決,也會再也站不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