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叛變落幕

白麪黑廝

  

..駐韓美軍司令威廉利弗西看著天空中飛過的四架jh-7飛豹戰機,不由感嘆:“真是想不到,三十年前在這片土地上打得不可開交的中國和美國,在今天居然要並肩作戰了。”

他身旁的參謀官華萊士帶著笑容地說道:“這也沒什麼不好,最起碼這位國會議員們省下了一筆軍費,而事實也表明,中國人也可以成為我們不錯的盟友。”

利弗西點點頭,說道:“這種戰機很像歐洲人研製的狂風的對地型,不過中國人的飛豹似乎更喜歡在3ooo米以上的高度扔鐳射制導炸彈精確打擊敵人。”

華萊士也頗為嚴肅地說道:“沒錯,這種戰機的作戰效能十分地高,之前就聽說過中國人在越南戰場使用了一種新式的戰鬥轟炸機,但是沒有想到如此不平凡。這些中國戰機根本不在韓國或者他們的航空母艦上停留,靠著數千公里的長航程直接跨海作戰,打完就回去。每一次能夠至少投放個數十噸的炸彈,而且他們的精確制導武器十分有效。”

利弗西笑笑道:“最起碼他們已經把韓國境內的所有機場都給癱瘓了,就是我們在這次事件後重新修繕可能會麻煩一些。”

他轉過身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塔臺,那裡有一組中國pla派來的聯絡人員,利弗西通過他們向中**隊請求空中支援,然後從海南號上起飛的殲-8v賊鷗,和6基機場起飛的飛豹會完成利弗西交代的各種制空或者空襲任務。在短短一天多的戰鬥中,利弗西已經呼叫中國海航和空軍的空中支援二十五次,擊退了圍困龍山基地的暴亂韓軍,基本癱瘓了最為猖獗而危險的暴亂韓國空軍。駐日美軍的飛機也過來了幾次,但是作戰效率完全不能跟飛豹這種專職戰轟機相比。

現在利弗西已經率領保守派韓軍和駐韓美軍控制了進出漢城的要道,雖然韓軍叛亂的第一野戰軍還控制著這座都,但是如果美軍不開放道路,這裡將會中斷補給,而自封臨時總統的金賢信也陷入了困境。美國駐韓大使已經向金賢信出照會,要求韓國境內所有叛軍放下武器投降,金賢信自動下臺。而走投無路的金賢信和尹正勳等一群人已經基本上註定了要進入監獄,但這群“義士們”仍舊想要求美國同意他們指定的路線圖計劃,即下個月召開全國的國會直選,並於改憲之後進行總統直選。

利弗西揹著手臉上帶著微笑,說道:“說實話,我是挺喜歡這種讓中國人扮演我們空中支援的角色的,很明顯他們做得比英國人做得好,而且實力也足夠。這一次的事件我們的最大收穫就是跟中國的關係更進一步,我打賭,現在蘇聯那位新上任的總書記一定快氣瘋了。”

華萊士深諳蘇聯的政局,搖搖頭道:“我看不會,這位新的總書記看起來並不熱衷於跟我們繼續搞對抗了,似乎他們這些日子正在渲染什麼政治改革之類的東西,而對外則不斷釋放友好訊號,包括對我們,包括對中國。”

利弗西嘿嘿一笑道:“是麼?難道蘇聯人要跟我們和好嗎?你的意思是世界終將迎來和平?嘿,那將多麼沒有意思啊。”

他頓了頓,又問自己的祕書道:“第七艦隊什麼時候把小鷹號開到韓國?雖然中國人很好用,不過這樣終究是沒面子。”

祕書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將軍,第七艦隊說他們的小鷹號正在進行修繕,一時半會兒無法派遣過來,而且形勢已經基本控制住了,第七艦隊指揮官閣下似乎並不熱切趕來這裡。”

華萊士哈哈大笑,說道:“一定是中國的那一艘海南號嚇到他們了,一定是的。”

利弗西不明就裡,問道:“怎麼回事?”

“中國的那艘客串航母的兩棲攻擊艦海南號,前身就是澳大利亞人的墨爾本號,曾經將海軍的一艘驅逐艦腰斬成兩半,之前還曾腰斬過一艘澳洲自己的驅逐艦,我們海軍碰到她都是要繞著走的,生怕再度中了詛咒。現在中國人就把這艘艦放在黃海上,第七艦隊得知了怎麼都不會敢出動的,除非中國人把他們這艘艦弄走。”

利弗西想不到還有這麼一段故事,哈哈大笑個不停。

笑聲停止後,利弗西又說道:“不來就算了吧,反正戰鬥也差不多快要結束了,金賢信等人已經撐不了太久了。”

————

其實pla扮演起美國空軍的角色並不主要為了討好美軍,更多還是有自己洩憤的因素在裡面。代表著國家尊嚴的使團不僅被人炸了,而且還受到了各種各樣的冷遇,這讓國人無法接受,而在這次的事件中,以劉華青司令為核心的海軍一心想要驗證自己新獲得的戰鬥力,包括艦隊和航空兵部隊連番出動,打出了威名,也打出了自信。

在世界各大主流非主流媒體上,通篇累牘介紹中**隊在朝鮮半島的動作,一些媒體甚至用《朝鮮半島:再次讓東方巨龍揚名》為題目,書寫中國在此的軍事存在和戰鬥力。

與此同時,駐韓美軍群山基地被韓國人兵不血刃地給繳了械也淪為天下笑柄,雖然整個事件中美國駐韓空軍沒有損失一架飛機,沒有傷一個人,可是卻也沒有打一槍一彈,特別是在飛豹殲轟機部隊出場後,將韓國境內的機場洗了一個遍,就算連美軍飛機想要升空都變得不可能了。

建立在飛豹強大的空中支援和戰場遮斷能力下,美軍和保守派的韓軍最終將叛亂的韓軍給控制住了。當然在此之前建立起絕對制空權的j-8v也是居功至偉,衝突中從轟-5叛逃事件算起,共有55架韓軍戰機被pla擊落,絕大部分是j-8v的戰果。j-8v出動七十多架次,共射了八十多枚導彈,自己未損傷一架。

稍稍倒黴的是,在執行一次戰場遮斷任務的時候,一架飛豹因為操作不當不幸墜毀,所幸兩名飛行員直接彈射逃生,這也是衝突中pla唯一的損失。

海軍能夠如此堅決地參與這場衝突,與齊一鳴先期提供的大量物資分不開關係。pla雖然前後只打了幾天的事件,但是消耗彈藥上百噸,油料更是不計其數,更不用提對戰機和戰艦的維護損耗。不過無論是平太宗還是劉華青都認為這場戰鬥打得很值,因為消耗的東西反正都是齊一鳴免費提供的。

海航出動的主要是齊一鳴的紅警飛行員,他們也是戰力最有保證的力量,劉華青給予了他們充足的信任,也換來了驕人的戰果。

齊一鳴在被救回後當天就返回了青島,與劉華青見了面。

劉華青拉著他反覆地看,然後說道:“沒出事兒就好,沒出事兒就好。”

齊一鳴頗為感動,賭咒誓道:“以後我絕不亂跑了。”

劉華青哈哈笑道:“這次可嚇壞了你吧。”

齊一鳴很坦誠:“嗯,真的是嚇死了。”

“平主席他們也都很擔心你啊。”

齊一鳴只能點頭,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他也知道這一次的出行帶來了多大的衝擊。不過最初委任他的人也是高層的大佬們,想必最後悔的人應該是他們。不過無論如何自己以後想要多出國是不可能了,還是老老實實在國內呆著吧。

劉華青又打趣道:“以後看來你要出行,都得用艦隊給你開道啊。”

齊一鳴呵呵傻笑,又轉過話題來說:“海軍這一次可真是威風啊,我也想不到,還沒成軍的艦隊您老就送上戰場了,不過打得也真漂亮,自二戰後的空戰沒有打得這麼好看的了。”

劉華青搖搖頭說:“你的基地的那些人,我是都信得過的,要是沒有把握,我也不會派他們出去。實話告訴你,我一開始並沒有接戰的準備,只是想用兩棲艦做醫院救助傷員,平老則主要是希望震懾南朝鮮一下。可是沒成想引出了他們本國叛亂的事情,最終只能硬著頭皮幹這一架了,幸運的是我們打贏了。嗯,小齊改的這個兩棲攻擊艦不錯,咱們用了幾個小時就調整了任務包,轉為了制空的航母,美國駐韓司令部打電話過來對我們大加讚揚呢。”

齊一鳴撇撇嘴道:“咱們花自個兒的錢,幫他們解決空中密接支援的問題,他們自然要說點好話。”

“哈哈哈,小齊你看得透,反而我們一些老傢伙還洋洋自得哩。不過美國人也是看準了我們的價值,下個周美國國務卿舒爾茨就要訪華,說是要增強兩國關係,對抗蘇聯的意味還是很濃厚的。平老今天特別在會議中表公開講話,說我們中國無意對抗蘇聯,希望跟蘇聯恢復關係正常化,蘇聯那邊的反應也比較積極。”

“當然要積極啦,咱們在這次展現出的力量肯定嚇了蘇聯一大跳,蘇聯在沒搞清楚之前,肯定要穩住咱們的。嗯,而且戈爾巴喬夫這個地圖腦袋,也確實無意跟咱們禍禍。”齊一鳴隨意地道。

劉華青點點頭,突然又說起了一件別的事:“美國人看到我們把舊航母改成了兩棲攻擊艦,用得還不錯,所以他們希望邀請我們海南號戰鬥群參加明年的環太平洋軍演,呃,另外紅旗軍演也希望咱們參加。說是如果咱們都參加了,他們願意把已經退役的一艘埃塞克斯級航母賣給咱們。”

老將軍伸出了八個手指頭,“只賣8oo萬美元,咱們要不要考慮一下?”

齊一鳴無奈道:“您老想要跟我說就好啦,我還能不給您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