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各種戰役(下)

白麪黑廝

  

齊願原本想好好鞏固一下跟小護士孟嬌發展的感情,不過奈何他自己給自己找了麻煩,讓日軍和國府軍兵敗如山倒,新組建的解放軍部隊不得不四處出擊,佔領地盤。原本的青學班這個時候也終於被拆散了,最早參與到新四軍的忠實老兵,特別像他們這種有文化能打仗的,都被火線提拔,成為了軍官。青學班還屢次立了大功,在當下大量國府軍士兵投誠轉正,上級需要將他們打亂編制,並且增強控制的情況下,他們這些老新四軍士兵很多都被安排成了基層軍官來帶兵。

齊願也糊里糊塗地成為了一箇中尉,擔任一個連的連長,手下也帶了一百多號人。他甚至直接跳過了少尉這個層次,直接變中尉了。實際上他這還不算誇張的,聽說有一位仁兄直接提了上尉去帶營長了。

齊願新分配的這個連,只有原本的新四軍戰士五六隻,其餘的皆是投誠過來的國府軍士兵,甚至還有剛從改造營出來的偽軍。上級給了一個月的時間進行磨合訓練,然後就要開拔向武漢,對國府軍發動大會戰。

他在華東野戰軍司令部有眼線,上面怎樣的部署他是一清二楚。這一次,他們這夥人大概要組建成一個規模22萬人,共7個軍級編制的華中野戰軍。自全面******戰爭開打之後,解放軍擴張的速度跟破敵的速度一樣快。這才恍惚兩個月的功夫,齊願已經駭然發現解放軍的兵力已經從戰前的100萬猛增到了160萬之多。而且新增加的部隊基本上都是野戰力量。

匆匆告別了孟嬌,齊願隨軍沿著長江溯流而上。這次大部隊都是乘坐小火輪行動的,長江上國府軍幾無控制力,而齊願上次已經把大量的小炮艇、導彈艇送給瞭解放軍海軍,為了協同作戰,海軍組織了四十多艘小型炮艇跟隨華中野戰軍行動。

內河炮艇原型為另一位面中國設計製造的062型炮艇,噸位上略有放大,而且形制上有很多不同,有些炮艇使用原版的雙37炮,有些則上了57炮,而更有些專門為了為陸軍提供火力援助,直接上了100mm海軍炮。

荊楚戰役一開始,就是由解放軍內河炮艇炮轟武漢三鎮開始的。雖然國府軍接收了一批日軍留下的內河小型艦船,但是這支艦隊根本不能順利利用起來。從聽說珙軍那邊攢出了一支超級大艦隊之後,就陸續有在國府軍海軍內部鬱郁不得志的派系成員逃亡上海等地,改換門庭。而且這會兒在武漢,國府軍也湊不出那麼多能夠利用的水手操作艦艇。

最終,他們還是用了之前對付日本人的方法,打算將艦船坐沉長江,阻擋解放軍炮艇接近武漢。可是歷史總是驚人相似的,這個自沉作戰在此失敗了,因為對水文情況沒有掌控,導致封鎖並沒有成功,隨即解放軍內河艦隊抵達後,又將一些殘骸拖走,內河艦隊毫無阻礙地靠近了武漢三鎮。

炮艇先是對港口碼頭進行了一番炮轟,然後又對提前判定的一些軍事設施進行了打擊。國府軍也以炮兵進行了有限度的反攻,不過很快就被飛到武漢的解放軍空軍轟炸掉了。

而華中野戰軍主力則在鄂城縣登陸,國府軍並沒有形成什麼有限的反抗,鄂城守軍在當夜進行了起義,反而更加壯大瞭解放軍的力量。加上之前雜七雜八投誠過來的國府軍,這場仗還沒打這邊解放軍又多了五萬多人的部隊。

奪取鄂城之後,武漢已經近在咫尺,常凱申絕對不容許解放軍如此從容地就在武漢枕畔集結部隊,於是命陳誠率軍30萬,向鄂城發動圍攻,想來個擊敵於半渡,解除武漢的威脅。

不過雖然乘坐小火輪而來的華中野戰軍並未裝備多少重型裝備,坦克和裝甲車的數量也不多,甚至重炮也比較少,但是齊願可是在部隊之中的,轉輪王如天神般地降落在了鄂城縣之外,擋在了國府軍進軍的必經之路上。

國府軍中也不是訊息完全的閉塞,大家都清楚到底是什麼導致了日本人大潰敗,昔日那麼牛氣沖天的日本人現在好聲好氣地跟重慶方面握手言和了,功績自然不在運輸大隊長、物流公司主任常凱申的頭上,而是那舉世無敵的強大存在才使得武漢能夠不費一兵一卒的被接收。

在國府軍內部,流傳著各種有關轉輪王的傳說,這些傳說很多都是被誇張化了,甚至還借鑑了古往今來的諸多評書大鼓之類的段子,把轉輪王說成了天兵神將之類的東西,還能撒豆成兵、舉火燎天之類的超級技能。國府軍的政工單位並沒有注意到傳播轉輪王強大有什麼危害性,雖然他們也有心控制一下,但是這事情實在太過離奇,renmen難免八卦之心,就連那些軍官自己也是各種好奇。就這麼傳播著傳播著,轉輪王的威武又可畏的形象,就深深烙印在國府軍士兵心中了。

當轉輪王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像是早就商量haode一樣,國府軍潰散了,他們甚至別說放一槍一彈,自己也沒受到任何攻擊,軍官帶著下屬跑,友軍帶著友軍跑,總之沒有人願意直面轉輪王。一些士兵嫌棄身上的裝備耽誤自己跑路,直接丟棄在野外,更有甚者害怕自己一身軍裝變成目標,寧願光著身子裸奔,也要將衣服全都脫下來。

看到這一幕,齊願也是忍俊不禁,能不造成過度殺戮,他就不想動手,畢竟這些人雖然是敵人,但卻同樣也是同胞。

靈機一動下,齊願開啟了超大功率揚聲器,在天空中邊飛行,邊喊話:“國府軍的士兵同志們,不要進行無謂的抵抗了,**無能、賣國自利的重慶政府已經被全國人民拋棄了,正義和勝利屬於偉大的cpc,在這個時候你們不要自絕於人民,要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革命隊伍的大門永遠向你們敞開,現在回頭,為時不晚!”

這響徹四野的喇叭聲讓到處逃散的國府軍士兵安定了下來,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和重慶政府的落後性和失敗性,大部分士兵直接跪地抱頭,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一些白旗也打了出來。

齊願一見這情況看到機不可失,連忙通過劉雨卿通知帶領華中野戰軍的司令,從鄂城縣立馬撲出了前期剛剛登陸不久的華中野戰軍部隊,他們甚至還沒有完成徹底的集結,但是這會兒也顧不得什麼了,基本上他們也不會遇到什麼戰鬥,所需要做的就是將這群投降的國府軍士兵控制起來。

來回飛了好多圈,該逃的差不多投逃了,投降的這會兒也被華中野戰軍所接手,齊願像是門神一樣在戰場上坐鎮了一會兒,知道全部的國府軍士兵被收押起來,他這才讓轉輪王再度回低軌道去做一顆衛星。

而武漢指揮部的陳誠在接到前方戰報之後,差點噴出三升老血,自己指揮三十萬大軍合圍鄂城,想要趁珙軍立足未穩之前將珙軍趕下水,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認為足夠強大的兵力,在面對轉輪王連作戰的勇氣都沒有,竟自然潰散了。逃回武漢的部隊經過清點,最多隻有三萬多人,也就是說剩餘九成的國府軍,要麼就是被珙軍俘虜了,要麼就是當了逃兵,不會歸建了。

就連齊願覺得這場仗打得有些讓人凌亂,先是鄂城縣守軍帶著城池投降,接著自己不過是在戰場上亮了一個相,國府軍就大面積潰敗,而且華中野戰軍統計了一下,居然有多了近二十萬部隊。這些部隊也不能說是完全不能接著利用,打硬仗是不行,但是跟著嚇唬嚇唬人還是很夠用的。

陳誠此時也明白了,就算國府軍有再多軍隊,這仗也絕對打不贏了。先別說珙軍武器裝備和雄心士氣比國府軍強多少,光是轉輪王的威懾,已經讓士兵們沒有任何鬥志與其戰鬥。別說國府軍,現在就算是日軍碰上轉輪王也絕不會想要跟他戰鬥,而是能跑立馬跑。

在華中野戰軍完成了登陸之後,再加上相繼投誠的部隊,武漢之外已經有了近五十萬大軍,陳誠這個時候說什麼也覺得守不住了,他不得不向重慶拍電報,認為當前不可與敵為戰,建議放棄武漢,繼續退守重慶。

其實陳誠也知道常凱申打得主意,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城市、防線來消耗珙軍的部隊,然後集中主要力量於重慶,與敵人進行大規模會戰。可是現在看情況,國府軍已經亂了,就算是精銳部隊也沒法跟珙軍戰鬥,更別提還有轉輪王。即便陳誠有妙計無數,可是轉輪王就是以力破巧的存在,不管什麼計謀,都會在他絕對的力量前,轉化為笑料。

據說在重慶,已經有人建議委員長,開始想想後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