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離去

白麪黑廝

  

老爸齊一鳴這貨齊願作為兒子那是瞭解得一清二楚。!.要說作為領導者,齊一鳴並沒有太多值得稱道的地方,也就是在籌劃和佈局上頗有想法,在軍事上本領更稀缺,要是說有,也就在他人生最大的愛好——暴兵。

齊願覺得有暴兵情結的人都有囤積癖好,小的時候齊願問老爸為什麼喜歡把坦克碼放的整整齊齊用來看,沒事兒就羅列自己的家底,然後數一串串的零。老爸只能解釋,自己從小時候玩玩具就覺得把很多東西放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很酷……

現在齊一鳴的紅警基地冷凍空間裡放了多少士兵,齊願不是很清楚,但是覺得兩三千萬的話應該是有的。照齊願看,其實齊一鳴根本沒必要保留這麼大規模的軍隊,即便是要打仗,他估計用到上千萬軍隊的場合也不會多麼常見。

想了想還是回覆老爸道:“還是算了吧,我已經施加了一點影響力,現在這個位面的中國已經算是步入正軌,平推了其他國家,讓中國當地球球長也沒有什麼好處,先老老實實發展一段時間吧,畢竟這個位面裡中國還是太弱了。”

“那行吧,”齊一鳴其實對於其他中國平行位面的事情已經不是那麼熱切,他現在理解,這種位面無窮無盡,想要挨個解救也是不現實,“這樣吧,我支援這個位面一兩萬具有各種科學知識和技能的工程師,再順手扔一批武器裝備過去吧。”

齊願也知道,自己如果走後,沒有轉輪王的中國,威懾力會下降不少,增強一些超級戰力還是很必要的,他問:“老爸,你有沒有造出什麼轉輪王的量產型,能力不用完全一樣,弱一些也不要緊,長相類似就好,用來嚇唬人。”

“誒,嚇唬人嗎?我明白了,我們現在確實也有在生產泛用類的機甲兵器,到轉輪王這個層次的不會多造了,但是樣子貨還是能給那邊輸送幾臺的。”

“說起來,之前我還跟尤里那混賬派來的機甲交戰過呢,總體來說那些機甲應該還比轉輪王高階一些,要不是轉輪王身上有太多能力,再加上我本身的超能力,恐怕還收拾不了那些傢伙呢。”

“這麼說尤里的觸手也伸到這個位面來了?”

“是,不過已經被我斬斷了。而且他製造出來的超級機甲也被我弄到了殘骸,讓趙院士他們解析一下,我想我們能夠在技術上獲得進步。”

齊一鳴的聲音沉吟了一下,道:“看來還真的不能對尤里這個傢伙掉以輕心呢。”

“老爸,我回去之後,還是會繼續追捕這個傢伙的。他得到了外星科技的力量,甚至可能不間斷的壯大。有穿越位面得到的各種資源,尤里只會變得越來越可怕,從而對我們形成威脅,所以這個傢伙是絕對不能姑息的。”

“好吧,我也認同你的說法,我們位面穿梭技術已經慢慢成熟,之後我將不僅僅會派出你進行搜捕,將會有更大規模的時空部隊參與到這項活動中來。”

……

與老爸進行了一次長談之後,齊願便開始部署自己撤離本位面的事情了。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中國確實已經走上了正軌。大戰後,戰後重建工作開始展開,中央的一系列體制也確立下來,齊願大致瞭解了一下,跟另一個位面大同小異,還是非常適宜中國從一窮二白起步這樣的國家的。

比另一位面有利的部分是外部環境,除了跟蘇聯關係不怎麼好,雙方開始互相提防之外,中國作為一個紅色國家跟西方國家的關係還是比較親善。美國為了籠絡中國,並且增強自己在中國的影響力,也頒佈了一個類似歐洲馬歇爾計劃的中國經濟援助計劃。在本位面中,中國能夠得到的全面性援助,將不低於另一位面從蘇聯獲得的東西。

話說另一位面蘇聯援助中國也不是無償的,想想海軍的四大金剛,從蘇聯購置的鞍山級驅逐艦,是用17噸黃金換回來的,而且從援助中國的過程中,蘇聯也佔了不少的便宜。

再者,轉輪王上也帶有不少的技術資料,其製造機也能夠為國內提供相當多的工業機械等,加上能夠得到的外部援助,起點上來說本位面中國已經要遠勝另一位面的中國了。

在等待父親齊一鳴開啟時空橋門的時光裡,齊願不斷地收集材料,併為國家提供各種所需的重要資產,這些東西的科技程度不是特別高,也大體相當於冷戰六十年代高峰的水準,不過相比這個時代其他工業強國,還是要先進不少的。倒是國內也沒有多少工業人才能夠利用起來,只能等之後時空橋門開啟後,老爸約定付出的上萬紅警工程師來增強了。

齊願也聯絡了幾次自己已經分散在天南海北的青學班戰友們,此時他們全部都成為了幹部,在軍政領域活躍著。班長袁紫山仍舊在軍隊中,跟齊願一樣運氣不錯,也混成了大校師長。魏晉則直接進了京,憑著大學生的身份和從軍經歷,進入了中央的部委。不怎麼說話的前和尚阿懷也在軍隊中,已經是個中校,駐軍在朝鮮半島。王代糧則到了地方上成為了一個幹部,前途也算不錯。焦慧則在少校上重回大學唸書,估計唸完書也會選擇成為政府幹部。

至於那個曾經讓自己心動的小護士孟嬌,則在一個旅居美國的親戚安排下出國了,孟嬌還給齊願寫了一封很長的信,向他道歉自己的行動,不過齊願自己也是鬆口氣,如果讓他來說分手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在1945年的冬天,一個時空橋門在青藏高原上開啟,齊願早已經得到了相關座標去到了約定的位置。將要離開這個位面時,齊願還是多少有一些不捨的情緒,不過他知道,這個位面只是他未來無數旅行位面中的一個,他還有好多路要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