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異想天開地改裝換白送

白麪黑廝

  

..美國這個時候能有什麼廢舊航母,用腳後跟想都知道,一定是同樣二戰末期建造的幾艘埃塞克斯級航空母艦了。比起英國人制造的莊嚴級,埃塞克斯級可謂是每一艘都功勳卓著,大部分都參加了二戰的太平洋戰爭,而且在戰後也活躍於朝鮮戰爭、越戰等戰場上。

不過這仍舊無法掩蓋她們與莊嚴級也沒太大區別,開放式的艦體,設計老舊,不堪大用。

不過也就是齊一鳴這種存在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即便是四十年前的航空母艦,經過紅警維修廠的一番修繕之後,再服役個十幾年也不成問題,更何況這裡面的花費對齊一鳴來說近乎於無。

不過齊一鳴還是不願意主動掏錢,8oo萬美元的價格雖然不多,基本上就是在當廢鐵價在賣,可是仍舊是一架梟龍的價格了,現在哪裡都缺錢,有這個錢都夠他投資幾個有潛力的企業,創造國民生產總值了。

劉華青也看得出齊一鳴的猶豫,慫恿道:“海南號的戰力,這一次大家都有目共睹了,有了這麼一個平臺,我們海軍在中近海就有一個比較強的戰術支點了,所以海軍的想法是南邊放一艘,控制南海地區,北邊放一艘,控制黃海、東海。這對於我們掌握第一島鏈以內的海域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啊。況且,也是撿美國人的便宜,不撿咱們白不撿啊。”

齊一鳴倒是沒想到劉華青居然迷上了淘換別人的廢舊航母改兩棲攻擊艦這事,他覺得劉華青還是主要看重兩棲攻擊艦在制空模式時,能夠搭載十幾架戰鬥機的能力,說白了這還是航母,跟英國人展的無敵級航母沒有本質性區別,都是不使用彈射而利用stovl戰機本身的能力進行作戰的。

而且因為設計水平比較高,賊鷗比海鷂的制空能力強得不是一星半點,就算是當成普通的戰鬥機使用也沒有問題,而不會像海鷂那樣空戰無能,主要也就是做一些對地攻擊的零散活,無論是碰上米格-29還是f-16都無一戰之力。

“美國人說要賣給咱們哪一艘了嗎?”齊一鳴其實問這個問題很多餘,因為現在美國手裡一共三艘埃塞克斯級航母,不管那一艘艦體老化都相當嚴重。

“是cv-38香格里拉號。”劉華青答道。

齊一鳴點點頭,笑道:“這也算是物歸原主吧,香格里拉本來就是咱們中國的地名,咱們弄回來之後也沒必要改名了。”

香格里拉號的艦名出自曾經風靡西方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中那人間的仙境,不過具體由來卻是紀念二戰時杜立德空襲東京的歷史事件。當時有記者詢問羅斯福b-25在哪裡起飛,羅斯福只用香格里拉作答,而香格里拉實際上就代指那時的中國。

劉華青也跟著點頭道:“我也覺得這個艦名挺有紀念意義的,我們可以保留下來。不少國家的艦名實際上都是從外國繼承過來的,如美國的企業號就是來源獨立戰爭時期擄獲英國的一艘艦船。咱們也可以把這個艦名儲存下來嘛。”

齊一鳴對於這航母叫什麼其實並沒有多大想法,既然劉華青也說仍叫香格里拉,那留著這名字也不錯。他想的卻是其他的一些情況,這艘艦既然海軍想要,那就得拿過來,只是8oo萬美金仍舊是挺讓人肉疼的,齊一鳴踱步了一圈,拍了拍巴掌,異想天開地說道:“劉司令,咱們讓美國人把這船白送給咱們如何?”

劉華青有些愣,道:“雖然是一艘已經退役了的艦船,但是美國也不太可能就這樣白送給我們吧。”

齊一鳴道:“照我說,美國人這一次八成試探我們的工程能力的想法更大,我們幾個月前拿到了墨爾本號,居然幾個月後就能夠派上戰場了,美國人一定對此大為吃驚。所以他們也想就此驗證一下,隨意不惜丟擲自己的一艘廢棄航母給咱們進行改建。”

劉華青嗯了一聲,道:“我倒是沒有想到這一茬,經你這麼一說,恐怕美國人的心思確實如此,不然怎麼會這麼放心地給我們艦船,讓我們提升力量,美國也心中不希望看到我們過於強大的吧。”

“那是一定的,”齊一鳴微微一笑,又道:“不過這個可不是美國能說的算的事情。就算他們沒幫什麼忙,我們也會有一天過他們的。既然美國人願意試探,那就試探好啦,我不在意讓他們知道咱們有一些令人驚奇的力量。埃塞克斯級航母美國人已經全部退役封存了,應該有三艘,其中的兩艘奧里斯卡尼號和好人理查德號前些年裡根想要全面對抗蘇聯的時候,要搞一個什麼六百艦隊,他想把這兩艘航母修復之後重新利用,保持美國海軍的海上優勢,不過據說兩艦的情況很糟糕,而且修復的花費非常之大,所以美國國會把這個提議給否決掉了。”

齊一鳴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既然美國人想要修復卻沒有那麼多錢修復,我們就幫他們做好了,艦體的結構強度、金屬疲勞度這些東西我是不可能像修復咱們的艦一樣用心,但是最起碼再混個十年八年沒有問題。兩艘艦打包修復價格1億美元,順帶他們再把香格里拉號白送給我們,如果有必要,我們的艦載機殲-8v也可以賣給他們,劉司令您覺得如何?”

劉華青此際早已聽得目瞪口呆了,他壓根沒想到齊一鳴這個傢伙居然有把所有事情都扯到自己軍售賺錢的問題上面。而且讓中國替美國人修軍艦,甚至賣戰鬥機給他們,怎麼都聽著像天方夜譚一樣。

“美國人肯定會仔細考慮的,用1億美元換來兩艘本已應該報廢的航母達1o年的繼續服役期,怎麼想都是特別划算的事情吧。還有我們賣給他們j-8v,一架的價格也就是16oo萬美元左右,一艘埃塞克斯級改裝版至少能夠搭載16-2o架殲-8v,基本應付中低烈度的衝突不成問題了。就算他們不買我們的飛機,還是用av-8b也無所謂,一億美金足夠給海軍做不少事情,而且白賺的一艘香格里拉號也可以成為我們新的兩棲攻擊艦。”

劉華青也不得不為齊一鳴的奇思妙想感到讚歎,只是頗為憂慮的道:“可美國人能答應這事情嗎?想必美國人自己也不會相信的吧。一億美元改兩艘船,估計換一套艦載的雷達和動力裝置也基本上就是這個數了,不要再說埃塞克斯的飛行甲板都是木頭的,要起降stovl戰機必然要換防高溫腐蝕的鋼結構甲板,有問題的地方還需要重新排查,這個工作量可不小。”

齊一鳴嘿嘿一笑,說道:“可以給美國人一種我們人力資源雄厚,而且做這樣的工程的實力很強的印象嘛。倒是美國如果要參觀改裝程序,那個是萬萬不能允許的,哈哈。”

劉華青點點頭,道:“好吧,這件事情我還要上報軍委,由平主席他們討論一下,然後通報給美方,看看他們有怎樣的處置吧。”

齊一鳴本身對於這件事也抱著成或不成無所謂地心態,這個提議開玩笑的因素比較大。美國人現在已經不感覺那麼缺航母了,一艘輕型航母對於美軍的幫助也有限,而且年份這麼久肯定容易出安全隱患,對於這一點特別看重的美軍不會那麼輕易接過一艘隨時可能出毛病的戰艦。

至於把自己手中的牌掀起來給美國人看,齊一鳴一點都不擔心,甚至連劉華青、平太宗這些人也不怎麼擔心。因為他們都清楚齊一鳴現在拿出來的還不是最好的東西,這些武器裝備技術,放在8o年代算是主流,不過未來卻不一定是中**隊的主力武器了。黑科技之類的東西,不是你說要捂住就能捂住的,到時候怎麼解釋都是蹩腳,不如強勢一點告訴他們,老子有社會主義優越性,就是比你們丫的能幹。

像是殲-1o上的aesa的技術,紅旗-9導彈的電子技術,製造鐮刀機甲的先進機械傳動技術,這些齊一鳴才是不會願意給別人看的。而改一個二戰時期的航母,充其量安裝上四臺燃氣輪機,半新不舊的艦載雷達,甚至武器裝備齊一鳴都不會給美國人裝的,他們如果願意可以自己安裝博福斯4omm或者密集陣之類的東西。像是翻新艦體這樣的活都是力氣活,很大一部分錢都在人工費上了,美國人幹不了,不代表齊一鳴幹不了。另外抗高溫腐蝕的鋼甲板這個也不是美國沒有的技術,塔拉瓦級、黃蜂級兩棲攻擊艦都在採用,只不過齊一鳴能夠提供比較便宜的選項而已。

與美國增強軍事裝備領域的來往,甚至在韓國的叛亂中與美國一道進行鎮壓,都是有深層次的考慮在裡面的。現在美國的頭號大敵還是蘇聯,而蘇聯也註定會倒黴,如果中國老是保持對美國的若即若離,在9o年代後,美國一定對中國有比較大的猜疑,即便是中國沒有生**影響形象也是一樣。

而現在中國致力於跟美國加強合作,促進兩軍之間的往來,甚至不憚於同美軍一起行動,這會給美國人造成一種錯覺,那就是中國願意服從美國製定的二戰後秩序,並且願意如英國、法國、德國等北約盟友一樣,跟著“大哥”的腳步走。

照齊一鳴看,美國其實就是一實用主義爆棚的順毛驢,採取消極對抗的手段反而容易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適時改變自己的處事風格,坐上美國的霸權主義快車,大哥在前面衝鋒陷陣吸引仇恨,小弟在後面大撈好處,搖旗吶喊。

節操這個東西值多少斤?

有一天當大哥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現自己身後跟著的那個小弟身高八尺,舞著兩把大爹,簌簌抖搖尾乞憐的恐怕將會是大哥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