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到京城開會(上)

白麪黑廝

  

..很難形容齊一鳴此刻的激動,他面前的老人雖然看上去瘦小,但是誰都知道他的身體裡存在著神奇的力量,這股力量註定是為了改天換日並創造奇蹟而存在的。齊一鳴自小並未受那種純潔的紅色教育,演變成自幹五完全是自現象,可能2o歲之前他對於很多的現象和人物都不屑一顧,可是隨著他年齡漸增,對於太祖、太宗這一類的人物,他飽含著孺慕之情,不是簡單的崇拜二字可以形容的。

老人一手握著齊一鳴的手,另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胳膊,以示勉勵,笑著道:“今日倒是第一次見到你啊,小齊同志,得感謝你為國家和人民做出的貢獻啊。”

齊一鳴謙遜地道:“事情的起因是趙院士的努力,雖然過程荒誕不經,但是這也是註定了在我們這個世界,國家要走上一條不同的,而且更加平坦的大路,跟我本人沒有關係,我能做的別人也都可以做。”

平老點點頭笑了,道:“不居功自傲,很好啊年輕人,你有這樣的精神,就說明你是值得信任的好同志,我們這群老傢伙打生打死這麼多年,起伏不定地也遭了很多苦頭,看到你們這一代人能夠成長起來,成為國家和民族可以依靠的力量,心滿意足啊。”

齊一鳴開了個玩笑:“準確地說,我還沒有出生呢。”

眾人都跟著哈哈一笑,只有細心地平老提問道:“有關注過自己的家裡人嗎?”

“嗯,但是並沒有找到,也許因為我的關係,所以這個世界也有一些特別的變化吧。”齊一鳴說到這裡,不由神色微微一黯。

平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所做的事情,無論你的父母在哪一個世界,都會為你自豪的。”

隨後平老和幾位齊一鳴都認得的大佬也都列席,並各自與齊一鳴打招呼並進行短暫地溝通。

齊一鳴坐在這一群大佬中間,頓時自己都覺得頭要大了幾分,這裡的人並不是全部的中央政治局的委員們,事實上只有七個人,不過這七個人要麼是太祖時代的元老級人物,要麼就是現任的國家高層領導。

平老先開腔了,道:“你最近的那一篇報告,我們幾個老傢伙都看了。坦白來說,這一篇才是我們這時候最重要的一個任務,國內的安定團結永遠是我們搞經濟建設的基礎。你現在可能也猜出來了,因為事情過於複雜敏感,所以主要的內容並沒有傳開,包括你的9527工程,現在是絕密中的絕密,除了我們這裡的幾個老傢伙,再沒有人知道了。”

他的話茬很快由陳允接過來了:“其實看一看我們這個時候所想所認為的,讓歷史去見證也是一件美事。每一個人本意上都是讓國家好,有些人對了有些人錯了,小齊同志給我們帶來的就是這樣一份驗證結果,我們現在可以從結果向前推,也知道怎樣的東西更適合國家了。”

齊一鳴點點頭,他也明白陳允這位僅次於平老的第二位權力人物,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在八十年代在經濟建設領域,中國高層有著兩方面的看法,一面就是286的黑貓白貓理論,另一面就是這位元老的鳥籠經濟。後世的結果很直接地證明了在經濟面臨崩潰的時代,鳥籠經濟只能真的把這隻鳥給困死。

而現在的陳允知道了一切,但也顯得氣度不錯,很坦然地認為自己錯誤而平老正確了。他也沒有糾結於此,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方面。

平老這一次是親自主持會議,開始後便道:“我們今天大家都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地探討接下來要給國家制定怎樣的大政方針,使得我們逐步實現國富民強的目標。今天我們也請來了小齊同志,他是後三十年整個中華社會的親歷者,一定有著不少的個人感悟,而且他本人就能代表普通那個時代的老百姓的一部分想法,我們來一個倒果為因,由成就推前路,為未來人檢討嘛。”

他開了這玩笑,大家也都呵呵跟著笑笑。從未來的三十年中,大家已經很明顯的看到了展的成果,更認識到了一些原本認識不到的問題。這些大佬們雖然沒法瞭解後世幾代領導人的具體想法,但是一個個都是政壇極為精明的人,通過看官媒的報導,看其他有關的資訊披露,大致能夠推測出後世到底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平老又續道:“我們總結了幾個要素,第一個就是堅持經濟展這一主線不放鬆,解放和展生產力,提高人民的物質需求和生活水平,應當是我們社會主義國家在和平時期的最重要任務。第二個要素呢,是如何在敵強我弱的輿論環境和國際形勢下,以及相對落後物質生活水平中,保持我們黨和國家的純潔性不放鬆。”

齊一鳴聽了後面一點,知道這是平老委婉的說辭,他的基本意思就是,後世一些黨員和幹部的所作所為簡直觸目驚心,本質上三十年後的大天朝是一個集權式的國家壟斷資本主義國家,單論社會主義精神,恐怕都不如北歐那些社會民主主義國家更標準。

國民道德淪喪、信仰缺失的情況尤其在資訊高流通的時代變得觸目驚心,尤其是在大天朝這人口十三億,社會結構複雜,社會問題眾多的國家中,本來一兩件問題可能並不是特別嚴重,可是類似的東西受眾一遍一遍地聽,就等於不斷地在做反射強化,很快他們心中就真的有了一個深刻的印象,這個國家**而醜惡,無可救藥。

此時的高層元老們那都是革命年代過來的,不管有著怎樣的私心,但是絕不願意看到一個僅僅披著所謂社會主義羊皮的實用主義國家。本質上這些元老們不接受“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就是不容許見到這個國家改變自己的信仰和建立的初衷。

可是現在的問題很明顯,無論是閉關鎖國還是鳥籠經濟一類的東西,都無法拯救國家。再其他國家經濟飛展,科技不斷進步的時候,如果天朝再做一次把頭埋在沙子裡的鴕鳥,那等於元老們的革命成了徒勞。

平老道:“小齊同志,你先來表一下看法吧。你認為我們國家應該怎樣做才能在建設強大國家,開放經濟的同時,又不至於走向一個畸形的社會主義國家。”

齊一鳴為了這次會議也是準備了不少的,他開口陳述道:“從最基本的一點上,不斷靠經濟建設夯實我們的物質基礎就是最重要的一點,這是絕對不能動搖的事情,因為從我們那個時代的展軌跡來看,第五代的領導集體已經開始認識到了問題,並把提高黨的純潔性,更提高我們的執政效能,反腐反特權,深化改革並依法治國等多方面下手。那個時候我們國家的物質基礎已經相當雄厚,手中的力量更是十分強大,即便社會上有著諸多不安定因素,但是隻要領導集體堅定不移,這種情況還是會不斷扭轉的,特別是社會監督力量的增強,更推著我黨在進行轉型。”

現任的總書記輕輕頷,說道:“我們這次討論會,主要就是要把這三十年中犯過的錯誤,從根本上就進行矯正,所以之後的深化改革的方針,我認為還是很有借鑑價值的。抓物質文明建設和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設,三方面下手都要硬,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部分,但其他方面絕不能輕忽。”

又一位大佬刁中原開口了,“研究了一下後世的展情況,我認為在這個時候,我們就應該確立起依法治國的綱領,並且嚴格實施下去。我們現在法律不健全,但是我們手中可有三十年內訂立的大大小小各種法律,我們在這次兩會上一股腦推出來,把依法治國、人民監督等理念提前推廣,只有法律公正了,社會才能實現基本正義,各種隱患才會消除。所以我認為,解決那些弊病的根本措施,應該是立法、執法。”

齊一鳴立即舉雙手贊成:“沒錯,只有我們的各級幹部,普通民眾都瞭解和曉得,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做了錯事一定會有懲處,法律面前不講人情關係,這樣我們的社會才會清明穩定。”

會上的祕書刷刷刷地記錄著,這個議題又經過了探討,最終落實下來,將由那位刁中原委員牽頭進行佈置工作。

在任總書記又表意見道:“除了依法治國,我認為積極動群眾、深入群眾更是有必要的。因為文革的關係,所以我們應該檢討在這一時期,我們對於人民群眾產生了一定的畏懼心理,更是深怕一點點動盪,我們現在知道了,咱們國家註定會是舉足輕重的大國,力量不容小視,所以應該有容忍不同聲音存在的肚量,但是怎麼容又是另一回事,絕對的自由化是不能容忍的。”

平老點點頭,又轉問齊一鳴道:“小齊同志怎麼認為呢?”

“三個代表這個東西提前拿出來是最好的,而且我認為最我當來說,代表群眾代表人民應該是最重要的。而且要想清楚,這種代表是真正為了人民,聽人民的聲音,而不是讓人民被代表。”

陳允笑道:“恐怕小齊同志以前對這種被代表的事情,恨得牙癢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