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賣導彈

白麪黑廝

  

..蘇爾坦親王自然不會以趙勁鬆的一面之詞而粗下判斷,這個武器大單因為太大,而且牽扯到了不少的事情,所以無論是購買哪一家的產品,他和他背後的沙特王室都必須謹而慎之地籌備和選擇。

“好吧,趙先生,您所做的推銷讓人印象深刻,我個人十分希望有一天我們沙特空軍能夠使用來自中國的先進武器,那麼今天的會談就到這裡吧。”

趙勁鬆起身向他行禮,臨行前他又神神祕祕地對蘇爾坦親王道:“親王閣下,我們希望在這一份武器交易中能夠跟一切的對手公平競爭,如果有人採用了什麼不法的手段,哦,比如說竊聽的話,我們一定認為是相當粗魯的,呵呵。”

他別有所值地結束了自己的話,然後向蘇爾坦親王微微頷,帶著隨行的人一起離開了蘇爾坦親王的行宮。

作為沙特王室中少有的幾個比較有能力的成員,蘇爾坦立即就明白了趙勁鬆的意思,他臉色陰沉地吩咐左右:“去,給我把整個行宮搜尋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於是王室的侍衛們和服務生們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在蘇爾坦親王的數處落腳地,包括私人別墅等**居所,找到了多達63個竊聽器和類似裝置,甚至還逮到了一個被英國人收買的服務人員。

蘇爾坦親王並沒有像趙勁鬆想象中的那樣暴怒,看著滿桌子的監聽裝置,這位親王反而顯得很淡定,他只是隨手指了指這些東西,對他的隨從道:“將這些東西送給我們的英國朋友,它們可以成為我們下階段很好的籌碼。”

隨從應下,又問:“親王殿下,我以為你打算選擇中國的產品了呢。”

蘇爾坦親王笑道:“中國人?他們只不過是最近才軍事力量崛起,而英國人已經在這個領域呆了很久了。嗯,客觀的講,我認為兩家各有所長,對於武裝我們沙特的軍隊,其實都是過於華麗的東西了。所以這個協議從一開始就不僅僅是武器交易本身或者國際政治什麼的,誰能給我們帶來更大的好處,我們才會選擇誰!”

這樣的表態無疑是在軍火貿易的競爭中相當有價值的情報,只不過英國人的耳目因為趙勁鬆的提醒而被斬斷了,反而趙勁鬆和他代表的勝華集團卻有著自己的情報來源。

此時的趙勁鬆坐在利雅得的豪華酒店的套房之中,半躺在舒適柔軟的大床上,手裡拿著一份機密的資料。這些情報自然是來自9527工程的,實際上就是幾十年後的普通新聞而已,但是幾十年後的新聞放在今天都是具有相當大的價值的。

根據這份被揭的八卦新聞顯示,蘇爾坦親王不僅在訪問倫敦洽談生意的時候享受了英國人的豪華接待,甚至包括性賄賂、豪車等一系列的誘惑,他的兒子班達爾還曾直接代表他收受了過三百萬美元的回扣,而這些僅僅是被揭出來的一部分而已。其實不僅僅是蘇爾坦親王本人,大量相關利益的沙特貴族和官員都在這個肥的流油的大案子中拿到了不少東西。

八十年代的中國企業走出國門的少,懂得用行賄作為公關手段的就更少了。實際上沒有一家跨國公司的屁股是乾淨的,從賣藥的葛蘭素史克,到必和必拓、bp這樣的能源企業,沒有行賄這種最有效、最直接的公關手段,他們根本無法在一些國家拿到訂單。每個國家的社會展程度不同,如同西方國家和一些達國家對於這種行為的打擊也是很嚴厲的,不過他們有自己的一套雙重標準,別人在他們國家行賄不行,他們到別的國家行賄就沒有問題。當然這也是相對性的,別被人查出來就好。查出來為了維護面子上的法律正當性和公平性,還是要給一點處罰的。比如說bae就在阿爾雅馬哈這個專案上摔了一跤,落馬了不少高管。

同樣的事情如果中國人來做,第一時間就不可能被人揭。這是體制問題,足以讓許多跨國公司們羨慕得沒話說。很多時候,中國對於自己對外的一些國有企業的支援,看上去卻不如到處幫助本國企業推銷的總統相們厲害,但是從體制上和心理上,國企都是天朝的親兒子,能不支援麼?

趙勁鬆告訴蘇爾坦親王英國人在竊聽他,也沒打算有什麼太大的效果,純粹為了把水攪得再渾一點。他對於拿下阿爾雅馬哈武器協議信心滿滿,也留出了心理餘地,不求全吞下,但求拿下一半。

扔下準備的資料,趙勁鬆拿起衛星電話往國內的總部打。

“老闆,早上好。”

“嗯啊,老趙啊,你那裡還是凌晨吧。”

“沒轍,總得就你的時間。”趙勁鬆呵呵笑道,然後簡短地向電話那頭的齊一鳴彙報了一下自己的行程以及談判的內容。

齊一鳴聽後微微點頭,道:“我個人覺得從英國人嘴裡搶食難度還是比較大的,不過你放開手腳,整個9527工程和總公司都會對你進行任何的必要支援的。”

趙勁鬆鬆了口氣,這個案子本身是他自己一力堅持要做的,齊一鳴能夠肯對於以後推進會有更大的好處。

齊一鳴也是很欣慰有人能這麼快就代入到軍火商這個角色中,他穿越前對於阿爾-雅馬哈協定不熟悉,只知道一個世紀協議的名字,並不清楚有多麼的有油水。他想了想後,對電話那頭的趙勁鬆說道:“你想的是很對的,沙特財大氣粗,是我們今後需要著力培養的出口物件。而且這個時候正是美國因為以色列的慫恿對沙特進行出口限制的時候,我們很有希望藉著這個突破口打入到沙特的市場中。嗯,你有沒有想過提前跟沙特人接觸賣給他們東風-3的事情?”

趙勁鬆一愣,想起了他在資料上看到的幾年後沙特人用35億美元在中國這裡買到的中程彈道導彈df-3的事情,他因為主要在檢索搶別人的生意,沒有太在意自己這邊本來就有的生意,所以放在了一邊,以攻克阿爾雅馬哈協定為主。

“老闆,您的意思是主動向沙特人接洽出售這種戰略級別的武器?”

“嗯,反正都是高度保密的事項,而且沙特的法赫德國王差不多這個時候已經有了想要購買彈道導彈的計劃了。你們銷售部可以做一份視訊短片,用來宣傳我們的軍事成就,裡面就插入咱們的彈道導彈,也許不需要你們主動開口,沙特人也會動心的。這事情其實也沒必要太過著急,因為肉基本上是爛在鍋裡的,早吃晚吃而已。”

趙勁鬆卻表達了不同意見,道:“如果沙特人真的那麼想要彈道導彈的話,我們完全可以把這個交易綁在戰機出售的交易上,賺取更大的利潤的。”

齊一鳴也不得不佩服,單單從較真這個層面上,趙勁鬆當軍火商的本事可比自己大多了,他回覆道:“這事情我幫你跟上頭彙報一下吧,先不必太過著急,看看上面有怎樣的判斷。哦,倒是還有幾項裝備你可以重點向沙特人推薦一下,比如我們的荊棘-2防空導彈。”

話說在對韓國的衝突中,除了中國戰機之外另一個大放異彩的武器就是海軍使用的荊棘-1防空導彈了,在遠距離上將敵機擊落,在這個年代是相當高的技術水平了,也有不少人對於這種導彈表達了濃厚的興趣。

荊棘-2導彈是荊棘系列導彈的第二種,但實際跟荊棘-1海軍版遠端防空導彈繼承性並不太大。荊棘-2實際上就是紅警2中的盟軍6基愛國者導彈,具現化以後也跟原版愛國者類似,實現了車載化。一輛導彈車搭載4個方形射筒,跟真身版愛國者很像,只不過導彈車採用了東風重卡,射管外形也有了變化,所以並不完全類似真正的愛國者系列。

這款山寨的愛國者系統比愛-1要強一些,略弱於愛-2,尺寸倒是比愛-1和愛-2稍小一點點,最大射程基本上與荊棘-1一致,為對有翼飛行器目標12o公里,射高22ooo米,飛行度5馬赫。荊棘-2系統可以攻擊飛機和彈道導彈兩種不同目標,主要採用高爆戰鬥部,整體系統軟體的執行性比起愛國者-1還是要好不少的。

嗯,齊一鳴也承認,推銷荊棘-2的私心也有,因為紅旗系列導彈他把所有權交給了其他幾個研究所,而荊棘系列導彈則屬於現在的勝華集團下屬的歌訊電通。

沙烏地阿拉伯也是對於高效能防空導彈需求最旺盛的國家,而這個時候他們的主要對手以色列正是愛國者的主要運營者,而且還是技術的參與方,為導彈展提供了不少的助力。與假想敵使用一樣的武器絕對不是太好的選擇,沙特又不能轉向毛熊去買傻大黑粗的s-3oo,而同時代再沒有其他選擇了。

現在齊一鳴橫空出世,不僅帶來了自用的紅旗-9系列,還有拿來騙錢的荊棘系列,沙特可能會選狂風代替飛豹,但是在愛國者和荊棘-2之間,選擇後者的可能性卻要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