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搗亂的BAE和熱切的達...

白麪黑廝

  

..已經將近聖誕了,不過在伊斯蘭世界的沙特並沒有感覺到像是在英國那樣濃厚的聖誕氣氛。主要負責接洽商討阿爾雅馬哈武器協定的英方bae系統公司的代表約翰衛斯頓甚至都快忘了聖誕就快要到了,他心情十分焦躁,以至於自己不斷地口腔潰瘍,而明顯西方人對於這種症狀的處理要生硬得多。

原本的歷史中,九月份沙特就已經跟英國簽署了一個意向性的合同,可是如今一直到了12月份,英國人還是沉浸在沙特人的太極拳中,不知所云。

衛斯頓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生了什麼,自從蘇爾坦親王讓人送給他軍情五處那幫蠢貨安置的竊聽器之後,衛斯頓就覺得事情麻煩起來了,隨後又有情報顯示來自中國的一家國有國防工業集團正在頻繁的接觸沙特國防部和軍方人士,甚至有不能確認是否真實的訊息顯示,已經有沙特空軍的代表前往中國,去考察在戰爭中大放異彩的飛豹戰機了。

衛斯頓生氣地將關於中國勝華集團寥寥無幾的資料和飛豹的相關情報狠狠地砸在了桌上,因為太少所以連個聲音都沒響起來。衛斯頓越想越不淡定,拿起電話來,對自己的祕書安排道:“給我聯絡國防部的那些貴族老爺們,如果他們再不行動起來,我們的天價合同一定就要打水漂了。”

祕書有些侷促地道:“赫塞爾廷男爵正在處理有關福克蘭群島駐軍的問題,恐怕很難抽出時間來與我們共同討論這個問題。”

衛斯頓大罵道:“他們有功夫讓mi5去竊聽,沒有功夫來討論一下如何讓中國人退出這場上等人的遊戲嗎?”

衛斯頓心裡知道,下令竊聽的人其實是撒切爾夫人,不管是相夫人還是身為國防部長的赫塞爾廷男爵,都在這件事情上下了不少功夫,但是現在他們面對了一個強有力的對手,一個讓他此刻覺得十分沒有安全感的對手,他不得不求助於政治層面上的人物,以獲得更多的籌碼。

作為武器行業的業內人士,他自然可以用上百個理由證實狂風是一款比飛豹更優的飛機,但同時他也能夠看到在飛豹這保守設計的身子中,蘊含了怎樣的戰鬥力。最直接的差距也正是,飛豹雖然服役時間比較短,也就是一年的時間,但已經在不同的戰場上證明了自己,而且被越來越多軍事專家所吹捧和研究的防區外精確打擊以及戰轟機視距防禦等種種概念,都從另一面證明了飛豹才是代表著將來戰機展趨勢的產物,而狂風則面臨巨大挑戰。

他也明白,飛豹跟狂風的差距絕對不是不可彌補的,類似於精確制導武器和視距射後不管的空空導彈,其實都能夠在更新後整合在狂風的身上,他對此深信不疑,到時候飛豹會的狂風也會,而狂風更成熟的設計則會秒殺飛豹這種在專業人士看來還很稚嫩的東西。

可技術問題不是他們這些搞銷售的或者是公司高管動動嘴皮子就能搞明白的東西,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的r-77到現在都沒有服役,美國幾個公司興高采烈地準備跟中國共同研究精確制導武器以及引進中國的pl-12,在數年之內,英國還真的不能給他們的狂風配備視距射後不理空空導彈和jdam這類武器。

他倒是想催一催技術部門,可是這類專案大都是bae跟美國公司合作的,跟生孩子一樣,光自己努力沒用的。

不過衛斯頓還是想了一個陰招,他交代祕書道:“不管怎樣,一定要給中國人找點麻煩,請通知一下外交部的人員,讓他們私下向中國人說,如果中國強行插入我們與沙特進行的合同中的話,英國無法保證香港能夠順利移交給他們。”

祕書聽了自己的老闆的話,不由嚇了一跳,道:“先生,這事兒太大了些吧?我們應該沒法處理,外交部很可能不會同意。”

“交給總公司的人去做,讓他們去搞政府公關,總之對中國的施壓是一定要到位的,不能讓中國人這麼容易就趕到我們的前面去!”

————

英國人在想盡一切辦法準備破壞中國與沙特的交易,而與此同時還有法國人因為中國人的介入燃起了新的激情。

事實上,阿爾雅馬哈協定一開始就有兩個主要的考察物件,英國和法國。在1984年秋季,沙特人一度對於達索公司研製的幻影4ooo十分感興趣。為了挽救頹勢,先是英國國防部長赫塞爾廷訪問沙特,然後撒切爾夫人不惜使用各種下作的行賄手段收買班達爾親王,最終才壓過了法國人一頭。

不過就剩下最後一里路的時候,程咬金中國人殺出來了,而且沙特方面也存了再用一個競爭對手跟英國爭取更好的條件的心思。怎麼說幻影4ooo都是沒有研製完成的專案,而中國人的飛豹已經有了不少戰績,所以對於狂風的威脅更大。

這場大戲已經從法國人跟英國人的對壘演變成了英國人同中國人的博弈,不過法國人絕不會坐以待斃,事實上他們採用了更直接的辦法,或者說更為新奇的手段,直接飛到中國,與中方進行合作談判。

齊一鳴對於達索的舉動還是很意外的,他之前大體瞭解了一下阿爾雅馬哈協議,也明白法國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是瞭解到阿爾雅馬哈協議最終花落英國,是他挺喜歡的另一型戰機幻影4ooo最終夭折的重要因素。

達索公司派來的是齊一鳴頗為敬重的世界知名設計師馬塞爾達索之子,也是一年後達索公司的掌門人,塞爾日達索。同時陪同塞爾日達索前來的還有另一位達索公司高層,查爾斯艾德斯坦恩。從規格上來看,已經是相當高階了,很難想像在第一次會面達索公司就派出這麼高階的核心人員與中方接觸。

與這兩位的會面是在之前傑奎琳買下的一處不知道是哪位滿清宗室留下的四合院中,經過一番整修之後也是古色古香,雕樑畫柱,亭臺香榭,就是因為冬季來臨沒有什麼花草。

似乎不怎麼適應京師冬天的寒冷,塞爾日和艾德斯坦恩都裹得厚厚的,他們看神情都比較嚴肅,沒工夫多欣賞一些中國的風情,與他們法國人的性格嚴重不符,不過從這齊一鳴也能推斷出,他們看起來是有比較緊迫的事情需要討論的。

齊一鳴親自為這兩位倒茶,現場只有一位外交部過來的翻譯,齊一鳴英語很流利,法語多少會一點,不過還是有一個翻譯在現場更好一些。

“齊先生,非常榮幸能夠見到您,我聽說您是中國最大的國防承包企業的主要負責人,也是引進格魯門f-14專案的主要推手,關於您連通伊朗中國美國三國,進行這種高難度的專案合作的事蹟在我們業內可是廣為傳播啊,我個人對您的才華和能力十分欽佩。”塞爾日上來就是一番恭維。

齊一鳴倒是淡淡地笑了笑,道:“過獎了達索先生,尊父是我在航空領域最為敬佩的設計師之一,而貴公司更是業內的龐然大物,都是我們需要學習和效仿的物件啊。”

艾德斯坦恩喝了一口茶,不知道是不是不太習慣中國人喜歡的綠茶,只是淺嘗輒止,他說道:“在世界經濟全球化趨勢下的今天,大家是需要互相學習的,達索有達索的光榮和強項,而我們的中國朋友也有著自己的優勢所在。在幾年前,我國曾經跟貴國進行了關於黃蜂等直升機專案以及一些導彈專案的合作,取得了極大的成功,我國工程師也對於貴國工程師的天分和敬業精神十分肯定。我想,也是時候進一步展中法兩國在軍備領域的合作了。”

不像是齊一鳴原本的時間線,這個時候的達索連提一提巴統這樣的東西的**都不存在,什麼人權之類的傷感情的話題也不願意提,在他們的眼中,中國就是非常好的一個市場與合作伙伴,如果能夠充分利用對於自己的成長大有幫助。事實上這些經濟至上的歐洲國家即便是在禁運的情況下也樂於不斷地向天朝出售類似擦邊球的軍民兩用產品,法國就為中國提供了大量直升機和導彈方面的資料和技術,德國直接就為中國的常規動力潛艇造動機,英國人也從不落後,航電方面的東西也沒少給。

最終被限制的其實就是美國自己而已。

齊一鳴也輕輕啜飲了一口香茶,微笑道:“我國也十分樂見與法國展開更多的合作專案,無論是軍工業還是民用工業。”這丫就是一個暗示,你們不管想跟我們搞什麼合作,都要在民用上給我們來點照顧。

塞爾日也很上道,連忙說:“讓我們看看我們能為中國做點什麼。”

“好的,我相信越多的合作,會帶來越多的成功。那麼,請告訴我,兩位好朋友,我們這次可以在什麼部分取得建樹呢?”

艾德斯坦恩從公文包裡拿出了一張大幅照片,擺在了紅木的圓桌上,齊一鳴只是隨意地一瞥,差點眼珠子都掉下來了,“幻影4o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