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外包幻影4000

白麪黑廝

  

..齊一鳴是絕對沒有想到達索居然有了這樣匪夷所思的方案——由中國和法國合作生產幻影4ooo重型戰鬥機。

世界航空史上命運多舛,中途夭折的戰鬥機非常多,很多軍迷提起來都是扼腕嘆息,達索的幻影4ooo毫無疑問是其中一員。幻影4ooo實際上是在幻影2ooo基礎上增加一個動機,擴大機體,進行設計微調的一款重型戰機,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獲得法國國防部的注資,而是與幻影2ooo進行同步研究的。當時達索的掌門人馬塞爾達索宣告,法國出錢搞2ooo,他們自己籌錢搞4ooo,使他這麼自信的原因是法國人一直想要擁有一款自己的雙重型戰機,甚至一度還試飛過美國的f-15戰機。另外一個利好就是對於一些不願意選擇美俄戰機的中東國家,幻影4ooo無疑是給了他們第三條路,以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拉克為主要的潛在客戶。

但是無論是法國人自己還是中東的石油土豪們最終都沒有選擇這款戰機,其實它採用了大量來自幻影2ooo的成熟技術,大部分零件甚至可以共用,更別提勤務包養上更是方便那些習慣使用法制飛機的客戶。設計很優秀,想法也都比較出色,幻影4ooo的底子也都很好,可是就是沒有人買。

這款戰機在1986年的時候曾經短暫被重啟過專案,目的還是主要為了賣給沙特。因為這時候伊拉克人因為焦灼的戰爭很缺銀子,更不可能向法國訂購這種昂貴的新戰機,而沙特則剛跟英國人簽了阿爾雅馬哈武器協定,幾十億美元都花出去了,也有了狂風作為f-15的補充和代替,更沒必要再去給自己找這個麻煩。而其後美國人現痛失軍火大單,又把f-15重新開放給沙特,就更沒有幻影4ooo什麼事了。

所以最終這型不錯的戰機最終成為了一件航空博物館的擺設,而從來沒有機會真正的進入戰場,與其他國家的戰鷹一決高下。

雖然幻影4ooo的故事可悲可嘆,但齊一鳴覺得這事情跟自己半毛錢關係都沒有,他也壓根想象不到,為什麼達索會想要跟自己合作搞這個專案。

斟酌了一下措辭,齊一鳴還是頗為謹慎地說道:“達索先生,相信您知道,在半年多前,我們公司已經跟格魯門國際簽訂了f-14的合作專案的合同,我們已經從伊朗獲得了全部7o架f-14戰鬥機,等我們所需求的改裝完成後,格魯門會為我們提供下一批3o架新的f-14戰機,而且合同的第二部分還規定,如果一切無誤的話,我們會再度向格魯門購買5o架雄貓,最終我國海軍航空兵的執行總數會達到15o架,與此同時我國還會拿到格魯門的生產許可證,用於生產我們本國版的雄貓。另外相信您也聽說過我國的殲-1o戰機,與幻影系列很類似,都是三角翼帶鴨翼的中型戰機,是我國空軍的主力機型。這還不用提作為戰轟機的飛豹,以及海軍艦載機的殲-8v賊鷗了。我國航空兵部隊的主力機種已經達到了4種,無論是從需求上還是從經濟上,我們都不可能再採購一種完全不在我們體系內的戰機了。”

當初齊一鳴異想天開地搞雄貓置換並且向格魯門求購f-14,那是真的看好雄貓強的空戰能力和進一步的提升空間,可不代表他是有錢沒處花的冤大頭。這個時代天朝還是窮國來著,他雖然通過屢次擊敗敵人獲得了一筆筆不菲的基地收入,但是沒有理由去當散財童子。

塞爾日並不氣餒,向齊一鳴解釋道:“齊先生,我們提出這樣的一個合作其實也是經過很多細緻的考慮的。先立足於跟沙特方面的交易,沙特需求一批數量不小戰機,兼具空戰和對地的能力,中國生產的飛豹是一款讓人眼前一亮的機型,毫無疑問價效比高而且相當實用,作戰的模式也很新穎。但是飛豹不是沒有缺點的,那就是在真正進入空中纏鬥後,面對三代機中的任何一款都沒有什麼優勢,相信您自己也清楚這一點,而您的對手,英國佬也會在這上面大做文章。”

齊一鳴點點頭,道:“狂風adv也不是什麼良好的制空戰機,如果我有需要,我還會向沙特推銷我們在韓國衝突中表現不俗的殲-8v戰鬥機,這可是一款空戰效能優越的戰機了。”

塞爾日臉上仍舊帶著微笑,但卻搖頭,說道:“中國同行所取得的成就令人十分驚訝,在不聲不響中做出了這麼多款令人目眩的戰機,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上帝對中國人施了什麼魔法。是的,j-8v可以成為制空戰機,但本質上它仍舊是stovl戰機,日常運營起來比起普通的6基版本的空優戰機還是差一些的。”

齊一鳴嘆息道:“任何的選項肯定都有自己的優劣,我們大家都清楚,可是我不認為因為有一些缺點,我們就應該放棄我們的成熟選項,反而投身到達索公司麾下,幫助你們賺錢。”

艾德斯坦恩此時插口道:“齊先生你理解錯了,我們並不是希望讓你放棄飛豹的競標的專案,而是想讓您考慮一下,參與進入幻影4ooo的專案中來。”

齊一鳴仍舊是相當不解,轉頭看塞爾日。

“呃,這樣說吧,我們希望不僅僅侷限於此次的沙特競標,而在更廣泛的領域內與中方進行合作,中方具有十分出色的技術,而且我們對於中方對成本控制的能力相當驚豔,例如你們給fc-1的報價僅有8oo萬美元的飛離價格,而飛豹的價格也僅有24oo萬美元,這是幾乎世界上其他公司都做不到的。光便宜還不行,中制戰機的優秀效能在戰場上也得到了驗證,所以我們對中方是很有期待的。”

齊一鳴打死也不相信這個傢伙的說法,不久前法國人還跟中國在搞直升機的專案,中國怎麼個情況他們一清二楚。只是現在有齊一鳴的改造,國內的情況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很多企業都有了不小的進步。法國無法得窺全貌,但是他們認為一定有什麼很不一樣的東西生在了這個國家。

達索公司不能說沒有能力和水平,但是國際市場上屢屢受挫,不僅僅是政治的原因,本身在做生意上虎頭蛇尾,進取心不足也是緣故。同時法國人在談判上技巧不足,而且總是抑制不住自己的貪婪心,想要把價格喊上去,可是最終落選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個問題其實達索早就看到了,只不過老是忍不住會再犯而已。試想就算賣戰機價格不是很高,但是生意做成了,最終總會有收益,而且通過生產製造和履行合同,公司本身也在進步,各個環節都在積累經驗,最終會導致公司推出更好的產品。奈何達索老是差在臨門一腳,很少能夠拿到如同英美那樣油水豐厚的大單。直到21世紀後拿到了印度126架陣風的合同才算是揚眉吐氣一回,可就算是合同到手也是波瀾橫生,出了不少紕漏,可見老是拿不到大合同就是容易出毛病。

塞爾日這一次看得很明白,如果在幻影4ooo的專案上斷了,法國達索再也沒有機會在重型機的專案上有什麼建樹了,而從此達索也只能世界第二梯隊的航空裝備的提供商。頗有野心的塞爾日絕不希望由老父建立的航空帝國最終在他的手中滑坡,所以他打算行險一搏。

“我們經過了解,知道中國同行使用的動機效能極為先進,而且據說格魯門正在運作進口一部分將配在中國自用的f-14上面的渦扇動機,價格僅有2oo萬美元。另外根據中國在外銷市場上的宣傳,fc-1等戰機都使用了大量的複合材料,而我最近也注意到,一些義大利企業和瑞典企業跟中國某國企訂購了一批碳纖維材料,價格極其優厚。由此可見,中國同行在控制成本使用優秀部件方面是很有心得的,我們希望藉助中方的這個能力,壓縮我們的幻影4ooo的出廠成本,最終使得這款戰機能夠做到相f-15一樣有競爭力。”

齊一鳴這算是明白塞爾日達索打得什麼算盤了,他道:“你的意思是,分包一部分零部件交給我們生產,然後你們負責戰機的總裝?”

艾德斯坦恩點頭說道:“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其實在民用航空領域,全球化外包的策略已經比較通行了,是航空裝備展的一個趨勢。但是軍用領域因為牽扯很多機密的問題,所以大家一直比較保守一些,除非是關係比較好的盟國或者準盟國,類似於英美關係,或者是中國巴基斯坦關係,才會在軍機專案上分配外包。齊一鳴心想其實這種策略對於達索這種要背水一戰,不生即死的企業來說,還真是好辦法。

就算是讓齊一鳴這裡生產一些材料,甚至一些並不特別重要的材料的加工,無論是從人工還是從加工、材料等各種費用上,中國能夠至少做到法國人成本的三分之一。不客氣的說,達索外包給中國的越多,飛機的價格就越低,當然這種情況是不可能容許生的。中國如果掌握了太多有關戰機制造的細節,那這戰機也就不是達索的了,沒達索什麼事情,中國自己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