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經濟起飛

白麪黑廝

  

..對英國的反擊自然是齊一鳴策劃的手筆,他是很清楚bae和英國政府為了得到這單生意動了什麼樣的手腳,而這些手腳都是見不得光的,十幾年後被曝光後,一系列的相關人員都受到了法辦。既然英國人想找麻煩,他就很聽話地給英國人點麻煩。

資料庫裡光新聞的內容就夠勁爆的了,而且比較詳實,因為那也是經過英國官方的調查而進行的報導,齊一鳴只是把這些訊息賣給那些渴望銷量的報紙和電視臺。

至於英國人怎麼頭疼,那是他們的問題。

他做這事很乾淨利索,用的是類似情報組織的接頭人的方式,並不是直接出面,所以也指摘不到中國政府和他自己的身上。

bae和英國政府遭此打擊,沙特人也必定會進行一番處理,更會對英國方面避嫌,那麼實際上最終唯一剩下的候選人只有中國公司了。

聖誕節前bae覺趙勁鬆沒有在繼續展他們的銷售計劃,是因為齊一鳴順便把拓展手機無線通訊的業務和網際網路的業務交給了他,希望他能夠幫助公司在中東地區進行拓展。其實就這兩項業務,極有可能是勝華集團比軍火還要賺錢的專案,傑奎琳在12月初的時候已經跟美國的幾大通訊服務商進行了初步的談判,at&t耗資1。1億美元向勝華旗下的安通通訊公司訂購第一批的無線通訊裝置,包括基站的架設等一系列全套服務。網際網路暫時被美國政府卡住了,他們還在權衡利弊,不過齊一鳴極為自信,這都是趨勢性的問題,那些通訊服務商不會在意技術是中國的還是美國的,只會看重裡面的龐大商機。這畢竟不是後世中美華為和思科互相在全球攻城略地的時候,現在美國還沒有無線通訊和網際網路的成熟技術。

通過一系列的民用企業的建設,光是勝華集團就已經拉動了二十萬人的就業問題,而且在幾十個城市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建設。除去齊一鳴主要搞的這個托拉斯式的企業,幾大國企也利用齊一鳴轉交的一系列技術開始了更龐大規模的擴建行動。

在剛剛過去的1985年,毫無疑問國內經濟改革和基礎建設的力度要遠勝於齊一鳴那個位面的1985年,根據基地的粗略計算,八五年一年天朝的gdp成長極有可能接近百分之二十,而接下來的幾年會進入更直接的高增長期,雖然齊一鳴並不接觸普通民眾的生活,不過從小女友江華燕的交際圈和親戚朋友那裡,一股蓬勃的思變潮流更在席捲天朝。新的一年的春天,國家將宣佈公民的合法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私有經濟是豐富社會主義經濟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等重要的提法,等於是進一步給民營經濟解套。

而1985年的下半年,全國範圍內爆了一場打擊官倒、打擊貪汙**的風潮,讓齊一鳴恍然覺得自己又回到了不打擊貪汙**就會亡黨亡國的586時代。這個大運動齊一鳴沒有參加,也不是他能參加的東西,據說是平太宗、陳允等元老直接牽頭搞的東西,政法委喬軾一手操作。

政局上的變化齊一鳴一直都在刻意迴避,在他來到高層內部兩股思潮互相傾軋還是比較明顯的,後來因為他釜底抽薪式地將後面三十年的歷史情況直接暴露在了幾大元老面前,一定程度上達成了更激進的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間的妥協。最起碼以齊一鳴所見,幾個格外保守的原本歷史上應該出現的大佬並沒有提拔得那麼快,本來八六年會出現枝節的胡躍的執政之路也愈加穩健。趙氏等一部分人似乎經過了幾個月的思想改造,雖然他們沒有接觸到真正的歷史,但是很明顯也得到了寬容。

簡而言之,按照齊一鳴的理解,高層已經不引人注目地完成了一次小小的變革,極左和極右的兩股勢力都被狠狠地削了一刀,只留下了持中派。改革的步子進一步地放開了,但也不至於開得像是蘇聯那麼大而那麼不靠譜。

這也是齊一鳴最覺得欣慰的一部分,當初他把歷史資料解禁給幾個最高層,也是忐忑了好久,害怕好心辦了壞事,不過最終證明的政客也是政客,只要是政客就會找到一個合適的方法妥協。那種鐵了心要硬幹亂來的,不是真正能夠持久的政治邏輯。

歷史存在慣性,歷史人物也身具自己的性格和堅持,但不意味著他們會抱著認定的東西一路走到黑。如果看到齊一鳴給出來的歷史展經驗還能夠視若無睹堅持錯誤路線,或者不對有遺憾的部分進行改正,那才是真的奇了怪。

一月的時候,齊一鳴在京師又面見了平太宗,這位老大人還是很親切地邀請他跟自己一起吃了一頓便飯。

吃過飯,平太宗邀請齊一鳴跟他在海子裡散步,這一天雖是冬日,但冬陽暖暖,讓人覺得頗為舒服,齊一鳴跟在身材並不高的老人身後,像是一個恭謹的晚輩。

“小齊啊,你過來這邊也差不多是一年的時間了,瞧這一年時間,整個國家生了多少的變化啊,這還僅僅是開了個頭,你居功至偉!”

齊一鳴還真的沒覺得自己是什麼有功之人,連忙推讓道:“沒有各位長的籌劃和支援,沒有上上下下那麼多同志日以繼夜的投入,光靠我能做成什麼,最可敬的人其實是大傢伙。”

平太宗揹著手點點頭,他旋即又道:“經濟改革方面的大方針可謂是最清楚的了,我們稍稍開展,一年之內所見到的結果就是這麼喜人,明年毫無疑問將會更加充實。體改委和農業部的同志預估,我們到1986年底,差不多就可以慢慢放開配給制的老計劃經濟路線了,新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能夠全面上路,糧票這種東西就會退出人們的視野了。”

齊一鳴露出了微笑,農業方面雖然他能夠幫忙的不多,但是國家還是很給力的,八五年全國的農副產品的產量比真正歷史中提高了百分之四十左右,齊一鳴提議大力推廣的集約化農業也受到了一致的重視,效益已經能夠看到了,在新的一年將會在全國更大範圍內的展開。

齊一鳴所謂的集約化農業先建構在領先的農業技術上,資料庫中存放了大量公開的農業生產論文,這些都不是什麼機密材料,反而比工業資料要多要翔實。比較典型的大棚蔬菜種植技術是放在位推廣的,不同的地域因地制宜也開始種植一些高附加值的農業產品,養雞場一類的畜牧農場也隨著技術推廣和直接指導外加齊一鳴和國家雙重的資金扶住蒸蒸日上。

中國工業展關係到強國,而農業展毫無疑問關係到民生。蘇聯的工業很強大,但是因為在輕工業、農業等部分的瘸腿,導致越到後來越無法滿足居民需求,再加上地圖腦袋的妖言惑眾,自己把自己玩殘了。中國也有多年是參照蘇聯模式,吃工農業的剪刀差,無論從情理上還是從國家經濟展上,齊一鳴都不希望這種情況繼續出現。

高新高能的工業要搞,農業更要搞,所以實際上齊一鳴在過去一年投入在農業裡的精力和資產絕對不比工業少,而農業的見效也比工業快得多,所以從這個冬天起,京師的市場上能夠看到除了大白菜之外的幾十種新鮮蔬菜了,豬肉、羊肉、雞肉的價格也有所下降,雞蛋更是便宜得讓人難以置信。

齊一鳴在農業生產上有著絕對精細和龐大的計劃,按照他的盤算,可能到1988-199o年時,農產品可能就會出現相對過剩的情況,於是大批量地食品加工產業就需要被建造起來。生產午餐肉、水果罐頭、零食、飲料等其他的食品加工業,以及可以被用來作為工業原料的農產品加工,主力將分配到新一波崛起的普通民營企業身上,同時積極拓展出口業務也是相當關鍵的。

平太宗這個時候頗為憧憬地道:“歸根究底還是要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啊,不管怎麼說,衣食住行都要有保障。小齊啊,因為咱們國內這麼高的展,用電上已經出現了潛在的巨大缺口,這個冬天幾百個地市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拉閘限電,電力口的同志們已經集合起來準備要打一場電的大會戰了,恐怕還缺不了你的幫忙。”

齊一鳴嗯了一聲,這種情況早在他的預料之中,他也有所準備,“我聽說了這事情了,因為達裡諾爾和大連兩個基地的原因,我這裡建的電廠可以直接上網送電,所以東北和平津一帶情況會好一點。另外他們在討論採用什麼樣的電的問題,火電毫無疑問我們有煤,不過汙染太嚴重,風電、潮汐能、地熱這一類的新能源,其實多少存在技術吸收的問題。如果我跟沙特的交易談成,我們會在今後有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地輸入,用來電也是不錯。倒是我有比較完善的新火電技術,汙染很低,技術很成熟,第一座試用電廠11月份的時候已經在試運行了。所以我們會以這種新型火電為基礎,利用我們煤炭和石油的優勢,另外一部分磁能電廠也會建立起來,但因為磁電是具有戰略性價值的電廠,我們的保密工作要一定搞好。”

平太宗笑了笑,道:“你們有了打算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