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盟軍火電廠

白麪黑廝

  

..電廠可謂是紅警基地中唯一不做數量限制的建築,而基地本身就是一個用電大戶,為了滿足兩個基地本身的用電,至少需要耗費掉一整個京師市區的耗電量。

對齊一鳴來說這也不算什麼問題,電廠造的快,而且裝機容量也很大,所以很早的時候齊一鳴就現了基地的富餘電量,可以直接接入國家電網,然後滿足需要缺電地區的用電問題。

不過基地就那麼大,為了保密齊一鳴也不想讓普通人現城市邊緣的電廠居然是完全不需要靠人員操縱的,所以確定為民用的電廠,他主要以地下化的方式將電廠蓋在地底下,一如葫蘆島的基地那樣。

在21世紀之後,天朝仍舊是一個缺電國,問題主要在相對缺點上,一些經濟達的地區,人口稠密而且生活條件好,對於生活用電的需求大,而工業區更是電老虎,以至於天朝幾乎沒有一年是不拉閘限電的。在三峽、大亞灣等大型電力工程尚未投建或者投產的現在,普遍性缺電是天朝的重大問題。

齊一鳴手裡沒有多少核電的技術,作戰實驗室建成之前他是沒辦法上核電了,而他帶過來的公開資料中能夠吸收的也比較悠閒,核電這種高技術工業領域需要的基本上是全工業體系的突破,現在國家雖然在大規模技術改造,但完全消化吸收一些技術還是需要幾年時間的。

新能源利用上,也是同樣缺乏技術,或者是技術有,但是還需要一段時間吸收。於是齊一鳴能夠仰仗的最大電利器,只有盟軍的火電廠和蘇軍的磁電廠這個了。

盟軍火電廠主要是設計一系列高效率、熱電聯產、清潔煤等新技術,在天朝的土地上算是最接地氣的一種電廠了,能夠利用起國家比較大量的煤產量,而且單位電量也比傳統火電高的多,更不用說這種新型的火電廠的排放量,簡直都不像是一家火電廠。

主要的技術裝置仍舊是由基地進行提供,一部分主力工程師也由紅警工程師擔任,第一座這種型別的電廠在1985年末以及建成投產了,當時齊一鳴還在處理有關韓國事件的後續,沒有前往參觀,這一次在受平太宗的囑託後,他親自來到了建在魯西北某地新電廠。

電力部門是個大利益聯合體,水潑不進、針插不入,好在齊一鳴是純粹的技術提供方,並沒有去瓜分電力的一點利益,甚至連工程師的車旅費都沒讓他們掏,所以電力上的大小頭頭們都看齊一鳴比較親切。

在一眾齊一鳴連名字都沒記住的領導們的陪同下,齊一鳴還是第一次像是中央來的長一樣視察了一遍國家電網搞的這個電廠。

“我們的新電廠完全採用了國家提供的新技術和新模式,裝機容量甚至相當於我們這邊十幾個大小電廠的總和,而且遵循國家環境友好型生產的方針,實現了低排放、低汙染……”

齊一鳴聽得耳朵嗡嗡的,這一套沒有營養的什麼官式言論他聽得很沒有意思,不過廠房之中那巨大的電機還是讓他產生了不少興趣,因為是直接來自基地的產物,所以看上去比起其他的裝置顯得先進得多,最起碼外型上就比仍舊是傻大黑粗的其他配套裝置好不少。

齊一鳴隨口問:“技術驗收得差不多了,下一步新電廠什麼時候搞?”

一位領導搶著答道:“我們的2號廠和3號廠已經開始投建了,因為國家給予的金融支援,我們今年一年,要全力在全國範圍內再興建3o個這樣的新電廠。倒是電廠投產得比較快,不過電網建設還是除了一些問題,可能會造成有電沒法往外送的尷尬局面,我們電力部門已經動員起來,要再打一場電力展的大會戰。”

“大會戰”是天朝舉國體制下的產物,當年不少重大工程都是這麼搞出來的,體現了本國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不過在這些年已經不怎麼提這個事情了,小處著力反而更多一些。結果在齊一鳴橫空出世後,給不少人帶來了希望,於是有一部分人就雄心勃勃地想要復興這種會戰體制,非常典型的就是重工業行業,齊一鳴定期提供的一批工程師以及裝置,被利用起來,然後上頭就會出限期搞定的行政性目標,下面人就不得不熱火朝天地進行猛拼猛幹。

有一位領導這時候又感嘆道:“雖然技術很好,但是咱們國家畢竟太大了,一年三十座新電廠,國家仍舊有十分龐大的電力缺口,工業用電還好說一點,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市面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電器,我們判斷以後生活用電很可能趕上來,給我們電力造成更大的負荷啊。”

齊一鳴笑了,道:“你可不能因為群眾要用冰箱、空調而不給他們送電啊,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建設四化的重要標準,小平同志的講話裡明確提到的東西,既然需求在那裡,就只能加快建設力度了,雖然昂闊步進入**這話可能顯得左傾了,但是昂闊步進入現代化的小康社會倒是沒有太大問題。電力上的同志還是要做好思想準備的,電力跟不上直接制約我國的展,你們就是國家經濟展的燃料啊。”

這不是什麼好比喻,但是一群大小頭目們也知道自己肩上責任重大。

火電的建設主要還是集中在北方這些產煤的地區的,而經濟達南方沿海一帶就比較麻煩了。電力部門倒是有在安排福建東南一帶水能資源比較豐富的地區建立一些小型的水電站,從山西經極大鐵路幹線出來的煤炭也能接濟一下這些地區。而齊一鳴為其安排的主力電廠則是蘇軍的磁能電廠了。

紅警中的蘇軍一直以特斯拉技術引以為傲,不僅有著磁暴線圈這類攻擊性武器,而且電力也是靠磁能提供的。按照齊一鳴原本的時間線,磁能電仍舊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甚至說這是違背能量守恆定律或者沒有開價值的都有,不過在紅警基地中,雖然裝機容量比不上普通的盟軍火電,但一個大叢集式的磁電廠同樣可以提供大量的能源,並且造成的汙染近乎於無。而一旦開始運營,幾乎沒有什麼太多需要的燃料。

對於天朝而言,展磁電是具有最大優勢的。那就是作為世界第一大稀土產地,中國出產大量的如釹鐵硼一類永磁鐵,這些都是建造磁電廠的重要原料。實際上以現階段甚至三十年後人類的科技能力,齊一鳴認為都是不可能掌握大型的永磁電裝置的製造能力的,但基地恰恰能夠為齊一鳴提供這些裝置。

與盟軍火電展不同的路線,齊一鳴沒心思把磁電廠交給國家電力的人掌管,他們一不可能掌握其中的技術奧妙,二還存在洩密的危險,所以齊一鳴打算將這部分電工程交給自己手下的人去做。

他選擇的兩個電叢集的廠址一個位於長三角、一個位於珠三角,正是兩大中國展的重要經濟帶,也是用電荒長期困擾的地區。仍舊是採用地下化的手段,將這些磁電廠放置在地下,然後向地上的城市、工業區進行輸電。

只不過為了達到這些生產目標,齊一鳴少不得一通折騰。他不得不把mcv從葫蘆島開出來,然後跑到長三角和珠三角的既定地區,將mcv放下,然後排下生產日程,造出幾十座電廠來。這是個比較長期化的過程,齊一鳴心知肚明,只能按部就班地去做。

齊一鳴認為,讓經濟蓬勃展除了政策面和資金的投入,基礎設施建設也是很重要的。後世天朝之所以能夠成為世界工廠,一直霸佔投資環境最好的國家寶座,除了人力、政策等優勢,完備的基礎設施建設也是重要的籌碼。對比印度、東南亞國家,如同人力、資源、市場等優勢他們也有,可是為什麼一直展的不如中國快,究其主要原因還是基礎設施建設不足。

交通、電力、通訊這三部分是齊一鳴認為應當著力去搞的。

除了電力之外,交通的部分同樣有著雄心壯志,不僅相當多的新鐵路、高公路進入了籌劃之中,甚至有一部分“眼界高遠”的鐵老大成員,下決心要十年之內進入高鐵時代。這個齊一鳴都覺得挺虛幻的,不過想一想差不多不少西方國家也是九十年代開始高鐵化的,倒沒有度那麼快,比起綠皮車是要強不少。

經濟方面的內容包羅永珍,又複雜十分,齊一鳴雖然偶爾給一點建議,但是不可能全盤進行指導,相信也有很多人不希望看到他插手進來。倒是軍工這方面的一畝三分地齊一鳴因為耕耘不少,現在坐得越來越實。

電力視察之行結束後,齊一鳴剛準備找江華燕過一個八十年代的春節,結果西飛的人一個電話通過中航工業總公司把他叫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