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飛豹完全三代化魔改

白麪黑廝

  

..齊一鳴在到西飛之前並沒有告知為什麼邀請他前去,不過去了之後才徹底震驚了。

西飛現在可謂是諸飛機公司中最忙的一家了,也是分走齊一鳴的紅警工程師最多的一家公司,不僅他們要完成飛豹的消化吸收工作,還要完善從運-8、運-9、運-12、運-2o等多型運輸機的生產工作,另一頭還有如預警機、加油機、反潛機等特種飛機的研製吸收,忙得真是四腳朝天。

在得到齊一鳴給出的各種技術資料的國企中,進度最快的當屬一重、二重這些重型工業裝置的研企業,他們有一定技術儲備,而且仿製的難度相對較低,再有紅警工程師把關,已經開始為不少企業提供大型壓力機、冶煉裝置等。排在之後的是617廠這個進取心十足6軍裝備企業,他們生產的犀牛坦克已經開始交付他國使用,而在此基礎上他們已經開始著手輕型坦克灰熊和mbt-2ooo大改版犀牛ii型坦克的研製。

而西飛一直不顯山露水的,可是這一次把齊一鳴的眼珠子都快要給驚掉了。

他們居然自己把飛豹給魔改了。而且他們還是在空軍的支援下,進行的這項工作,齊一鳴之前幾乎都沒有聽聞這個訊息。

一大批有著十足技術經驗的紅警工程師帶著原本西飛搞飛豹的工程技術人員,從一開始就不滿足於照葫蘆畫瓢地搞飛豹,空軍裝備部也很早就下了關於修改飛豹以區別於海航版的技術要求。飛豹從降生就帶著很明顯的海航的特色,其主要作戰優勢,也在於能夠掛載多種反艦導彈,低空掠海突襲大型敵方艦隊,而其比較保守的設計在比較複雜的地形天候環境下,對空軍來說就不是那麼趁手了。

從齊一鳴那個時間線中飛豹的服役經歷就能看出,飛豹進入海航後,正是當打悍將,而在空軍麾下曾三番五次出過重大事故。

一開始空軍裝備部希望西飛能夠把飛豹做成雙座並聯的戰鬥轟炸機,有可能的話再加一套可變後掠翼的系統,改善其中低空的效能,改用更好的動機以提高載彈量和航程。這乍一看就是模仿蘇-24去的,而且以齊一鳴的評價,就是逆時代而動。他承認設計上飛豹有很多問題,但是防區外精確打擊才是以後戰轟機展的唯一出路,有人居然想退回去搞雙座並聯和可變後掠翼,實在是匪夷所思。

不過這種要求在齊一鳴給空軍提供了第一批後被叫停了,作戰半徑35oo公里,帶彈12噸,可掛6枚射程2ooo公里的長劍-1o巡航導彈,而且長劍-1o還具備搭載核彈頭的能力,於是空軍很明智地認為再搞雙座並聯、可變後掠翼的飛豹沒了意義。

空軍手裡經費不少,人員進行整編裁撤之後也覺得比較富餘,留在手裡也沒意義,於是不安分的空軍裝備部再度向西飛下了第二份的空軍版飛豹的改進方案,目標仍舊是區別海航飛豹,具體意義何在讓人存疑。這一次空軍時髦了一些,要搞雙重任務重型飛豹。

海航在八六年一定會開始裝備重型空優戰機f-14了,齊一鳴關於空軍版的重型制空戰機還處在虛無縹緲之中,殲-1o強悍而包打天下,但畢竟身板小了點,跟f-14相提並論還稍弱了一頭,不願輸氣勢的空軍沒實力重新展一款新型重型制空機,但藉助飛豹平臺魔改一番,應該不成問題。

雙重任務戰機什麼樣,原來西飛的工程師們不曉得,於是去請教最近加入公司的那些紅警工程師。紅警工程師們直接從資料庫裡把f-15e和蘇-3o的部分資料給掉了出來,擺在大家面前說,這個就是雙重任務戰機。

西飛總經理黃大維如獲至寶,立即拍板道:“就比著這兩種飛機,咱們改飛豹!”

要改雙重任務機,幾乎是把飛豹剁碎了重新整一遍,工作量相當大,不過西飛眾人的勁頭也很高,專案進行得比較順利。

我國朝工程師逆向工程和山寨的本領相當強悍,以前是沒有模仿物件,所以起點較低,現在一群大小工程師們比著f-15e和蘇-3o魔改飛豹,雖然聽起來相當可笑,但是人家還真的辦到了。很多人都覺得什麼放大機體、嫁接飛機部件是對工科、工程學的一種嘲笑,但實際上這種事屢屢生。遠的不說,就說f-2o虎鯊戰機,其實就是這種嫁接產物,而已經不可能在這個位面出現的七,實際上也是殲-7嫁接其他飛機的打算。

先一眾工程師把飛豹的中扁腦袋給調整大了一些,座艙蓋也換成兩胴式,提高飛機視野。基本型甚至把後座也給取消,側視上看座艙生了比較大的變化,顯得更加豐滿。另外又把f-15e的可調外壓式四波系進氣道安在了機頭的兩側,機翼仍舊是上單翼,但因為採用了竟不穩定佈局而取消下反角。更加沒節操的是,因為原版飛豹機翼翼根帶填角、外翼帶氣動扭轉、翼刀加前緣鋸齒等十分保守和落後的設計,新魔改飛豹的機翼基本上就是嫁接了蘇-3o的機翼,但大面積垂尾也改成了兩隻九十度的雙垂尾,平尾面積也增大,改為全動式,近乎一切是為了氣動性。新的氣動外形在齊一鳴看來多少有些畫虎不成反類犬,蘇系戰機優異的翼身融合沒有吸取進來,也沒有f-15的固定彎度的前緣錐形扭轉,算是比較穩妥實用的設計了。

兩臺斯貝動機被拋棄,直接換上了兩臺s-1od。另外在機腹位置上的修改比較大,這是因為山寨工程的大師們又把f-15的掛架設計給融合上去了。進氣道下佈置了兩個輕載掛點,主要掛吊艙用,進氣道兩側也貼上了一對鼓包式的保形油箱,上面一共安了6個輕載掛點,主要掛25o公斤級以下的各種武器。進氣道中央是掛副油箱的過載掛點。兩隻主翼靠近保形油箱的下方也是過載掛點,配合複合掛架一般可以掛一個副油箱外加兩枚空空導彈。因為魔改飛豹有翼尖掛架,那裡也可以掛兩枚短程空空導彈。

這種近乎全抄f-15e的掛彈佈局,比起海航版的主要並列掛翼下的佈局,串列掛載阻力要小很多。不過相對來說,掛大型的反艦導彈還是海航版的飛豹更強一些,基本上這一型新魔改飛豹主要在對地攻擊時是掛載5oo公斤以下的中小型制導炸彈,而不是為了掛載反艦導彈設計的。

換動機,換掛彈佈局,改動氣動,增添保形油箱等改進,直接使得新的飛豹最大航程達到了42oo公里,最大掛載達到了1o。5噸,最大空也達到了2。2馬赫。更大雷達也為新飛豹提供了更大的航電系統改進空間,本來有想法裝跟殲-1o一樣的aesa,不過考慮到成本問題,原型機採用了國產的1474型全天候多用途多普勒脈衝雷達,針對rcs=5平方米的目標,上視探測距離18o公里,下視11o公里,引數上不比f-15使用apg-63差多少。據說原本西飛還打算藉著沈飛改進f-14這股東風獲得休斯公司更強悍的ag-9雷達,但是仍舊是經費滿足不了,還是選擇了1474雷達。好在因為基地產新雷達的電子水平比較高,數字化程度也更好,在反應上要比現在的apg-63譜系的雷達快一些。

當然,因為改動過大,使得魔改豹如同新飛機一樣,被打回了風洞,什麼東西都要重新來一遍。好在一群紅警工程師的水平比較高,而紅警基地帶來的一些技術也都很成熟,從航電到飛控系統,動機到武器系統,都是現成的東西,不需要設計人員們再進行什麼樣的摸索,出現的大都是比較容易改進的小瑕疵,沒有出現原來飛豹從設計到完成中那麼多的波折。

由此可見,在航空工業上,技術儲備和研經驗是非常寶貴的財產,有了紅警基地提供的一批技術人員和大量儲備性資料,國家的航空工業能夠快形成一套規範,也凝聚出一套自己的模式。

由於大量設計來源於山寨,再加上無紙化、全數字的設計環境,所以從新設計圖做出來到原型機做出來中間只花費了七個多月的時間,齊一鳴也不得不為西飛一眾設計師們的效率驚歎不已。

當齊一鳴來到閻良的試飛機場見到了這架代號“飛雲豹”、型號殲轟-7b的魔改戰機,心底裡對於紅警工程師們的強大才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

豹b看上去跟豹a幾乎找不出什麼類似的部分了,外型上已經是標準的三代機氣動外形,保守什麼的概念也都被丟在了腦後,甚至不知道是哪個缺心眼的給這架原型機塗上了一身豹紋的塗裝,看得齊一鳴一陣陣蛋疼。

原型機的試飛很順利,這架豹b騰空而起後,起落架不收起的在空中簡單地做了一些常規性的機動動作,看上去比較流暢,也沒有出什麼太大問題。齊一鳴也覺得這架飛機基本上就是一群人拿著已經成熟的技術拼出來的東西,說全新算不上,進度也會比較快。

只是齊一鳴沒有料到,技術上難度不存在什麼,其他的方面上卻鬧出了新的妖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