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飛速定型

白麪黑廝

  

..空軍這位參謀不是飛行員出身,戴著一副金絲花邊眼鏡,他推了推很細心地向齊一鳴解釋道:“按照空軍整建計劃,七大軍區每一個軍區都保證一個戰力最強的三團編制的航空師,然後各軍區按照需求再配屬小規模的航空師。所以空軍主戰飛機將在今後一段時間內維持在1ooo架左右,其餘的都是後備力量。”

這種局面也挺無奈的,明明飛機不少,但是全部執行起來花費巨大,空軍吃不起,所以相當一部分將會被留下來封存起來。

這時候旁邊的李敬咂咂嘴道:“你們空軍真厲害啊,我們海航飛機不夠用,你們倒好,還有一部分要封存,不行,我得給你們領導提意見,你們既然要換豹b了,豹a我們用得上,都一氣兒轉給我們吧。”

空軍參謀官比海航司令低,不敢明著反駁,只是道:“豹a裡我們的電飛豹型號是要保留的,作為我們空軍的電子戰飛機使用。”

李敬笑了,“你們的電飛豹充其量也就是五六個個大隊的樣子,加起來也就是幾十架,可是飛豹你們總共有四百多架,我們海航只有二百來架,既然如此你們轉給我們三百多架應該沒問題吧。”

空軍參謀還是道:“豹a我們空軍是要當強擊機用的,幾個強擊師都需要列裝豹a。”

李敬眼珠子一轉,覺得跟這小參謀講也沒有什麼大用,索性閉口不言,回頭到國防部裡頭去說。

其實他海航也用不了這麼多飛機的,海航縮編後現在共6個航空師,將來還要有15o架f-14入役,現在還編有48架殲-8v,2oo多架豹a,今年還向沈飛訂了12架殲-8v,所以要來3oo多架豹a他們還是用不過來的。不過這資產不爭白不爭,拿到手裡不用自己捂著心裡也舒坦。

齊一鳴坐在旁邊倒是想了一些別的事情,今年空指部已經無需全負荷地運轉了,海航用了一年的時間就基本編滿了所需要的戰機,這一個年度的基地空指部生產計劃主要集中在殲-8v上。因為沈飛那頭的f-14今年也會正式進入海航,所以沒有多少架戰機需要基地生產。空軍還有幾百架殲-1o需要製造,後面則是豹b被安排進來,但是一年時間也全部完成無虞。

接下來可能生產任務主要傾斜向特種飛機、運輸機之上,但數量也是有限,恐怕到1987年之後,除非空軍海航還想搞這種儲備封存,他完全就不需要再製造些什麼了。

本意上齊一鳴也不希望讓基地佔據太多的份額,因為他造的越多,幾家航空工業公司造的就越少,對於他們的展是一種戕害,所以齊一鳴才那麼熱心為他們去尋找國外的商機。

————

阿爾雅馬哈武器協定上波瀾驟起,本來很有競爭力的狂風戰機因為英國自己深陷醜聞,居然現在成了沙特人避之不及的選項。而法國人這一次居然也捲土重來,他們的幻影4ooo拉上了中國的合作生產商,將價格降至了3ooo萬美元,只不過現在的中法合作版幻影4ooo還只是紙上的圖紙,實際上勝華集團還只是跟達索公司大體敲定了哪些部件是可以由中方生產的,而重新組裝的新機型還沒有製造出來,現在來看是一個海市蜃樓而已。

比較有趣的是中國人的部分,趙勁鬆作為談判代表一開始給出的是48架殲轟-7a飛豹+24架殲-8v賊鷗或者48架殲轟-7a飛豹+24架fc-1梟龍的組合。不過沙特人覺得stovl戰機沒有什麼太大必要,而梟龍也太輕不夠顯示沙特人財大氣粗。另一面,因為巴基斯坦初步確定會大量採購梟龍,所以中方同意他們獲得一部分梟龍部件的生產能力,如果採購總數過6o架,中方同意出售給巴基斯坦一條總裝線。於是巴基斯坦人也很希望沙特能夠採購梟龍,從而能在合同中參與一下,沙特本身也跟巴基斯坦交往很親密,所以這也是一個備選選項。

其實在原本時間線中,大約在2o14年,沙特也對fc-1表露出了一定興趣,原因是比較綜合的,一是變相對傳統伊斯蘭盟友巴基斯坦進行支援,二是因為頁岩氣、茉莉花革命、敘利亞內戰等複雜原因沙特對於美國態度有所轉變,沙特希望跟中國這個新崛起的大國經營關係。

到現在,趙勁鬆又代表中方提供了新一份的合同選項,72架飛雲豹重型戰機或者48飛豹+24飛雲豹的複合合同。

仍舊在沙特親王的行宮中,蘇爾坦親王拿著趙勁鬆送上的新的資料頗為驚訝,道:“貴方為什麼又突然提供了一種新的機型呢?這款飛機是比你們的飛豹更好嗎?價格居然提高到了28oo萬美元。”

趙勁鬆笑著答道:“這款飛雲豹實際上就是在飛豹的基礎上改進而來的重型雙重任務戰機,既有對地攻擊的能力,也有制空的能力,與現役美軍f-15和蘇軍的蘇-27在伯仲之間,是我們新近開出來的機型。”

蘇爾坦親王訝異道:“那麼為什麼之前沒有拿出來呢?”

趙勁鬆可不會告訴他,這款戰機實際上在現在都沒有定型,不久之前才剛飛,他只能瞎扯道:“這款戰機是我們新近才開完成的,本來因為戰力過於強大,我**方下了禁止出售的禁令,而因為我國空軍的預算有限,所以無法大量採購,造成了研企業的不滿,所以這個軍售禁令在不久前被解除了,我們的企業也獲得了向貴國出口這一我國航空工業最高成就的產品。”

這個解釋合情合理,蘇爾坦親王不由點點頭,一開始美國的f-15也不是能隨便賣的,就如現在因為以色列人的動作,沙特就失去了繼續採購f-15的機會。

“你確定這款戰機能夠抗衡f-15?”蘇爾坦親王熱切地問道,這個問題的指向性很明確,以色列是沙特的主要假想敵,而以色列的主力戰機就是f-15,沙特手裡有62架f-15,大致瞭解對手的水平,如果再有一種對手不瞭解,但卻比對手強的戰機,那真是再好不過。

趙勁鬆又拿出了自己屢試不爽的論點:“效能上我們的豹b與f-15沒有太多區別,動力同樣強勁,機動一樣迅捷,不過我們的豹b裝備了pl-12導彈,在空戰時對比f-15將會有更大的勝機。”

這真是一招鮮吃遍天,誰讓這時候無論是aim-12o和r-77都沒有服役呢。

蘇爾坦親王滿意地點點頭,因為收受賄賂的事情,他現在也是比較焦灼,希望儘快地敲定這一次的軍購案,英國那邊他已經是深惡痛絕,法國還是處於不靠譜的階段,看樣子中國人已經把最好的飛機都拿出來了,誠意是足夠了。

“那麼,我希望能夠儘快親眼看到貴國的這款先進戰機,請您跟我國的空軍事務人員接觸一下,敲定一個可以成行的日期吧。”

趙勁鬆嘴上滿口答應,但是心裡還是沒有底。他可是知道所謂已經開完成的豹b,實際上並沒有真的定型,只是剛剛飛不久而已。所以他不得不在離開親王行宮之後,連忙往國內去電話,交代必須快把這件事搞成。

齊一鳴在國內接到信以後,也是立馬來到達裡諾爾督促西飛的工程師們加緊工作。數日的功夫已經有多架原型機開始了試飛,總體的試飛進度還是以驚人的姿態進展著的。因為有基地這麼bug的存在,所以從一開始的試飛就是以極高的標準在進行的。

在來到達裡諾爾的第一週以內,來自紅警基地的試飛員就進行了強度極為恐怖,甚至可以說是不要命的試飛。而就是在所有工作人員拼命的工作中,他們在第一週之內就把戰機的基本引數給飛出來了,而這些引數也隨著趙勁鬆被呈報給了沙特方面。

而後續一些難度比較大的試飛科目,如低空大表、單故障重啟、失試飛、尾旋試飛等,雖然很困難,但也是儘量能上就上,排除有可能存在的一切問題。

齊一鳴心知肚明,飛機只糊弄過沙特人來參觀的親王沒有用,接下來沙特空軍的人肯定會對飛行進行體驗,即便是沙特人傻錢多,也不可能不進行確切瞭解之前就倉促決定購買。好在無論是紅警工程師還是紅警試飛員在這個領域仍嫌貧瘠的時代,都是具有專業精神和經驗的高階人才。以試飛員為例,除了飛行技巧和膽魄以外,對於飛機一定有極強的洞察能力,能夠現問題並協助提出問題的改進方案,或者指明一條改進方向,這一種試飛員才是最好的試飛員。

有了這些專業人員近乎拼命的協助,才有豹b高成型的進度,也有了在三月末的時候,在沙特方面派出考察團來華之際,對於這款新戰機的交口稱讚。從豹b飛到以武器系統測試結束,整個試飛過程僅花了二個多月,而齊一鳴則統共動用了35名試飛員,多達29架原型機參與這個專案,除了西飛的人員又調派了各公司幾百位技術人員協助。

這也算是另一種形式上的集中力量辦大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