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地底人銀月族

淺小二

  封星淵中,牧馮帶著秦非一層層的向下走,每一層的星晶顏色都不一樣,每一層妖獸的強度也不一樣

秦非本以為牧馮是帶著他來歷練的,會讓他出手對付那些怪物,但是實際上一路上攔路的妖獸都被牧馮殺了,秦非連劍都沒用拔出來,這讓秦非感覺非常奇怪

兩人就這樣一路來到了地下12層中通往13層的通道,12層通往13層的通道不知為何非常的長,一直通向下,通道中四處都是幽藍的星晶

就這樣一直走了不知道多久,秦非總算是看到了前面的出口,他趕緊快走了幾步,從出口處衝了出去,踏上了13層的土地,只是眼前的景象讓他再次被震撼到了,他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景象說不出話

“愣著幹嘛呢,走啊”

牧馮從秦非的身後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秦非轉頭看著牧馮,一臉難以置信的問:

“師父,我們這還是在地下嗎?”

“廢話,當然是了”

“可是,這這。。。”

秦非呆呆的看著前方,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無比壯闊的地下世界,在這裡你完全感覺不到自己身處地下

前幾層的“星空”就算不仔細看你也能知道是假的,但是這裡的“星空”看起來比外面的還要真實,而且這裡的頂比前幾層不知道高了多少倍,就像是真實的天空一樣

這裡的空間比之前那些層大了太多太多,在這裡你能看到遠處的山峰,能看到或奔跑或休息的成群的妖獸,能看到一條巨大的河流,甚至能看到樹木和花草等植物,只是這裡的植物和外界的完全不一樣,這裡的植物有藍色的、灰色的、紅色的、黑色的,但是就是沒有綠色的

秦非走到一棵長滿紅色葉子的樹旁,伸手想要摸一摸,卻被牧馮出言制止

“別隨便亂摸”

秦非的手停在半空中,一臉疑惑的看著牧馮,牧馮解釋道:

“這裡沒有陽光,所以這裡的植物大部分都不是依靠光合作用存活的,只有藍色葉子的植物是靠著星晶的光芒進行微弱的光合作用,所以藍色葉子的植物都很小,灰色葉子的植物是靠著地脈中能量晶石的能量存活的,而紅色葉子和黑色葉子的植物都是靠吃肉存活的”

秦非一臉疑惑

“吃肉?”

牧馮指了指秦非面前的植物

“就像這樣”

“啊?”

秦非轉回頭看著自己面前的樹,這棵本來靜止的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得張牙舞爪了,長滿紅色樹葉的樹枝向著秦非纏了過來

“我去,這什麼東西!”

秦非嚇了一跳,墨雲劍瞬間出鞘,將那些樹枝全部斬斷,樹枝被斬斷之後,從斷口處突然噴湧出了紅色像血一樣的液體,秦非一個不注意,躲的慢了些,手上噴濺了一些紅色液體,紅色的液體粘在手上一陣黏糊糊的感覺,讓秦非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這是什麼啊?”

秦非用力的甩了甩手

“大驚小怪的,放心吧,那不是血,只是紅色的樹汁而已,是能喝的,而且很好喝”

“師父,您肯定又是逗我玩,我這次可不會上當了”

“嘿,你這小子,看著”

牧馮氣急敗壞的掰下了一節樹枝,放在嘴裡吸了吸,將裡面的樹汁吸了個乾淨,然後對秦非說:

“看吧,還說我騙你”

秦非半信半疑的也掰下了一節樹枝,試探性的放在舌尖上舔了舔,然後眼睛一亮,和牧馮所說的一樣,紅色的樹汁雖然看起來像是血,但是並沒有任何血腥味,相反有一股香甜的味道,非常的好喝

在秦非津津有味的喝著樹汁的時候牧馮又說:

“紅色葉子的植物都是靠著捕食活物存活,所以汁液能喝,而且裡面的營養很充足,不過黑色葉子的汁液就不能喝了,黑色葉子的植物都是靠著吃腐肉存活的植物,裡面的汁液都有劇毒,還有藍色葉子和灰色葉子的部分植物也有毒”

“噢噢”

秦非瞭然的點點頭

隨後牧馮又說:

“從這層開始,每一層都有聖階妖獸居住,這一層的聖階妖獸是一隻叫白龍的大蟒蛇和一隻叫毒夫人的大蜘蛛,白龍的巢穴在地下河的下游,它平時都在巢穴裡睡覺,很少出來活動,毒夫人的巢穴在上游,它也不經常出來活動,不過它的孩子們經常出來捕食”

秦非再次點了點頭,不過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牧馮要和自己說的這麼詳細,要知道以前不管遇到什麼情況牧馮都是秦非不問他就不說

隨後二人繼續趕路,不過這次趕路通往下層的通道有些遠,秦非和牧馮走了很久很久才到,差不多和他們從地面到達13層所花費的時間一樣,可見13層是有多麼的大

層的環境都大同小異,每進入一層牧馮就會為秦非介紹這層的基本情況和在這裡生活的聖階妖獸的情況

進入到16層之後,事情又有了變化,16層比其他層都要亮很多,因為這裡不但有“星辰”,還有一顆巨大的“月亮”,而且這一層的空氣質量也比之前那些層好了很多

牧馮指著二人頭頂那顆巨大的“月亮”說:

“那個東西叫是銀月之晶,只有16層才有,其實就是一顆巨大的星晶,因為它的存在,所以這一層的藍色葉子植物生長的普遍比較好”

“噢”

秦非點點頭,四處看了看,發現這裡的確有不少的藍色葉子植物,甚至有很多藍色葉子的樹木,這在層是絕對看不到的

“師父,這裡都生活著什麼聖階妖獸啊?”

牧馮搖了搖頭

“這裡沒有聖階妖獸生活”

“怎麼會呢?”

“因為這裡有比聖階妖獸更厲害的東西”

秦非一臉疑惑

“比聖階妖獸還厲害的東西?什麼啊?”

“跟我來就知道了”

牧馮帶著秦非繼續往前走,在走了近一個小時之後,秦非突然在遠處隱約看到了一大片的房屋,他呆呆的站在原地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嚴重懷疑自己眼花了

牧馮拍了拍呆在原地的秦非

“怎麼又愣住了,趕緊走”

秦非指著遠處的城市磕磕巴巴的說:

“師,師父,前面有房子啊,這可是地下啊,怎麼會有房子啊”

牧馮照著秦非的腦袋扇了一巴掌

“我他孃的不瞎,我還不知道前面有房子啊,趕緊走”

“走就走嘛,總打我幹嘛”

秦非一臉委屈的嘟囔著,同時慢慢向前走去,幾分鐘後他們來到了這一大片房屋前,離近之後秦非發現這裡的房屋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多,裡面有很多行人在走動,儼然就是一個城鎮

只是這裡的人長的都比較奇怪,他們的頭髮是銀色的,瞳孔是藍色的,猶如藍寶石一般,他們的面板慘白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他們這裡的每一個人都穿著非常簡易的衣服,看起來像是用什麼動物的獸皮所製作

牧馮帶著秦非走進城鎮之中,周圍的人都用一副好奇的眼光看著他們,有幾個淘氣的小傢伙還跑過來摸了摸秦非,不過並沒有任何人表現出敵意

“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些人是?”

“他們是生活在地下的種族,你可以叫他們地底人,不過他們習慣稱自己為銀月族”

“銀月族?從來沒聽說過啊”

“你當然沒聽說過了,他們只生活在這裡,這裡可是封星淵的16層,全世界能到達這裡的人屈指可數”

“師父,你說的比聖階妖獸還厲害的東西就是他們嗎?”

“沒錯”

秦非低頭看了看掛在自己褲腿上的小銀月族人,有些不相信的說:

“他們很厲害嗎,我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

“能在16層生活的種族會弱嗎,動動腦子行不行”

“也是啊”

說著話的工夫,牧馮帶著秦非來到了城鎮中心處的一個房屋前,牧馮伸手敲了敲門,不一會門開啟,一個銀月族的少女站在門口,看到牧馮她笑著說:

“牧爺爺,好久不見了”

牧馮皺著眉

“你是?小玉?”

少女甜甜的一笑點了點頭

“是啊”

“你都長這麼大了啊,上次見你還是個小屁孩呢”

少女一臉無語的樣子

“牧爺爺,這都過去十年了”

“都過去那麼久了啊,你爺爺在嗎?”

“在呢,您一進16層他就知道了,茶都泡好了,就等您來了”

“是嗎”

牧馮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帶著秦非走了進去,在經過少女身邊的時候,少女一臉好奇的盯著秦非看,把他看得直不好意思

來到屋中之後秦非看到了一個年邁的銀月族人坐在客廳之中,面前擺著幾個茶杯,老人看到牧馮顯得很開心,兩人互相寒暄了一下之後坐了下來,秦非和那個銀月族少女分別站在牧馮和老人身後

坐下之後老人給牧馮倒了杯茶,笑著問:

“你怎麼想起來來這了?來掃墓的?”

“算是吧,不過更主要的是帶他來認認路”

牧馮說著指了指身後的秦非,老人看著秦非一臉好奇

“他是?”

“我徒弟,秦非”

牧馮介紹了一下秦非,然後又指著對面的一老一少對秦非說:

“這位是銀月族的族長,月華,那個小姑娘是他孫女,瓊玉”

秦非禮貌的和月華以及瓊玉問了聲好,月華笑著點點頭,而瓊玉還是一臉好奇的盯著秦非

月華聽到秦非是牧馮的徒弟之後略帶調侃的和牧馮說:

“你還知道找徒弟啊,我以為蒼雲劍派得斷在你這個懶貨手裡呢”

“什麼叫懶,我那叫精挑細選,你懂什麼”

“行行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你徒弟看起來也就20歲吧,現在帶他來認路會不會太早了”

牧馮搖了搖頭

“不早了,我已經沒什麼能教他的了”

“這樣啊,那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我待個十天半個月的就走了,不過我這個徒弟可能得拜託你稍微照顧一陣子”

“沒問題,小意思”

牧馮和月華的對話聽的秦非一頭霧水,什麼認路、掃墓啥的,他完全聽不懂

“對了,小玉,你帶著這位秦,額,小兄弟出去轉轉吧,我和你牧爺爺還得再聊會天呢”

“好”

瓊玉痛快的應了一聲,蹦蹦跳跳的跑到了秦非的身邊拉起了他的手,將他拽出了屋子,瓊玉的手冰冰涼涼的,沒有什麼溫度,秦非就像是被一塊冰冷的玉石握住了手一般

來到了房屋外面之後,瓊玉笑著問秦非:

“你想去哪玩?”

秦非撓了撓頭

“我也不知道哪好玩啊,你說去哪就去哪吧”

瓊玉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

“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吧”

“好啊”

秦非點了點頭,他還挺好奇銀月族人平時都吃什麼的

瓊玉帶著秦非在城鎮裡左拐右拐的走了一會,來到了一家餐館裡,進去之後瓊玉遞給秦非一個選單

“你想吃什麼?”

秦非看了看選單,上面寫的都是古文字,秦非勉強能夠看懂(就像繁體字和簡體字),不過上面的菜名實在是很奇怪,他也不敢亂點,就把選單還給了瓊玉

“還是你點吧”

瓊玉按照著她自己的喜好點了幾個菜,不一會瓊玉點的菜就上來了,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炒菜和燉菜,但是裡面的菜葉都是藍色的,秦非猶豫了半天才敢吃一塊,不過吃進嘴裡之後他就眼睛一亮,因為這些看似顏色奇怪的菜還挺好吃的

瓊玉笑著問秦非:

“好吃吧?”

“嗯嗯”

“你是叫秦非是吧?”

“嗯”

“你是從上面來的吧?”

“上面?”

秦非愣了愣,很快他明白了瓊玉的意思,瓊玉應該說的是地面,於是他點點頭

“對,從上面來的”

“我聽爺爺說你們上面和我們這裡很不一樣,還有白天和黑夜的分別,白天還會有太陽,太陽是什麼樣的啊?”

“太陽啊,這怎麼形容啊,就是一個很大很大的火球啊”

“火球?!那你們上面的人不會被燒死嗎?”

“當然不會了,太陽離我們很遠很遠的”

“噢,這樣啊,對了,我還聽爺爺說。。。”

隨後瓊玉化身好奇寶寶,問了很多秦非地面上的事情,秦非不厭其煩的耐心和瓊玉一一解釋,一直到兩人吃完了飯,回瓊玉家的路上她還在一直不停的問東問西

在地下世界是完全沒有白天黑夜的概念的,所以銀月族的人也沒有固定的作息時間,他們都是困了就睡,而秦非和牧馮一路從地面趕到16層已經花費了快24個小時,秦非已經很累了,所以回到瓊玉家之後秦非就到客房中休息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