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接你回家

其他 八倍閃光特效

  祝又樘瞧著兩個活潑的孩子,心中頗有些感慨。

上一世,他這兩個小舅子,可沒少給皇后惹麻煩——雖無大過,但那些雞零狗碎而具有荒唐氣息的糟心事,從來都不曾間斷過。

什麼因為鬥蛐蛐與人打破了頭,在戲樓裡吃醉酒大放厥詞……

那些軍國大事的摺子他偶爾看得累了時,便會讓人專揀出彈劾小舅子的摺子來看……既解悶又醒神,就跟看話本子似得。

也不失為一項娛樂。

而眼下,皇后口中的兩個惹禍精還尚且是個孩子。

嗯……倘若能將這兩個孩子教養好了,也算是造福百姓了。

“那走吧。”

太子殿下答應了二人學投壺的請求。

當然,教投壺只是個培養關係的陷阱。

張鶴齡與張延齡渾然不知危機在靠近,歡呼雀躍地跟著祝又樘去了客棧後院。

後院中,於定波正面壁扎著馬步,臉色累得通紅。

倒不是他勤練基本功,而是他犯了錯,殿下要他自罰反省來著……

一想到事情的經過,於定波就覺得很委屈!

他今日在客棧大堂中,瞧見一名婦人帶著兩個男童,這看似尋常的一幕,卻引起了他熱心老於的注意!

只因那兩個孩童不情不願,其中一個還哭鬧不止,二人細皮嫩肉,一瞧便是富貴人家出身——而那婦人氣質平平,雖比不上他這般皮糙肉厚,卻也絕稱不上養尊處優,一雙粗手暴露了她的生活習慣。

呵呵,至於長相溫和,語氣和善……那完全是柺子的必備條件好嗎!

他老於這輩子最恨的便是柺子了!

尤其是那婦人眼瞧著孩子不肯走,又招來了一名等在外面的男人過來將孩子強行抱起。

孩子嘴裡哭著說“我要找母親”——這句話徹底觸痛了老於心底的柔軟,他眼睛一熱,上前將孩子搶了過來不說,又將那男人一腳踹飛。

在眾人不明所以驚慌之際,因他又喊了一句“這兩個是柺子”,以致不少人衝上去圍毆二人。

直到張眉壽聽到動靜,帶著阿荔下樓察看……

趙姑姑和那名張家車伕,已被打得鼻青臉腫。

好在經明太醫看過,只是些皮外傷。

於定波嘆了口氣。

不怪殿下罰他,此事確實是他太沖動。

可若下一回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他還是會先將孩子救下,再去弄清真相——畢竟,萬一真是柺子呢?

他這邊兀自想著,一旁的清羽抱臂倚在欄杆上,閉著眼睛半寐。

另一邊,棉花蹲在廊下,正百無聊賴地一邊嗑著瓜子兒,一邊看著祝又樘教孩子投壺。

真不知道投來投去有什麼好玩兒的,就那投壺的箭矢,他一次能折斷五十支。

棉花天馬行空地想著。

二樓客房內,張眉壽透過半支開的窗櫺,也在看著後院投壺的情形。

看著兩個孩子笨拙沒有天分的模樣,她都覺得著急得慌,偏偏祝又樘沒有半點不耐煩的跡象。

不過瞧著瞧著,倒也覺得有趣,鶴齡死活不上道的樣子,和祝又樘屢屢無奈失笑,都讓她不禁也跟著笑起來。

阿荔瞧得滿心歡喜,眼睛裡似要冒出星星來,已然暗戳戳地腦補出了不少於一萬字的戲摺子情節。

此時,房門忽然被叩響,被打破了臆想的阿荔微微皺眉——是誰這麼煞風景啊?

饒是如此,她還是不作耽擱地去開了門。

這一瞧,卻是驚喜不已。

“姑娘,您瞧瞧是誰來了!”

站在窗邊的張眉壽回過頭來,微微一怔之後,眼睛裡頓時溢滿了欣喜。

“伯安哥,阿鹿!”

她連忙走過去,邊走邊問:“你們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接你回家。”聽到女孩子清脆有力的聲音,蒼鹿臉上的神色頓時柔和下來,語畢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極好看的白牙。

張眉壽一手拉著一個,讓他們坐下來。

“你們先玩著,我去後院瞧瞧鶴齡他們。”將人帶過來的張敬笑著說道。

他方才在外頭遛彎時,遇著了王家的下人,才知道王守仁他們找來了這裡。

張眉壽點著頭,一面先向二人問道:“你們出京,可與家人知會過了?”

“當然。”

得了肯定的答案,張眉壽剛要放下心時,卻又聽王守仁嘿嘿笑著說道:“只不過沒說實話而已——”

“我們只說出城上香,因路途遠,須得在寺中留宿一夜。”蒼鹿道:“左右明日便能到家了。”

張眉壽無奈看著二人,想要說教,可轉念一想,自己也是這種人,說了也沒有半點說服力,便只好勉強地道:“這樣不好。”

“當然不好了。”蒼鹿忽然正色說道:“尤其是你不辭而別。”

王守仁也滿臉討伐地看著她。

張眉壽忙解釋道:“當時情形緊急,我亦是連夜做的決定。”

“看在你定吃了不少苦的份兒上,這次且不與你計較了。”王守仁皺眉道:“但你要保證,下次決不可再不辭而別了——不然你要將咱們三人的情誼置於何地啊?”

看二人一副大人有大量的姿態,張眉壽只好點頭做保證。

到底是誰給誰說教啊喂……

她在心底納悶地嘀咕道。

見她態度端正,王守仁也換了一副臉色,轉而問道:“你快跟我們說說你這一路都經歷了什麼?”

張眉壽琢磨了一下措辭,剛要開口時,卻聽蒼鹿忽然道:“等等!”

張眉壽正疑惑時,他已轉頭向小廝吩咐道:“將我們的包袱拿過來。”

王守仁恍然拍了拍額頭:“對對,險些忘了正事。”

張眉壽看著二人,問:“什麼正事?”

王守仁先沒答她,而是從小廝手中接過了兩隻包袱,放在桌上,打開了來。

張眉壽看得呆了一呆。

兩隻不大的包袱裡,裝著的……竟全是吃的!

“快嚐嚐,都是你愛吃的,湖州洪澇,沿途條件必然又比不得京城,你該饞壞了吧?”

張眉壽眼睛有些發酸。

原來這才是他們此行前來的正事啊……

蒼鹿又向小廝吩咐:“再去買個西瓜過來,要又大又甜的!”

本想帶一個來的,但怕顛壞了芯兒。

“蓁蓁,現在可以說啦。”蒼鹿轉回頭,摸了一顆粽子糖遞給張眉壽,示意她邊吃邊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