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消失的人

月下四時

  膽子小的已經嚇得躲在了牆角。

“你……你究竟是誰?是人還是鬼?”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本事,所以他的心中已經認定葉錦瑜是鬼了。

其他的人心裡也怕呀,只是卻沒有表現出來。

而葉錦瑜要救的人卻反而笑了,他以為自己是要死了,不然怎麼會見到這樣的場景。

死了也好,這樣就不用擔心忍不住出賣組織了。

只是耳邊突然有一個如同天籟般的聲音響起。

“喂,你可別死啊,到時候我就不好交差了。”那聲音有一點不耐煩,但是在他的耳中還是那麼的好聽。

“真是麻煩。”那人似乎見他沒有迴應,莫名的又更加的不耐煩了。

葉錦瑜本來就被那些人弄得很煩的,現在這人看起來不死不活的,怎麼能不煩躁了?

“你們到底對他做了些什麼,老老實實的說出來,我讓你們也享受一遍,說不定可以饒你們一命。”

葉錦瑜又不能把火發在這個半死不活的人身上,自然只有拿那些人出氣了。

“你好大的口氣,就算你是隻鬼,我們也可以讓你變成死鬼。”

他們之中不乏有了一種為了自己的命什麼都幹不出來的人,只是讓他們殺一個鬼,和死比起來哪個更可怕。

“喲,沒想到你們還真當我是鬼了呀,也許鬼在你們手裡也弄不到好處,可是我偏偏就不是。”

葉錦瑜一下靠近就揪起那個說話的人的衣服將他灌到了牆上。

“來來來說說,你想怎麼樣讓我變成死鬼了?”葉錦瑜輕笑一聲。

那人被她這樣灌在了牆上之後,沒想到竟然還想偷偷的對她開槍,瞧瞧偷偷舉起來的手。

“嘖。”只是很可惜,子彈都已經出來了卻並沒有彈到她的身上,彷彿她的身前有一層隔膜,將它擋住了。

“不自量力啊。”葉錦瑜手一鬆就把他扔到了地上,“瞧瞧你們這些人,貪生怕死的情,但是又喜歡欺壓別人,怎麼不想想要是欺壓的人是自己會怎麼樣。”

“喲,現在知道害怕了呀,早些時候幹什麼去了。”葉錦瑜走到一個抖的最厲害的人面前,就給了他一腳。

“饒命啊,我什麼都沒有做了……”那人嚇得抱著葉錦瑜的腳大哭。

“就是因為你什麼都沒有做,才成為了這些人的幫凶。不過要是你在做了點什麼,我剛剛那一腳就不會這麼輕了。”

葉錦瑜踹開他將腳收了回來,“不過你們……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算了的,雖然我不想手上沾染血腥,不過叫你們送去‘歷練歷練’也還是可以的。”

說罷她打了個響指,就把他們送到了當初她路過的一個荒無人煙又還有許多危險的地方去了。

託姬長衫的福,她現在通過空間摺疊送幾個人去她去過的地方還是沒問題的。

現在嘛,她要救人了。

“喂,你還好吧,還沒有死吧?說句話呀,說不了話哼一聲也行。”葉錦瑜走到男人的面前戳了戳他的臉。

男人緩慢的抬起頭來,一張遍佈著鞭痕的臉,就映入了葉錦瑜的眼簾。

“你的臉……”葉錦瑜皺了皺眉,覺得那些人太惡毒了,對著男人都想要讓他毀容。

“你以前是不是長得很好看啊?”葉錦瑜覺得只有這個理由才說得通,其實不僅女人會嫉妒,就連男人也會嫉妒。

“你是誰……”男人虛弱的問。

葉錦瑜想了想,總算想起了某個陳浩楠說過的名字。

“你是甦醒之嗎?”葉錦瑜還是要確定一下目標才行。

“我……我是甦醒之。”

“那應該沒錯了,你等一下,我馬上帶你出去。”葉錦瑜手上用力就將那捆著他的鐵鎖捏碎了。

“走吧。”一看就知道這人怕是連動一下都很困難,所以她直接將人扛起來了。

“你……小心一點,外面……有很多的巡邏士兵。”甦醒之擔心的提醒著。

葉錦瑜:“沒事,我能夠順利進來就說明他們沒什麼好怕的。我們就放心大膽的出去吧。”

反正她在那些人身上施了幻術,他們根本就看不到自己。

甦醒之不說話了,是了,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為這些巡邏的人嚇住了,他也算是親眼見到她將牢房裡的那些人變沒了的。

“陳浩楠叫我來救你的,你放心出去,你馬上就安全了。至於你這些傷害,不知道能不能讓那傢伙幫你治一下。”

美人啊,誰都愛的,這人也是可惜了,臉都被傷成這樣了,也不知道,那傢伙也沒有辦法治。

“你認識……陳浩楠?你也是受他所託來救我的?”甦醒之的目光瞬間變得有點暗淡。

“是啊,你不知道那傢伙為了救你差一點就死了,我看著他可憐再加上他娘對我也還挺好的,我就打算幫他一下。”

葉錦瑜實話實話,甦醒之聽完了他的話黯淡無光的眼睛又恢復了神采。

“嗯。”只是可憐他,應該沒有其他的關係。

甦醒之想著,他之前也沒有聽陳浩楠說自己有什麼未婚妻或者是喜歡的人之類的,那應該不是這種關係了。

“怎麼回事……”直到他們走出了這座牢獄,甦醒之都沒有明白那些人為什麼明明見著他們走出來了,卻沒有攔他們。

葉錦瑜解釋到,“他們看不見我們的,也就是說給他們施了一些障眼法。”

甦醒之這下明白這姑娘究竟有多厲害了。

怪不得她竟然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又走出來。

“你做好準備啊,我要加速了。”葉錦瑜扛著人就一躍而起。

甦醒之看著快速移動的風景還有下面離他們很高的地面,都沒有反應過來。

原來這姑娘竟然身手也如此的好,飛簷走壁也不在話下。

他在心中讚歎道,女子也有不輸男子的。

“好了,搞定。”

葉錦瑜從窗戶進了一間房,裡面陳浩楠正等著了。

她可不敢從大門進去,要知道她這個樣子肯定會被人當成做了什麼壞事的。

所以她來救人的時候就和陳浩楠說好了在哪一間房裡面等她,不然到時候被抓了,她才不管了。

“人給你救回來了,不過我看著似乎傷的有點重,你要不要讓你的先生幫忙看一下。”葉錦瑜可還記得姬長衫在這人心中可是無法超越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