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醜不拉幾小村姑VS村裏的那些美男子(27)

浪漫青春 酒微薰

  安蕾嘆口氣,千頭萬緒,一時竟然無話可,又坐了一會兒安蕾起身就要走,緋也站起了身,姿態無比優雅地整理坐皺的衣衫,漫不經心地問她,“你怎麼會有這麼不切實際的想法?”

讓寒月真心喜歡上她,確實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寒月能忍住不給她投毒就已經很不錯了。

安蕾看著緋的眼睛,嚴肅道,“經過那次大難我想通了很多事,我想珍惜身邊的人,這些日子我對他的好左鄰右舍都看在眼裡,今王媒婆來我家提親,他居然沒有表現出一絲難受,可見他心裡真是恨透我了。”

緋沒話,嘴角勾了抹笑,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居然現在才知道寒月心裡沒她,他一個旁觀者都看出來了。

糾結了很久,安蕾又,“我想努力一下,叫他真心愛上我,如果我努力之後還是不協…”安蕾沒往下了,大踏步離開了。

如果還是不行那就放手,讓他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她需要的是愛她願意為她豁出生命的男人。

緋直到她背影遠去才坐回到石頭上,懶懶地靠著牆繼續看風景。

深秋,光禿禿的樹杆,乾燥的空氣,刺骨的風,寂寥淒涼,但在緋眼裡卻是美極了,他喜歡看雲看大雁從空劃過還喜歡聽尖銳的鳥叫聲,這樣的景色可以將他帶到另外一個世界,那是一個美好的世界,不知道坐了多久,太陽鑽進雲層,空變成灰色,他才起身回家。

光顧著看風景,一下午連一樁生意都沒接到,大哥又該添藥了,銀子還沒著落,前幾村長來敲門,他都沒開,實在是那老女人太折騰人,他不想侍候,但又怕惹惱了她以後給他使絆子,要不今晚就接了吧。

他無奈地揉著眉心,步子懶懶地往家走去。

安蕾走到院子大門口就聞到一股臊味,推開門剛好碰到寒月提著一桶水出來,累的頭上起了汗,面頰紅潤甚是好看,安蕾接過水桶問,“發生什麼事了。”

寒月舀了一瓢水潑到地上,用掃把清洗起來,淡淡道,“你去找娘吧,她有事跟你。”所以他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還真是冷淡的可以。

安蕾嗯了一聲就進了屋。秦氏一見著她就劈哩叭啦起來,如何將王媒婆氣走如何給她潑了尿的是眉飛色舞,安蕾靜靜聽著神遊外。

“完了?”安蕾問。

“完了。”秦氏的口乾舌燥寒月忙倒了水來,安蕾瞅她一眼,了句我去睡覺然後就進了屋呼呼大睡起來。

秦氏見她聽完沒什麼情緒,也覺得無趣起來,換著以前她早就去人家門前鬧了,性子到底是變了。

回到臥室安蕾尋思著,她得想個法子,想什麼法子她不知道,但是絕不能這麼過下去。

寒月不行,她只能再找一個男人攻略,可是挖空腦袋也沒找到一個對她有意思的男人,哪怕有那麼一丁點意思也行啊,可實在是她名聲太臭,男人見了她都繞道走,連個攻略物件都沒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