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碰到

都市娛樂 東廠曹公

  說起來,對方應該也是看出了這點,將戰車的前鏟部分,竟然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延伸。

而陳晨這邊對江大那邊戰車,如果想進行穿刺攻擊,必然需要用他這邊戰車的前鏟,卡進對方戰車底盤才可以;

也只有這樣,他這邊才能藉以讓壓力穿刺元件,在下壓時完成穿刺攻擊。

其實陳晨這次的對手、對面江大那位選手操作的車型,可以說跟去年大學生聯賽時、江大那位選手操作的車型,幾乎是如出一轍;

兩者在戰車外形、主體架構等方面,真的可以說很像;

陳晨在去年大學生聯賽時,就是因為戰車型別被剋制,再加上當時還是個粉嫩的小萌新,一度被打得不要不要的。

他當時如果不是僥倖把戰車拖進了水底,最後搞不好真會被擊毀ko。

陳晨當時那一場,雖然最終還是輸了,但江大那邊也暴露了對方戰車,比較一般的涉水作戰能力。

其實對方戰車的整體效能雖然蠻強的,但無疑是存在著一些致命的短板;

就諸如對方戰車的涉水能力,真的是比較差的,

其實這次對抗賽中,對面江大那位選手之所以一上來就選擇強攻,起點無疑也是很大的原因。

對方大概也是在擔心陳晨,再次將戰場拖進水底,才會將戰車強行按在堤壩上進行。

說起來,在戰術執行這方面,對方真是做得蠻不錯的;

對方之前第一時間選擇強攻,將雙方戰場鎖定的位置進行圈定;

陳晨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想要強行將戰場往水底拖,也是很難做到。

可對面江大那位置選手,在這方面雖然也算是做得不錯,可雙方車型比對上,確實是存在著一定差距。

戰車轟鳴聲在沉悶地響徹,雙方戰車此時如膠似漆地糾纏在一起。

瀰漫的沙塵中,陳晨這邊銀灰色的戰車,死死地跟對方戰車繫結在一起;

雙方戰車低沉的轟鳴聲,在岸邊堤壩兩端不停響徹,映襯著一側的水浪滾滾。

隨著對抗正式的開啟,對面江大那位率先完成了搶攻,沒有意外地將戰場停留在了岸邊上;

可對方的想法雖然不錯,但結果卻有些差強人意,哪怕對方之前確實一度壓著陳晨打;

至少,當時看起來是這麼個情況。

可說是這麼說,但雙方的對抗走向,很快偏離了對面江大那位選手、乃至大多數人的預料;

相比較而言,陳晨這邊戰車的整體效能,其實是遠遠不如對方的;

尤以對面江大那邊的戰車,無疑針對陳晨這邊做出過一定的調整改變;

對方戰車內部結構、以及各系統方面不好說,但是在戰車前端的固定前鏟坡度、以及長度上,明顯是做出了很大程度的擴充套件、延伸。

而對方之所以做出這種改裝為了什麼,無疑是為了堤防陳晨這邊戰車的壓力穿刺!

畢竟陳晨這邊戰車的武器系統,嚴格來說也算是頂置的;

在陳晨這邊攻擊時,無疑是利用穿刺元件自上朝下盡心壓力穿刺;

而作用力的問題,註定了陳晨這邊戰車前端下方,必然得配備近乎貼地的前鏟,藉以將對方戰車剷起,好讓穿刺元件對目標戰車完成穿刺。

對方大概也是看出了這點,才會就戰車的前鏟部分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延伸。

畢竟陳晨這邊想對目標戰車進行穿刺,就需要用自己戰車的前鏟卡進對方戰車底盤,藉以才能讓壓力穿刺元件下壓時完成穿刺。

說起來,陳晨這次的對手、對面江大那位選手操作的車型,確實跟去年大學生聯賽時、江大那位選手操作的車型,如出一轍;

至少,在戰車外形、主體架構等方面,確實很像陳晨去年聯賽時遭遇過的對方前任、也就當時上一屆帶隊的另一位江大選手;

雖說去年大學生聯賽時,陳晨因為戰車型別被剋制,再加上當時還是個粉嫩的小萌新,確實一度被打得挺慘。

甚至,當時陳晨如果不是僥倖把戰車拖進了水底,最後搞不好真會被打爆掉。

當然,陳晨當時那一場,雖然最終還是輸了,但江大那邊戰車的涉水能力偏差的問題,也是徹底暴露無疑。

說白了,對方戰車的整體效能雖然蠻強的,但確實存在著一些致命的短板;

唔,也不能算是多致命,只能說對方戰車的涉水能力比較差而已。

而這,恐怕也是這次對抗賽中,對面江大那位選手,一上來就選擇強攻的原因;

說白了,就是對方大概也是在擔心陳晨,再次將戰場拖進水底,所以才會將戰車強行按在堤壩上進行。

不得不說,單在戰術執行這方面,對方其實真是做得蠻不錯的;

就比如對方應第一時間選擇強攻,將雙方戰場鎖定的位置進行圈定;

在這種情況下,陳晨就算是想要強行將戰場往水底拖,也是很難做到的。

然而……

對面江大那位置選手,雖然也算是做得不錯,但雙方車型比對上,終究是存在著一定差距。

畢竟按照車型來說,陳晨這邊車型對江大那邊的車型,確實是存在著一定的剋制性;

強攻克功能,攻能克防禦!

對面江大的車型,雖然有別於大多數傳統的防禦型戰車,乃至還雙配了武器系統,既前端固定式前鏟、以及捶擊武器,但在根子上,還就是防禦型戰車。

功能型戰車剋制防禦型戰車,可不是瞎說的,都是有著實際根據;

之所以功能型戰車剋制防禦型戰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防禦型戰車的攻擊力偏低!

攻擊力低了,那面對陳晨這邊的時候,說打得慢可能誇張了,但短世紀內想側車翻掉陳晨,可不是個簡單的榮譽。

說起來,陳晨這次的對手、江大那傢伙,雖說說話不太好聽,但在作戰方面確實真沒太大的問題。

畢竟這次的對抗賽剛一開局,對方就能果斷地選擇強攻,且一開始的是還明顯留出巨大的優勢,幾欲將陳晨這邊吊起來打,無疑證明了對面江大那位選手,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然而……

還是那句話,車型相剋的問題!

對方雖然做了這樣那樣的調整,但在根本上,對方還就是防禦型戰車;

不管對方再如何的調整,也總不可能從防禦型戰車,突然就變成其他型別的戰車、乃至是強攻型戰車!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映襯著呼嘯的風聲,戰車沉悶的轟鳴聲,在響徹不斷;

甚至,不時能隱約察覺到對面江大的戰車,轟鳴聲開始越來越強烈強烈;

對面就算心裡素質再好,這時候也不至於說被陳晨這邊都鎖死了,還能風清雲淡地坐等輸掉這場對抗。

陳晨這邊的新車型,既然能稱呼為壓力穿刺功能型戰車,那最大的根底,自然無疑就是對目標戰車進行穿刺行為。

所以對方哪怕在極力掙扎、調整,但始終還是無法從陳晨這邊新車型的鎖定中脫離。

要知道壓力、穿刺可是兩詞!

甚至,相比穿刺兩個字,壓力才是陳晨這邊戰車的最根本!

本來以為很快就會結束的對抗,結果卻陷入了僵持不下中;

陳晨這邊想要儘量減少損失、好應對接下來的對抗;

畢竟如果這一場爆了,就算能晉級八強賽,估計也得涼涼;

甚至,陳晨如果選擇爆了動力系統,接下來的對抗,恐怕只能以棄權來處理了。

雖說能挺進八強,也是很不錯的成績了,可去年大學生聯賽時、文靜學姐可是摘得了冠軍,珠玉在前,陳晨說沒點想法,肯定是不現實的。

更重要的是,陳晨其實在心底裡,是很想把吳迪、張子豪那倆傢伙幹翻的。

偏偏兩人的賽程,剛好跟陳晨這邊叉開;

也就是說,他得一路贏上去,才有可能跟兩人其中一個碰到;

而且前提還是,兩人其中有一個能打入決賽!

當然,陳晨覺得兩人其中一個打進決賽,可能性真的不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裝甲咆哮》,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