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爲什麼你總要換馬甲呢?

其他 鄭虎丁

  林茵茵發誓自己是第一次遇上這種‘男人’,以至於性格高傲的她都忘記了自己進劇組的使命,拿好自己的盒飯一屁股坐在夾克小白臉身邊,滿臉煞氣的盯著他。

“你看著我做什麼?”使用了‘偽裝技能’的賭王表情有點不自然,撇過頭隨口問道。

“你懂不懂尊重隊友,尊重女性?”林茵茵氣的雙馬尾晃個不停,質問道。

賭王聞言撇撇嘴,就差沒說出‘好像誰不是似的’那句話來。

拆開手裡的盒飯,熱情騰騰的美食擺在面前,賭王也懶得跟她掰扯,低頭開始吃飯。

面對這種態度,林茵茵也沒辦法去說道,只好憋著氣蹲在旁邊依樣畫葫蘆,吃著香噴噴的盒飯。

賭王見此眉頭一皺。

莫名其妙被林茵茵盯上可不是個好訊息,畢竟彼此之間的身份有點不對付。

一個李幼清的粉絲。

一個李幼清的黑粉。

算得上是敵對陣營了。

不過賭王畢竟是賭王,見過太多大風大浪,微微思考一下後便低頭繼續吃飯,全當身邊沒有林茵茵的存在。

“趕緊吃,吃完了收拾道具、器材,馬上就要趕往下一個拍攝場地了!”

這時,負責雜物的副導演路過,衝她們倆催促道。

作為剛剛進入劇組的‘新人’,賭王和林茵茵可算是受盡苦頭,什麼苦活累活都需要輪到她們來做。

涼涼還好一些,沒有什麼嬌生慣養的體質。

可林茵茵就有點慘,一下午把她累的渾身無力不說,剛才又追著三輪車跑了一段時間,雙腿早已痠痛的很。現在好不容易趁著吃飯的功夫有點休息時間,又被副導演催促著抓緊時間收拾器材,整個人頓時怨念極深,氣的飯都吃不下去。

《小時代》這部電影晚上的戲份一點也不少,根據拍攝劇情得知,今天晚上需要拍攝的劇情是四朵金花分手的場景。

其中唐宛如的‘單方面分手’是在室內拍攝,早在下午便由一名執行副導演單獨拍攝完成,所以事實上今天晚上的外景只有三段。

第一段:南湘和席城。

第二段:顧裡和顧源。

第三段:林瀟和簡溪。

加上唐宛如的那一段,正好是四段。

這四段講述的又都是同一個故事,《小時代》四朵金花將在這一天內結束自己的初戀。

也就是分手。

而這一天正好是聖誕節,所以在電影裡也被稱之為‘分手季’。

既然是多重場景拍攝,那相應的佈置也要加重不少,當然這些任務自然就被分配到林茵茵和張九涼身上。

每拍攝一個場景,所需要的器材和道具大多數都會由她們二人負責搬運,雖說距離並不是很遠,但仍把林茵茵累的夠嗆,一個場景換下來直接在寒冷的冬天熱出了汗。

這種時候,她哪裡還有心思去注意其他,甚至連聚在遠處聊天的藝人們都沒心思去關心她們在說些什麼。

……

“‘二十’先生劇本寫的真好,把青春的成長描述的淋漓盡致。”

夜景走廊下,歲夕看著手裡的《小時代》劇本,略帶傷感地嘆道。

作為女性,她非常喜歡《小時代》的故事,尤其是這一段劇情。

“畢竟是二京影視花重金找來的金牌編劇,沒點實力怎麼行。”海大胖站在一旁嘿嘿笑道。

他是個男人,沒辦法理解《小時代》裡面的矯情,但又不能說劇本不好,只好從表面稱讚這位被二京影視花重金請來的‘二十’編劇。

圍在一起等待開拍的主創成員聞言都點點頭,對此表示認同。

“說起來,近幾年國內好像湧現出不少有能力的新人編劇。”馮貞緊了緊襖子,跺著腳笑道。

馮貞這麼一說,頓時就帶動起一個話題。

“今年上半年的《求魔》編劇聽說就是個新編劇,實力挺強的,票房五個億呢。”

“還有去年《攝影機》、《心情客棧》的編劇暮夏先生,實力相當強勁。”

“不過要說實力最強的,我覺得還是要屬《流浪蔚藍》的編劇江先生了。”

很難想象這種十足舔狗的話不是出自於海大胖之口,甚至連海大胖聽到這句話後頓時都愣了一下,尋思著自己的臺詞怎麼被馮貞給搶走了呢?

其他人倒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而是把目光看向一處,因為和其他編劇不同,《流浪蔚藍》的編劇就在現場。

老男人倒是坦然的很,甚至還揚起了小脖子,一臉謙虛中又藏著得意,並且還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李幼清,炫耀著自己。

“得意什麼。”

李幼清本來見自己老公得到誇張還挺開心,結果看到老男人那副嘴臉美好的心情頓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起了存心拆臺的想法,說道:“我們家北北可不是新人編劇,他入這一行已經整整十年了,家裡面的劇本都能堆成一座小山了。”

這話說出來並不丟人,因為當有著成功作品在前,你之前所有的失敗都會變成為成功鋪路的基石。

至少現場大家都是這麼覺得的。

當然這也給了海大胖找回場子的機會。

“幼幼姐,你這麼一說讓我想起一句特別有名的句子,我覺得用來放在江哥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什麼句子?”李幼清疑惑地問道。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朝成名天下知。”海大胖嘿嘿一笑,回道。

“啪啪~”

“這句話用的好,聯想到江先生家裡堆成小山的劇本,我都能體會到江先生這十年來的刻苦和不易。”

“還真是,海導演這麼一說畫面感都有了。”

“之前我還奇怪為什麼幼幼姐會嫁給江先生,原來江先生身上除了才華之外,還有著刻苦奮鬥的精神。”

莫名其妙的。

原本屬於簡單的等待聊天時間變成了‘舔狗大會’,甭管是誰都要來發表一下對江北的敬意。

看著老男人那副越來越猖狂的笑容,小妮子只能氣的牙癢癢,偷偷在背地裡耍小動作。

唯一沒有參與進來的則是影后歲夕,看著大家七嘴八舌誇讚著江北,她獨自後退了幾步,拿起手裡的《小時代》,看著上面的編劇名,美眸緩緩挪向那道黑色風衣的背影。

“為什麼你總要換馬甲呢……”

————

————

PS:我最近更新太差勁,自我檢討和認錯。明天開始每天三更保底,最少保持一個月。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