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頭霧水的村長和哈羅德

蜀山刀客

  離通商會議的時間越來越近了,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當然這個所有人還排除了某個完全不堪大用的前獵兵的,那麼這位前獵兵現在在做什麼呢?

無所事事的文彥現在正呆在特務科呢,貝爾說一個他肯定會很感興趣的委託現在特務科正在調查,於是他就跑過來了。

“你們今天有啥委託啊,說說唄,我來幫你們一起。”特務科的幾人剛從樓上下來就見到某個不請自來的傢伙攤倒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不知道蘭迪什麼時候放在大廳裡的寫真集嘖嘖稱奇的翻著。

“文彥哥,你怎麼在這?”羅伊德看著文彥的樣子有些無語,怎麼感覺自己這特務科文彥就當是家裡一樣,是不是就竄過來了呢。

“嘿,你這話說的。”文彥把手裡的寫真集拍在茶几上“我這個當哥哥的來關心下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說真的,你這麼睜眼說瞎話良心不會痛嗎?

羅伊德經過一開始的驚訝後,這時候也反映過了,文彥這又是閒的沒事幹跑來找存在感了“我們之後確實有個需要外出的任務,不過目標依舊是阿爾摩利卡村,你確定要來?”

“當然了。”聞言點頭,他還真的有點好奇貝爾說他會感興趣是為什麼呢“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看到文彥這麼有興趣,特務科的幾人也不好多說什麼。原本他們就打算出發的,現在不過是提早那麼幾分鐘而已。依舊是諾艾爾開車,文彥好奇的看著羅伊德“這次又是什麼任務?不會又是和遊擊士切磋什麼的吧?”

“不是。”羅伊德搖頭,順便拿出了自己的搜查官手冊“這次的委託試試阿爾摩利卡村的村長提出的。”說完就把蒐藏筆記遞給了文彥。

文彥結果羅伊德的筆記看了起來,還別說羅伊德的字寫得還算不錯,只見上面工整的寫著‘最近,我兒子瞞著我似乎在策劃著什麼。事情或許和前幾天到訪村子的一個可疑人物存在某種關聯,請務必來調查一下。關於詳情,請移步至阿爾摩利卡村的村長家詳談。’

“哦?有點意思~”文彥看著筆記本的內容笑了起來“你們有沒有提前瞭解一下大概是什麼事?”

羅伊德苦笑著搖了搖頭“自從那次事件之後,我們的委託每天都在變多,現在我們已經被有辦法對委託進行一些前期調查了。更何況這次的委託我們光從委託人的說法來看根本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

文彥想了想,確實通過羅伊德筆記本他根本就得不到什麼有用的資訊,看起來僅僅是一個叛逆的兒子想要搞什麼事情而已“行吧,那我們就過去在瞭解到底出什麼事了吧。”

還好現在的特務科配置了一輛導力車半個多小時就到了阿爾摩利卡村,要是光靠走的話,鬼知道要多久呢。一到目的地幾人也不停留直接就向村長的屋子走去,因為羅伊德他們似乎還有其他的委託需要解決,所以不能浪費時間。

鏘鏘鏘,羅伊德作為代表敲響了房門“請問特魯塔村長在嗎?我們是特別任務支援科接到您的委託前來了。”

“啊,你們終於來了,快請進!”只見滿頭白髮的村長開心的開啟房門把眾人向屋子裡迎了進去。

沒想到的是,文彥居然在這裡看到了一個預料之外的人,那就是小玲的親生父親哈羅德,不過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看起來他正在和村長聊一些什麼。

“特魯塔村長你好,我是特務支援科的羅伊德。”羅伊德說完之後好像也發現了哈羅德“唉,你是哈羅德先生?”

“各位,我正等著你們呢。”特魯塔村長非常焦急的說著。

哈羅德站起身來向文彥他們點頭示意了一下,不過看起來他因為暗示和幻術的原因對文彥一點印象都沒有“你們是看到委託後過來的吧?真是太感謝了。”

“沒錯。”羅伊德有些疑惑的看著哈羅德“不過,為什麼連哈羅德先生都在這裡?”

旁邊的特魯塔村長好像是害怕羅伊德他們把哈羅德當成可疑的人一樣趕緊解釋“嗯....其實這這件事和他也有關係。”

哈羅德在一邊表示同意的點了點頭,同時表情顯得十分凝重“我和村長商量到最後,決定請各位來幫忙。因為事情有些嚴重,所以我們覺得還是請裝也得調查人員來處理比較好。”

“看來事態相當嚴重呢。”和哈羅德以及特魯塔村長打過不少交道的艾莉見到哈羅德這麼說臉色也嚴肅了起來“如果我們記錯,委託上好像有寫與村長的兒子有關?”

“嗯,事情有些複雜。”特魯塔村長也拿出了自己平時辦公時嚴肅的那一面“如果你們願意接下這個委託,我會告訴你們詳細內容,你們現在有時間嗎?”

“嗯,沒問題。請告訴我們詳情吧。”艾莉直接代表其他人答應一聲。

“實在是感激不盡!”特魯塔村長有些激動,然後臉色變得糾結起來“其實,最近這段時間,我兒子迪力克的行為很可疑。他好像在暗地裡策劃什麼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是指?”蘭迪有些奇怪的看著特魯塔村長。

“我也不知道具體能容。”特魯塔村長搖了搖頭“總之就是搞不懂他在想什麼。前段時間,他還扇子對哈羅德說了‘請你不要再來做生意了。’之類的話。”

“不要來村子做生意?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那種話?”羅伊德驚訝的看著村長“我記得哈羅德先生一直和阿爾米利卡村保持著友好的關係啊。”

“是啊。”哈羅德也有些沮喪“我也覺得自己和這個村子的關係一直都很不錯。所以我當時就想,或許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於是就跑來詢問村長。”

“結果一問之下,你發現村長也毫不知情。”瓦吉幫哈羅德說出了之後發生的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沒錯,真是太對不起還落得了。”特魯塔村長很不好意思的看著哈羅德“如果失去他這麼好的生意夥伴,對村子來說,必定是重大損失。我兒子絕對不會不懂這一點。”

“的確是難以理解啊。”艾莉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令郎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