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六十章 大結局

七麒

  我以為買下星期五有鬼會花很多錢,張鑫卻告訴我,其實林瓊只是象徵性的收了五萬塊錢,星期五有鬼就完全屬於我們了,不過她提出一個條件,不要讓小青再去找她,看來林瓊是真的很想擺脫小青,星期五有鬼對林瓊來說是一檔可有可無的節目,對我們來說卻是全部。

我當然答應,而且我相信小青一定會聽我的不在去找林瓊,簡直就是皆大歡喜,哥們是相當開心,仔細看了看合同,確保一點問題都沒有,把合同抱在懷裡,大手一揮:“今天晚上我請客,飯店隨便挑,咱們不醉不歸,對了,把認識的都叫上,咱們熱鬧熱鬧……”

我一句請客,人人高興,艾琳娜去找酒樓,我讓瘋子和小和尚去通知認識的人,兩貨還挺認真,把所有認識的人梳理了一遍,拿給我一看,嚇了我這一大蹦,沒想到認識那麼多人,魏老爺子肯定要請,茅山妹子,魯班書妹子,明拉……趙興也寫上了,蘇梅,還有宿擎天,靈異小隊長羅越,藍雙雙,班小賢,張志新,廖倉興,趙曉倩……

還不包括我們哥幾個和小青,人數起碼在三十個朝上,哥們忍不住咋舌,沒想到在星期五有鬼這兩年竟然認識這麼多人了,一桌可坐不下,起碼得三桌啊,這得多少錢?哥們有點肉疼了,可看著大家興高采烈的模樣,又覺得花多少都值了,人這輩子,這麼熱鬧,這麼高興的事,能有幾次?

夜晚,景天大酒樓門口,哥們穿的跟新郎官似的,站在門口和瘋子迎客,臉上堆著笑,心裡卻暗暗嘀咕。來吃飯的應該會隨點禮吧?不是我小氣,先前豪邁的大手一揮,以為也就吃個千八百的,後來整出那麼多人來。以為花個三五千了不起了,不曾想艾琳娜整了個酒樓,包下了酒樓一層,擺了四桌,都是好酒好菜。定金就扔進去了一萬,哥們的臉就開始抽抽了。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星期五有鬼重新開張,要用錢的地方太多了,哥幾個錢的創業資金又沒有多少,今天這一頓飯,就得幹出去兩萬多,還不一定能打住,要是能收點隨禮哥們填補一下,倒也不錯。正琢磨著隨禮的事呢,穿唐裝的魏老爺子帶著魏華軍先來了,哥們立刻就迎了上去,伸手抓住魏老爺子道:“老爺子你看,來就來唄,還帶東西,這怎麼好意思……呃!沒帶東西啊?”

魏老爺子是空手來的,笑眯眯的看著我道:“浪總,現在你可是真的總了,還差我老頭子這點東西?”

“不是。套詞,說習慣了!”哥們不好意思的裝萌,心裡卻暗罵魏老爺子摳門,好歹也是一派當家。人家請你吃飯,慶祝新公司開張,就好意思空手就來?我正腹誹呢,魏華軍從懷裡掏出個大紅包,笑著對我道:“浪總,紅包老爺子早就給你準備好了。逗你玩呢。”

“這是怎麼話說的……老爺子,咱們今天不醉不歸啊……”哥們特好意思的接過紅包,一捏挺厚實,這頓飯起碼有著落了,頓時心情就好了起來,魏老爺子見我這個德行,搖搖頭都沒搭理我,上樓找李一靈說話去了。

瘋子在一邊探頭探腦,問道:“浪總,魏老爺子家大業大的,紅包肯定不少錢,開啟看看!”

“看你大爺啊,財不外露不知道啊,再讓賊給惦記上了。”

“看一眼怕個毛啊,還能看少了是咋地?浪總啊浪總,扣死你算了。”

丫的剛跟我對付到這,我就看到一個特派頭的人來了,眼睛一亮迎了上去,瘋子卻是目瞪口呆,沒錯,來的就是瘋子他爹風正罡,老頭收拾得利利索索的,一臉嚴肅走了過來,哥們堆起笑臉:“風前輩,歡迎,歡迎,你看看,來就來唄,還帶什麼東西啊,哦,沒帶啊。”

風正罡簡直了就,空著手來的,我去,我通知他就是想收點份子錢……

風正罡跟我還有點笑模樣,一看到風清揚,臉就沉了下來,風清揚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恨不得找個耗子洞鑽進去,風正罡跟我說了幾句恭喜的話,站在門口也不進去,對風清揚道:“跟著浪總好好幹,別給咱們老風家丟臉,我在你卡里打了五十萬,拿出來,也算是你給星期五有鬼做點貢獻……”

哥們的眼睛立刻就亮了,熱情且殷勤的把風正罡帶了上去,出來後,急忙對風清揚道:“卡呢?給老子交出來,你不交出來,待會我就在你爹面前給你上眼藥。”

“臥槽,浪總你還能不能有點節操了?”

哥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幽幽道:“要錢,還要什麼節操!”

快八點的時候人來齊了,大家都知道我們是新起爐灶重開張,每個人都帶著紅包來的,張志新,廖倉興之類的隨的都不少,幾個妹子沒錢,湊一起給我們疊了一千個幸運星……

四桌,坐的滿滿當當的,座位都不夠了,還從別的地方搬了不少椅子,熱熱鬧鬧都等著哥們祝酒說話呢,我是相當感慨,想當初哥們被人從報社趕出來,驚惶不安的到星期五上班,誰能想到兩年多的時間經歷了那麼多詭異離奇的事,還認識了這麼多的朋友。

我端起酒杯,對所有人道:“人在江湖走,不能離了酒;人在江湖飄,那能不喝高。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星期五有鬼改頭換面,重新開張,來的諸位都是我的親朋好友,本來是有千言萬語要說的,可話到嘴邊,卻又覺得說什麼都多餘。”

“這個,這個,感慨的話也不多說了,我先乾一杯,感情深就都在這一口悶了!”哥們昂頭乾了杯白酒,放下酒杯:“大家吃好喝好,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啊……”我話落下,大家都笑,然後就有人端著酒杯奔我來了。

要說哥們這酒量,也還算行,起碼半斤不倒,可最後一句話惹了禍了,我的本意是,喝酒就是個氣氛,認識不認識的,大家湊一起熱熱鬧鬧的整唄,誰特媽能想到都跟我有冤啊,一個個的都奔我和李一靈來了。

一口菜都沒吃呢,七八杯酒就進肚了,小青坐在我身邊看不下眼去了,要幫我擋酒,哥們嚇了一跳,當年白素貞就是喝酒喝出事的,萬一小青要是喝多了整出真身出來,雖然哥們嚇不死,難免會心中有陰影。

李一靈顯然看出我的心思來了,站起來幫我擋酒,丫道法沒的說,酒量也大,來一個幹一個,臉都不帶變色的,那叫一個能喝,他一能喝,大家更來勁,大家一來勁,瘋子也來勁了,六六也站了起來,乾脆整了個海碗往肚子裡灌。

之前我想象著這頓飯一定吃的很和睦,很斯文,很有感情,誰曾想,沒多大的功夫就成了斗酒大會了,你來我往的,大聲吆喝,連魏老爺子都放開了,非要念一首滿江紅……

哥們這是新工作室要開張,咋還要跟上戰場似的了呢?很是哭笑不得,還不能阻止,捏著鼻子瞧著魏老爺子耍酒瘋,還得大聲喊好,一頓熱鬧下來,也就半個小時,大家都有了醉意,氣氛更上了一層。

大家跟我都熟,互相卻不怎麼熟,一頓大酒喝下來,陌生感和矜持都沒有了,彼此之間熱熱乎乎的聊天喝酒,幾個妹子也嘰嘰喳喳的,張鑫和瘋子划起拳來了,幾個妹子喝的也有點多,湊過來問我,等畢業了能不能到星期五有鬼上班……

哥們喝的腦袋瓜子直迷糊,也不知道答應了沒答應,就在我覺得有點支撐不住了的時候,門口忽地颳起一陣陰風,陰氣森森,包裹著幾個人影飄了進來,酒店的燈泡嗤嗤啦啦的開始閃爍,哥們頓時就是一個激靈,這種情況哥們太熟悉了,急忙招呼李一靈道:“小哥,有不開眼的來搗亂!”

李一靈豁然而起,瘋子也站了起來,有道行的全都捏訣唸咒,一起看向門口陰風,哥們抽出索魂牌,心中一個勁冷笑,不知道那個不長眼的敢在這時候搗亂,可當我看清楚來的是誰,頓時鬆了口氣,所有人也都鬆了口氣。

來的不是外人,範八爺,穿著一身黑色長袍,身後帶著兩個鬼差飄了進來,哥們見到範八爺,一顆心放進了肚子裡,急忙迎上去道:“八爺,貴客啊,快進來,這沒外人,都是自己人,不是不叫八爺來,實在是陰陽有別,以為請不到八爺呢,你這一來,實在是太給面子了,來來八爺,咱們先整兩杯……”

哥們端著杯酒就過去了,不曾想範八爺飄到我跟前,耷拉著臉,無可奈何的對我道:“浪總,我不是來喝酒的。”

哥們一愣,問道:“不是來喝酒的,來幹什麼?”

範八爺哭笑不得的看著我道:“裴曉曉她爹裴江死了,把你和吳老六告到了閻王爺那,現在地府正在反腐,重新整理吏治,閻王老子說你這事要當典型來抓,讓我帶你去地府三堂會審,浪總,跟我走一趟吧。”

我……靠!

全書(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