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藍零,活着的信念(番外)

幻月九幽

  

我是藍零,永遠都會是藍零,一個不擇手段都要活下去的傢伙。

我是聰明的,因為我從4歲時就有了記憶,我是悲傷的,因為我在6歲後,就成為了孤兒。

4歲前,我是家中的小公主,備受父母的寵愛,要什麼就有什麼。6歲後,我是孤兒院中的小可憐,備受大家的欺負,永遠都吃不飽飯。

那一天,美麗又溫柔的母親和往常一樣,在家中煮著美味可口的食物,但她卻沒能嚮往常一樣,等來父親的擁抱與熱吻,因為一個突如其來的女人挽著父親的手臂,一臉高傲的站在了母親的面前,不知道和母親說了些什麼。

後來,母親就一臉絕望的帶著我離開了原來的家庭,一直在外流浪著,每當我詢問父親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走時,母親都會對著我露出猙獰恐怖的表情,打斷了我接下來的話,只能夠瑟瑟發抖的看著如同惡鬼一樣的母親。

一位單身的母親要養活一個孩子,是非常不容易的,並且父親為了討好那個漂亮的女人,對我們做了很是絕情的事情,那就是不肯付給可憐的母親哪怕是一分錢的撫養金。當身上的錢都快要花完時,母親就只好每天打上幾份零工,以此來養活我們母女二人,可是再深厚的感情也敵不過現實生活的殘酷,在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差,美麗的臉孔越來越憔悴後,她終於做出了一個決定。

在度過了一段艱苦的時光後,母親就再次變得溫柔美麗了起來。那一天,她帶著我去餐館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然後又帶著我去遊樂園裡坐旋轉木馬,最後給我買了一個草莓味的棉花糖,告訴我:要在這裡乖乖的等著她來接我回家。

可是當我等到天黑後,遊樂園即將關門時,母親卻沒有遵守自己的諾言,來這裡接我回家,在守門大叔的一再催促下,我只好從旋轉木馬上走下來,然後離開了遊樂園。

我蹲在遊樂園的大門口,一直向著四周張望著,希望母親能夠像以前一樣,突然從不知名的地方走出來,然後抱著我轉圈圈,可是隨著天色漸漸暗沉了下來,我卻遲遲沒能等到母親的身影,最後靠著遊樂園的大鐵門漸漸進入了夢鄉。

小孩子的身體都不怎麼強壯,只要沒有做好保暖的措施,就一定會發燒感冒。到了凌晨不知道幾點鐘時,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上很不舒服,然後就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病痛的折磨讓我一直緊皺著眉頭,卻不知道應該怎麼緩解自己身上的疼痛。

那一刻,我好似靈魂出竅了,意識一直在半空中輕飄飄的遊蕩著,看到了一些自己以往沒有看見過的東西。新奇的東西沒能讓我感到好奇,反而讓我恐懼的瑟瑟發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看到那些奇怪的東西,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和往常不一樣,竟然飄到了半空中。

我渾身滾燙,腦袋昏昏沉沉,視線裡的事物一片模糊,分不清楚自己現在是在哪裡。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好似看見了死神就在自己的身旁站著,準備等我死亡後,就立刻把我的靈魂給勾走。頓時,我終於醒悟過來,明白自己已經被所謂的母親給拋棄了,成為了一個可憐的孤兒。

一冷一熱的感覺讓我渾身顫抖,呼吸也越來越微弱,明白自己將要死掉了。

第一次,我想要活下去的欲|望是那麼的強烈,不甘心自己就在這個默默無聞的地方死去,可是小孩子的身軀註定了我的承受能力,不過一會兒,我就再也無法承受住病痛的折磨,快速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外界的時間過去了多久,突然,嘈雜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頓時讓我感動的熱淚盈眶,知道自己成功的獲救了。等我再次睜開眼睛後,就看見了潔白無瑕的天花板和一臉笑容的護士姐姐。我應該感謝這位護士姐姐救了我,但是我卻沒有開這個口,因為在這位護士姐姐的眼中,寫滿了對與我的同情與憐憫,讓我很是討厭她。

在那些大人的眼中,我是不幸的,因為我差一點就死在了遊樂園的門口,成為了一縷孤魂。可是在我自己的想法裡,我卻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只因為我成功的活了下來。

在沒有經歷過死亡的威脅時,你是永遠都不明白那種不可用言語來形容的恐懼,而在經歷了死亡的威脅後,你將明白生命的可貴,不會再輕易的放棄自己的生命。

後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我被送往了孤兒院裡,成為了一名孤兒。

在最開始,我在孤兒院中過得並怎麼不好,因為年齡的原因,我總是被那些比自己大的孩子搶走了食物,以至於每天都吃不飽,直到後來,我終於親身體會,懂得了一個簡單的道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在惡人的面前,只要你比他還要惡的話,他將畏懼你。

長時間的營養不良,讓我的身體情況急劇下降,整個人看起來病怏怏的,那時,我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明白自己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一定會因為營養不良從而導致生病,然後被小氣吧啦的院長拋棄,最後活生生的病死。

在吃飯時,那些討厭的傢伙們又要來搶奪我的食物,急的我頓時熬紅了眼睛,發瘋似的向著他們衝了過去,不停的對著他們拳打腳踢,讓他們在瞬間變得猶豫起來。

雖然我沒有他們強壯,雖然我沒有他們健康,但是我卻有著他們所沒有的一種東西,那就是一股狠勁,而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東西,我爆發出了大於平時3、4倍的攻擊力,不停的對著那些壞蛋抓咬撓踢,讓他們暫時進不了我的身,無法阻止我的攻擊行為。

當天晚上,我渾身青紫的躺在小木床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此時的我,雖然身上下沒有一塊完好的面板,雖然還是沒能夠吃到中飯,卻享受到了一種平時不能夠享受到的感覺,那就是勝利。

從此以後,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每天和那些欺負過自己的傢伙打架鬥毆,從最開始的渾身是傷,到最後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打敗所有的傢伙,成為了孤兒院中的大姐大。

再後來的事情我就不提了,因為沒什麼好說的。

當末世來臨時,我正在公司裡上班,然後就親眼目睹,剛剛還在談笑風生的同事們,一個個都倒在了地上。望著那些沒有了知覺的同事,我的心中突然湧出了一股史無前例的危機感,不停的警告著我,讓我馬上離開這裡。

我聽從了心中的聲音,快速的離開了公司,向著離公司不遠處的私人超市跑去了。大街上盡是昏迷的人群,我小心翼翼的遠離了那些昏迷的人,快速的跑到了自己的目的地,等我剛剛走進超市的大門時,那些昏迷的人突然都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向著自己身旁站著的親人朋友咬了過去,頓時引起了人群的騷亂,讓屬於死亡的花朵盛開。

我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些自相殘殺著的人們,頓時驚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的尖叫聲響起來,然後把那些怪物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的身上來。

身後不同尋常的響聲驚動了我,嚇得我趕緊轉身一看,然後就看到了幾個搖搖晃晃,面目猙獰的怪物正向著我慢步走來。剎那間,死亡的恐懼襲上心頭,逼迫著我做出一個決定,而在自己的生命和這些怪物的生命之間,我選擇了前者。

望著那些怪物的屍體,我好似渾身沒有了力氣,快速的滑倒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沒有天真的認為,那些zf官員會來營救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我沒有愚蠢的認為,自己待在超市裡就會是安全的,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死在我手上的喪屍漸漸的增多。可是現實是殘酷的,當喪屍們迎來第一場進化後,我的努力都變成了一場笑話,現在的我,就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只能夠甚甚的殺死一隻1階喪屍。

而隨著喪屍們迎來第二次進化後,我就被一群突如其來的人類小隊給抓住了。我看見那些被當成誘餌的普通人,在喪屍群中死的格外的悽慘,深深打了一個激靈,明白自己也將會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為了能夠活下去,我只好委屈自己,做了這群人當中的老大的女人,為了能夠活下去,我忍住了嘔吐的欲|望,吃下了一塊剛剛切割下來的人肉。可是直到最後,我卻還是死掉了,被那幾個人類活生生的給吃掉了。

我不相信這個世上有來世,我不相信詛咒是可以成真,所以為了報仇,我只好忍受住每天的折磨,不停的在心中設計著一個又一個的毒計,打算和那些阻擋了我的生路的傢伙,都同歸於盡。

“真是可惜啊~”聽著那些傢伙在死亡之前,發出的慘叫聲,我惋惜的搖了搖頭。如果變成一隻喪屍能夠讓我繼續活下去,我將親自把自己送到喪屍的面前,請他享用我身上為數不多的肉塊,望著自己只剩下軀幹的身體,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