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節_第462章 緣

小敘

  

這次去醫院沒在鬧得轟轟烈烈,陸沛這嘴角一路都洋溢著得意的笑陪我做著檢查,結果出來,還是剛一個月,也不知道這醫生是不是太不常看到這大神笑了,所以每個都緊張的夠嗆,很簡單的檢查,愣是反覆確定,生怕出錯,還得我輕聲安慰說自己都有兩個了,有過經驗。

檢查結果單陸沛還跟第一次看似得恨不得給那張紙看穿,確定無誤才送我回去,也不讓我回工作室了,說是今天得回家,養胎,開車時還問我,“四寶,你不誇誇我啊。”

我轉臉看他,“誇你什麼?”

能幹?

給我自己下套啊,不過這孩子也不算是意外的產物,這大神在孕期都不太注意,一勾搭就上聽,何況是分別了兩年,早晚來,不懷才怪呢!

“陸沛,你真要我生個足球隊啊。”

我看著他牽著嘴角的側臉開口,“可是……”

陸沛吐出口氣看我笑笑,拉過我的手,“這個孩子,就當是老天爺補償我沒有陪你生產的遺憾吧,生孩子這麼辛苦,我怎麼捨得你繼續遭罪啊。”

“那……以後要怎麼避?”

我知道陸沛不喜歡那個韜韜,他還不讓我吃避孕藥,說是對身體不好,這麼正常來的話,安全期又未必安全,尋求自然的話,不是得……

陸沛笑了,攥緊我的手,“你是又要開始孕期敏感了麼,我得趕緊給龐旁打好招呼,千萬別寫什麼‘淚如雨下’。”

我沒忍住就笑了,垂眼看向自己的小腹,也是,擔什麼古人之憂啊,現在要做的,是把這孩子安安穩穩的生下來……

想到月月的話,弟弟?呵!

“陸沛,你猜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我都喜歡。”

我抿著嘴笑,想起了一件事抬眼看他,“對了,你真的同意給月月改姓嗎?”

“隨母姓不是很好嗎,再說這是月月自己的意願啊,薛思月,多好聽,在我這,薛姓是要受寵的。”

我笑著沒在應聲,在海邊下車,沒走的太近,風大,遠遠的看著起伏的海浪靠著陸沛,“陸沛,你別給我準備婚禮了,好嗎。”

他不解,:“為什麼。”

我輕輕笑著,“太累了,現在又有了寶寶我更不想折騰……”

在酒店一年多,看到太多婚禮了,會嚮往,但以旁觀者的角度看久了,也會視覺疲勞,“等我肚子裡這個寶寶出來,你就帶我去國外,找個教堂結婚好不好,也是我們兩個人,簡簡單單的,好嗎?”

陸沛許久都沒有應聲,我抬臉,發現他的眼神有些複雜的正在看我,“我不想委屈你,你知道,我……”

“我喜歡啊。”

我強調,膩了幾分語氣,“陸沛……”

陸沛只能妥協,“好吧,婚禮,暫時先等到孩子出生後再議……”

我嗯了一聲,其實我心裡最真實的想法是,不需要去刻意追求某種完美,因為人生本身就是不完美的,順其自然,才是最樂活的人生態度。

視線輕跳,我看到雲層微微有些湧動,腦子裡有了感覺,順著方向大拇指在食指和中指上輕輕的點畫,眼睛隨著雲動,耳邊驚聞低吼,雲朵碰撞,隱約劃出一道蜿蜒的如同薄霧的清雲——

“龍……”

嘴裡呢喃著,手指點到巽停,“木……山人歸來。”

“說什麼呢。”

心頭無端激動,我看向陸沛,“馬嬌龍回來了!”

“我知道。”

陸沛應了一聲,摟著我的肩膀對話題不是太感興趣的看著遠處的海岸線,“卓景給我來電話了。”

“他和你說什麼了。”

陸沛微微笑笑,“讓我幫他哄老婆。”

“什麼?”

我沒太明白,有些八卦的看著陸沛勾起的脣角,“卓總能怎麼哄老婆啊,我特別好奇,哎!!”

陸沛真是一言不合就開抱啊,垂眼看著我,“別人還好奇我怎麼哄老婆呢!”

我哈哈的笑著,手勾住他的脖子,“誰好奇!我們陸總只能對我這樣!”

……

關於馬嬌龍的事,我當然不需要從陸沛嘴裡得知,因為沒過多久,卓景就給我來了電話,說要買塊地,就是當初我看過的鬼樓。

聽到時還挺驚訝的,鬼樓的風水局是破的,和那個墓園離得又近,需要補局,這種的,就比較費腦子,陸沛還不同意我開車過去,所以我只能要來他們市內的地圖,前後推敲後算是給了卓景一些建議。

卓景什麼打法我不知道,就在電話裡和我說了謝謝,還說這事是給馬嬌龍做的。

我納悶,想問他既然給馬嬌龍做還問我做什麼,後來想到,他應該也是想著穩妥,或者,想要通過什麼方式和馬嬌龍相處,我算是很小就接觸風水,和陸沛認識後他還特意拿觀星臺給我練手,再加上有秦森幫助,這方面的經驗蠻多,小自信。

算起來,我其實沒接觸多少鬼神,命太硬了,真說斬妖除魔的活,我真是得上趕子才能碰到,這方面的經驗,天生陰陽的馬嬌龍肯定是要超過我,我確定,她肯定一小就會經常看到這些東西,這麼一看……

卓景一身邪骨也是最常碰到這些東西的,所以,卓景小時的那種無助心理恐怕只有馬嬌龍能瞭解,再加上我知道他們也是從小就認識……想到這,我撥出口氣,坐在沙發上看著正在陪孩子玩兒的陸沛輕輕牽起嘴角,緣分,真是命中註定的。

十一月份,馬嬌龍的名字再次躍上新聞版面,這次曝的,則是她和卓景結婚的事情,無良小編拿馬嬌龍陰陽人說事兒的新聞我全沒看,不過還是有靠譜的媒體的,大大的頭條看著我自己都不自覺的勾脣——

‘最帥陰陽師情歸卓氏繼承人,恭喜二人喜結良緣。’

良緣。

我喜歡這個詞。

關於他們倆領證結婚的事兒我其實是從陸二嘴裡知道的,他說卓景要介紹我們認識,我拒絕了,越來越不喜刻意,只是讓陸二轉告卓景,隨緣。

就在我肚子要顯懷的時候,算是第一次見到了馬嬌龍。

是在她和卓景補辦的婚宴上。

聽聞二人領證後就去國外結的婚,因為馬嬌龍秉持低調,再加上也討厭媒體搞事,並沒大肆操辦,所以這個婚宴頂多算是內部回請,地點,就在省城陸二家的酒店。

氛圍很輕鬆的西式婚宴,音樂聲在空氣中微微流轉,金色的宴會大廳四處都透著低奢的味道,大家隨意的走動,小聲的聊天談笑,我身體有些沉,吃不下什麼,還得顧著照看兩個小傢伙,還好,安九和小六也跟我一起來了,一來是為了看看這個當年的紅人陰陽師馬嬌龍,二來,也是幫我看著兩個小毛頭。

“舅舅,新娘子什麼時候出來。”

思月玩了一會兒就看向小六眨巴著眼問道,聽說來參加婚禮,就鉚勁兒要當花童,因為她喜歡花兒,還是陸二說這個結婚和她舅媽的不一樣才算是把岔打過去。

“一會兒就出來了。”

小六指了指大廳裡面的旋轉樓梯,:“一會兒新娘子要從樓梯上下來,萬眾矚目的。”

“舅舅,那啥叫萬眾矚目?”

小六憋著笑看捏捏她的小臉,“就是俊兒啊,像月月這麼俊兒!大家都愛看!”

思月就咧著嘴笑,“我俊兒!那哥哥呢……”

我站在旁邊和安九對看一眼就忍不住的笑,這倆孩子現在讓小六帶的基本上總是蹦出北方味兒,我也沒故意去矯正,偶爾陸二聽到了也會笑出聲來,挺有意思的。

回頭,見陸二正在和認識人小聲的寒暄交談,我也沒急著湊前兒,碰到認識的就點頭微笑打個招呼,心思還是在孩子身上,以及,那個旋轉樓梯……

音樂聲驟然靜止。

我轉過臉,小六就很激動的就抱起月月,“月月,新娘子要出來了。”

安九也抱起星辰,站到我旁邊朝著已經鋪完紅毯的樓梯上打量,“葆妹兒,咱們打個賭,看是穿裙子,還是穿西裝好不噻,但是你不許算。”

我抿了抿脣,“不用算,肯定是裙子……”

安九不信,“她穿西裝很帥的噻!”

我搖搖頭,即便這不算是個正式的婚禮,但馬嬌龍,絕對不會穿男裝出場的,她是女人麼,不管穿西裝多精神,也是個想讓老公看到自己最美一面的女人。

小提琴演奏的音樂換了一曲,我看到卓景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內搭酒紅色的襯衫,一臉期待的從閃著水晶燈光的T形舞臺走出,每一步,都是俊逸灑脫。

低聲聊天的人開始朝著T臺靠近,有人小聲的對卓景道著祝賀,他從容的微微頷首,直到走到T臺直通的樓梯口處止步,神色,居然有些微的緊張。

陸沛走過來拉住我的手,湊到我耳邊小聲的問,“要去前面看嗎。”

我搖頭,並不想靠的太近,站在後面,一樣可以一目瞭然。

大廳裡的燈光忽的暗了幾分,投射的燈光整個都打到了那旋轉樓梯的高處,我牽著嘴角,握緊陸沛的手站在這黑暗裡,眼睛很自然的看向旋轉樓梯處的光明。

對於卓景此舉的用意,我很明瞭,這一刻,他也希望每個人的眼神都在自己的老婆身上。

一秒,兩秒,三秒……

我在心裡掐著時間,直到一記傾長的身影出現在了樓梯上方,微微凝眸,是她!

馬嬌龍。

她穿著一身香檳色的晚禮服長裙,身材異常高挑,還是幹練的短髮,但比在新聞上看到的照片長了一些,鬢角掖在耳後,單手扶著樓梯扶手,每一步,都走的大方,篤定

很淡的妝,除了無名指上的鑽戒並沒有佩戴其它的珠寶,真是應了小六的那四個字,萬眾矚目,或許是她嘴角噙著的微笑,抑或者,是她那從眼神裡就溢位的幸福,清俊的五官,透著英氣的眉眼,陰柔卻又清冽的氣質,讓人看了,就移不開眼。

隨著她下樓,卓景對她伸出了手,燈光一去,我從卓景的臉上看到了滿滿的幸福感,他不再是我印象裡的那個世紀大冰川,看著馬嬌龍,他的眼裡只有她,那些脈脈的情意,讓這諾大的宴會廳都頃刻間春光明媚,繁花盛開。

陸沛攬住我的肩膀,單手捏過我的下巴讓我看他,“怎麼看直了,只能看我知道嗎。”

我笑著在下面打了他一拳,“看我偶像不行啊。”

陸沛湊到我耳邊,“你偶像不是秦森嗎,什麼時候換的?”

我懶得理他的揶揄,小姐姐我偶像多了,想我出道時前方都是高手,如今自己爬上來了,心氣兒卻是淡了。

看著馬嬌龍帶著一絲羞澀的攬住卓景的胳膊,兩個人緩緩的順著T臺走到宴會廳前的舞臺,十多米的路,看的讓我有了一種走過一生之感,這倆人,經歷的太多了。

“媽呀四姐,她這麼高啊……”

小六很好信兒的在我旁邊唸叨,“她是不是穿高跟鞋了。”

我白了他一眼,廢話,難不成禮服裡面配雙人字拖?

不過這馬嬌龍的身高的確是惹眼,在加上穿了高跟鞋,站在卓景身旁真真兒的一對璧人,我心裡唏噓,:“陸二,我要是過一米七了多好,這樣穿上高跟鞋也能到你耳朵附近了。”

陸沛眼神略帶玩味的瞟向我,“我家兔子蹦起來哪次沒比我高,我都得仰頭看你……”

我低聲笑,顧著和陸沛開玩笑連馬嬌龍和卓景在臺上說了什麼都沒有聽清,不過那也不重要了,我想感受的,只是兩人牽手那一刻的味道。

等到他們下來會客,人群又開始三三兩兩的交談,我還是沒湊過去,看到有人過來和陸沛聊天,聊了幾句我就禮貌的打了聲招呼帶著星星月月去一旁玩了。

宴會廳外有個小型的室內公園,做的假山流水,小河潺潺,星星月月看到就跑過去圍著轉,我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猛一見月月滑到摔了就急匆的起身,“哎……”

沒等走近,一個五六歲穿著身西裝的小男孩就和星星一起扶起月月,也就湊到她耳邊說了一句什麼,月月就破涕為笑了,三個小傢伙隨即就沒事發生似得繼續玩兒上了。

“那是我兒子。”

身旁傳出婦人的聲音,四十歲左右,有些瘦,氣質文雅,我轉過臉看她笑笑,“還要謝謝你兒子扶起我女兒。”

“小孩子麼,不要客氣。”

婦人笑笑,“你是嬌龍的朋友?”

我搖搖頭,“不算是,是我丈夫認識卓總。”

“哦,我是嬌龍的小姑。”

和她坐到長椅上,聊了幾句後我眼睛還看著玩遊戲的孩子們,主要是那穿著西服的小男孩兒,按照婦人的年齡生下他時年紀也應該很大了,可我越看那小男孩越不對勁兒,五官很精緻,也很活潑,但總有那麼一股子氣息,陰涼涼的,“這孩子……”

“我收養的。”

馬嬌龍的姑姑大方的應著,看我笑笑,“叫天賜,看,和你女兒玩兒的很好呢,他很少主動帶著小妹妹玩的。”

我笑著點頭,便不在多問,一眼看去,就知道這叫天賜的,是個做陰陽師的料子,看著思月朝他傻笑,難不成,這就是同道相惜?

聊了一會兒,婦人接了個電話就起身離開,我還在看著小傢伙,小六和安九也出來了,見三個小傢伙在玩兒就走過去湊熱鬧。

我拄著下巴看的入神,身旁站了大活人都不知道,直到她開口,“你好。”

愣了一下,我抬眼看向她,馬嬌龍牽著嘴角就站在我身旁,含笑的眼裡透著一抹說不清的複雜,“不認識一下嗎。”

“薛葆四。”

我莫名的就笑了,起身,握住她的手,掌心間有股很奇怪的氣流碰撞,像是互相試探了兩下,隨後二者融合,空氣中無端有某種氣流凝結成團,一顆虎頭,一尾龍身,在我和她之間來回穿梭,盤旋,聲音隱而呼嘯,最後佔據左右,頓匿——

過程,無比奇妙。

沒有多說什麼,我們一直看著對方的眼,沒有鬆手,感氣的同時互相眼裡也都沒有陌生,像久別重逢的老友,抑或者,是從未面見過得知己。

“謝謝你。”

鬆開手後,她身體微微前傾抱住了我,“卓景都跟我說了,謝謝……”

我完全能感受到她這兩字謝謝透出的辛酸,拍了拍她的背無聲安慰,一切,都在不言中。

坐回長椅子上,我們互相看著對方還是輕笑,都有滄桑,卻又淡然,互相看了許久,她才開口,“久聞白虎星君入命,霸氣非常,真沒想到,這麼靈動漂亮,葆四,我應該早點認識你的。”

我輕輕的笑笑,“現在認識也不晚啊,從前呢,我和你的時間差都是剛好錯開的,一直很懊惱,不過現在看來,老天爺,就是想讓我們在最適宜的時機相遇,我還要恭喜你,終於渡劫成龍了。”

馬嬌龍輕輕的吐口氣,嘴角還是牽著,“我在山裡待了兩年,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在無緣在做先生了,直到最後一刻才知道,凡心而已,沒什麼不好面對的,對不對?”

我嗯了一聲,“你在山裡的兩年是怎麼悟透的,也給人看事情嗎?”

馬嬌龍眼神有些複雜的看向遠方,微微搖頭,“並沒有給人看事情,百草可活人,不識者不可妄用,六經能稗世,未精者焉敢施為。”

我明白了,看來她在山上這兩年真的是一無所有,道行盡失的。

點了下頭,“事非容易,一首詞兩下欣逢,學識淵源,幾句話三生有幸。”

說完,我便不再多問,對著馬嬌龍就伸出了手,她看我笑笑,點頭跟我再次握了下手,“葆四,你聽過一句話嗎。”

“哪句?”

馬嬌龍長吁出口氣,眸底閃爍著鑽石般的光芒,“留人間多少愛,迎浮世千重變,跟有情人,做快樂事,別問是劫是緣。”

沒應聲,我正細細品味著,馬嬌龍看向我,“是不是酸了?”

我笑了笑,示意服務生給我送來兩杯橙汁,遞給馬嬌龍一杯,“來!乾了這碗雞湯!”

她忍俊不禁,接過我的橙汁,“難怪卓景說你個性利落,不拖泥帶水,我喜歡,幹了!”

……

留安九和小六在省城玩幾天,我和陸沛帶著孩子就先回去了,一路上,都在和馬嬌龍發著微信,腦子裡不時浮起她站在卓景身旁時那幸福的模樣,聊著聊著,自己笑了都沒有察覺。

“聊什麼呢,老公都顧不上了。”

孩子在後面的兒童座椅上都睡著了,陸沛不敢開快,看著我小聲的問。

我抿著嘴角笑,“她說她弟弟接到事主電話,有個村子挖出了三具清朝棺材,開棺後是一家三口,面容未腐,見光後就化煞了,這事兒她要處理,找我幫忙,強強聯合!”

陸沛斜了我一眼,“你去個試試?”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向肚子,哎呦!一激動這茬兒忘了。

“那我得跟馬嬌龍說不能去啊,可是三個化煞的呢,她一個人……”

“她也去不了。”

陸沛滿眼的篤定,聲音卻是玩味輕飄。

我不懂,“為什麼啊。”

他勾起脣角,給了我一個特別腹黑,啊,不,內涵的笑臉,“卓景是我高中同學,難道他看我不著急?”

我呵了一聲,“你是說馬嬌龍在備孕啊。”

拍了下額頭,“陸沛,那怎麼辦啊,這事兒……”

“放心吧薛先生,能人輩出,你就等著看新聞吧,嗯?”

陸沛懶洋洋的聲線倒是透著一股子篤定,我看著微信沒在急著回,轉頭看向車窗外,是啊,這世上,有的是能人異士,我和馬嬌龍,僅僅只是其中之一啊。

“呀,下雪了。”

車子剛過順口,雪花就在窗外洋洋灑灑的飛舞,我看的入神,在一個岔路口那裡,遠遠的,看到了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兒,她伸著脖子,對著我們車來的方向,似乎在翹首期盼著什麼。

“停車。”

輕輕發聲,陸沛有些不解,還是把車停了。

我推開車門,緊了緊外套直接下車,站在雪花飛舞的空氣中,遠遠的,看著那個女孩子。

陸沛從車上跟下來,“看什麼,別感冒了。”

我沒應聲,直看著那女孩兒揮起了手,在她身前十多米的方向跑來了一個稍微大點的男孩子,兩個人熱絡的聊著,轉身,在雪花中越走越遠了……

“四寶?”

陸沛叫了一聲我的名字,解開自己的毛呢外套敞開以一種左右包裹的狀態把我抱在懷裡,“怎麼了。”

雪,還在紛紛揚揚的下著,我抬起眼,感受到溫暖的同時仔細的打量著陸沛如墨的眉眼,“我等到你了。”

“什麼等我?”

含著笑,“陸二,我剛才好像看到了自己,那個在村口等你的自己,我沒有摔了那個CD機,因為你回來了,你還把我髮卡給我了……”

陸沛沒在說話,只是攬的我發緊,我把臉靠在的胸口,胳膊在他的毛呢外套裡用力的摟緊他的腰身,周身都包圍著紛紛揚揚的雪花,我牽著嘴角,像是回到了十七年前——

那個坐在車裡穿著黑色連帽衫的少年,他在降下的車窗裡對我璀璨一笑,只一眼,便是萬年,別問,是劫是緣。

——全文完